芝麻看点网
首页古言正文

当纸醉金迷的长公主重生后第6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2:30:59
当纸醉金迷的长公主重生后
当纸醉金迷的长公主重生后
作者:酣咏乐升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本文完结,养肥的小天使速看,3月26号完结v)预收:(我只是不想嫁给大表哥)求收藏本文简介:前世的长公主脾性骄纵,看上了个梨园小杂役,被他冷心冷请的小模样勾得不行,于是强抢回府,百般要挟,迫其留下。后来她被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步步构陷,背了一世的骂名,被逼自尽。她知道最后那件事小杂役也参与了其中,但她也怨不了他,毕竟这都是她咎由自取。再睁眼竟回到了五年前,她要除掉居心叵测的竹马,不再为所欲为让真心当她为家人看待的皇帝因她屡屡陷入困境。而小杂役虽是抢回府了,但还好来得及把他送走。只是没想到这小杂役

周五那天,秦立夏参加了人生第一场秀,一个不入流的小秀场,据说是新人设计师们筹资举办的。因为设计师们都没有名气,设计出的衣服也很少有佳品,同时请不起大牌的模特,来观场的客人就更少了。

就连请来的模特也只匆匆彩排过一次就得上场。秦立夏倒是不在意这些,大喇喇地直接参加。

石川跟在她身边,跟她说和主办方协调好的内容:“和彩排时一样,今天有三套衣服要试,其中一二套连得很近,换衣服的时间很紧张,需要注意。因为公司原因,抢到开场、闭场的几个名额之一。请加油。”

秦立夏摆手,“安心安心,彩排时你也看到了,我表现还不错吧。”

石川想起昨天彩排时跟其他新人模特完全不同的优秀表现,安下心来。

晚上八点,没有主题的秀场正式开始。

秦立夏是开场第三个走秀,要穿的是一套希腊女神风纯白色高开叉收腰礼服裙,头上是斜戴的同色小礼帽,脚踩白色高跟罗马凉鞋。

时间一到,主办人大喊:“三号!走!”

秦立夏调整好衣服、表情,深吸一口气,踩着气势高昂的交叉步出场。

裸高175的身高显然和在场其他新模特形成鲜明对比,同时比例优越、台步比其他人来说也很好,高跟鞋踩下去的力道大得仿佛要跺穿地板,气场凌厉强大像希腊传说中的战神雅典娜,宛如出鞘的剑刺进观众的眼中。

观众A:“呜哇!这个模特出场后感觉整个氛围都不一样了!”

观众B:“是啊,有点在看大秀场的感觉。”

观众C:“气场太强了吧,感觉视线不由自主地就粘在她身上了。”

观众A:“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她眼神里带着杀气……”

观众B:“同感同感!我都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能看她穿的衣服。”

偶然在这个商场逛街然后来看到有秀场前来凑热闹的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也混在台下的观众里,感叹已经下场的秦立夏。

铃木园子啧啧感叹:“刚才那个姐姐,总感觉好厉害啊!”

毛利兰同感:“是啊,完全不像新人模特,气场很强,和她的眼神对上,感觉还没打就会输呢。”

铃木园子因为她奇怪的赞赏点笑出声来:“哈哈,怎么可能啊。气场再强大的模特也只是模特,真的打起来小兰你怎么可能输给她?!”

毛利兰却歪歪头,并不觉得这是自己的错觉。

最后闭场时,秀场主办方临时调整,硬是把压轴挑大梁的机会留给秦立夏。

秦立夏一身墨绿色丝绒面料古典优雅垂感极佳的贵妇长裙,胸前黑色蕾丝缠绕,高贵神秘,腰线收紧,下摆长到小腿,露出一截对比强烈的白嫩肌肤,包在黑色绒面短靴里。手里握着一竿墨绿主体金色镶边的复古长烟杆,头上戴着黑色宽檐大礼帽,帽下的脸若隐若现。

秦立夏没有再用力道很大气势十足的硬台步,而是换成优雅柔媚的软台步。细腰袅娜,风姿绰约,裙摆摇曳,帽帷下隐隐约约的眼神也再没有逼人的杀气,而是换成端庄凛冽的惑人,似有若无的勾引着观众的视线。

铃木园子眼冒红心:“呜哇哇,这套也太棒了吧!拍照拍照,之后我要买给我妈妈!!”

毛利兰感叹:“和开场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啊。”

秦立夏端庄优雅的步伐不紧不慢,在定点时一手抬起礼帽,另一手拿起烟杆,微吸一口,朝台下吐出氤氲暧昧的白雾,给观众留下一个腰臀比极佳,性感诱人的背影。

观众A:“厉害啊,既能强大到让人不敢直视,也能妩媚到让女人也骨头酥软……”

观众B:“看起来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年轻妩媚的贵族太太啊,端庄里却带着诱人。”

观众C:“今天这场秀完全变成这个新人模特的专场了。”

首秀过后,秦立夏又接了几场,对走秀的工作越来越上手,于是一炮走红,邀约不断。

又一场秀结束,回到家后,秦立夏才发现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是石川打来的,她点开播回去。

电话接通,秦立夏仰躺在沙发上:“有什么事吗?”

石川小心道:“刚刚忘记说,是关于下周的工作。目前已经没有首秀那样不入流的秀场邀约。下周刚好有三场大设计师的小型秀邀请,公司的建议是都可以去。你的意见呢?”

秦立夏问了一下时间:“具体都是哪天?”

石川道:“分别是周一、周五、周日。”

秦立夏吹了吹指尖,想了想最近走得越来越上手,名气也越来越大,心情不错道:“只去周五周日那两场吧。”

石川恭恭敬敬道:“好、好的,我会跟公司说的。”

这周上面的工作已经顺利完成,下周只需要周末走两场秀,轻松轻松。

再接一单地下的工作,成功后再赚一大笔,下周之后之后就会有一周的休息时间呢……秦立夏在日历表上画好,计划琢磨着出去玩的事情。虽然可能会碰到那个死神小学生,但总不能因噎废食,害怕碰到他以后就不出门了。还是要过自己的日子。

第二天跟中间人商量好,秦立夏接了一单暗杀某个尸位素餐、借职位之便走私毒品的政府议员的任务。

据中间人说,某个被议员迫害不得已染上毒瘾的资本家和妻子双双自杀,留下继承了大把遗产但失去双亲的小学生儿子。这儿子显然将来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才十岁出头就不知道哪儿来的途径找上中间人请求介绍一位杀手宰掉议员。

因为情感上达到了她的接单要求,给的金额也相当大方,最重要的是找的中间人靠谱,于是成功联系上秦立夏。

秦立夏刚接到他的联络时很惊讶,“小学生?!”

中间人:“嗯,什么什么贵族小学的五年级学生,了不得,眼神像头狼崽子。”

秦立夏挑眉,思索片刻道:“安排我跟他见一面吧。”

中间人有些讶异:“没问题,不过你不是很少跟雇主见面吗?这次还是个小孩子,可不一定给你保守秘密。”

秦立夏:“没事,约个时间吧,地点在杯户町二丁目居民区拐角的有家咖啡厅。”

于是当天下午五点,小学生放学后,秦立夏换了身像样的西装,化了看不出原本模样的浓妆,戴上墨镜,驱车前往咖啡厅。

小孩已经端庄地在桌上坐好,身边跟着一个忧思过重的白发老头,看样子是少爷和管家。

秦立夏走近,“吉田少爷?”

小男孩直腰抬眼,是刻进骨子里的礼仪,苍白的脸蛋衬得眼睛的红肿更明显,漆黑的眼珠里是瘆人的恨意和阴冷。

秦立夏心里叹口气,对旁边的管家道:“请你在旁边等一下吧,我需要单独聊聊。”

管家有些犹疑,还没等她说什么,小少爷已经冷冷下令:“管家爷爷,去外面等我。”

管家欲言又止地走了。

秦立夏看着脸颊都陷下去的小孩,摘下墨镜,“说说你是怎么找上中间人R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吉田少爷抬起下巴,“高中部有些靠卖情报赚钱的学生,家里有这方面的背景,给点钱就轻易开口了。”

秦立夏点头,表示了解。

半晌,她开口:“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一般不会见委托人。”

吉田少爷颔首:“R说了,你通常都是通过他们这种中间人完成交接。”

秦立夏:“我来只是给我们的交易打一个补丁,小少爷。复仇的事情交给我,任务完成后钱货两讫,这份仇恨跟你再没有半分关系。此后的日子里,不许你以复仇的名义再去要别人的性命,若你做得到,这笔单子我就接了,如何?”

“你一个杀手,让我不要害人?”

小男孩的脸上带着滑稽嘲讽的笑意。

秦立夏并不生气:“不管你怎么理解,说我不让你害人也好、从你的生命里夺取复仇两个字也罢,总之,这就是我的附加要求。答应吗?”

小孩咬咬牙,“我答应,你也必须真的杀掉他。”

秦立夏戴上墨镜:“成交。不要让我发现你违约,否则,就算我七老八十拿不动枪也能要了你的小命。”

最后一句话泄露的杀气让小少爷情不自禁抖抖,意识到时马上挺胸假装自己没有并没有害怕。

接单后,秦立夏收到那位议员的详细资料。这人显然是坏事做惯的,自己也清楚想要他性命的人大把的在,身边的保镖队伍一天三轮次,一队五人,昼夜不分、寸步不离地保护雇主。

这样的不适合亲自上场,秦立夏琢磨着,还是远距离狙击更方便一些。

她花了一周时间,每天都全副武装定时踩点埋伏,一等就是一天,才在某天终于抓到空隙,保镖团队还是往日的流程没有意外,其中一个人却有些不专注,出现一丝破绽。

秦立夏抓紧来之不易的机会,眼疾手快地按下扳机,一颗子弹精准地从目标后脑勺射进去,一击致命。

没有任何遗留痕迹,“五亿到手~”

秦立夏在目标所在大楼后几栋的天台上,得手后立刻将来福枪分装进箱子里,提着手提箱从早就选好的一处避人耳目的排水管迅速滑下。没有直接落地,而是顺势进入某层的厕所,在里面换上另一套职业装,扮作来这里谈业务的职业白领,光明正大地逃之夭夭。

挑了几条没有监控的小路转了几圈,然后又找到事先停车的地点,换回出门时的装扮,才开车回到公寓。

【to R:

告诉那个小少爷,五天后转账,让他记得我的要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