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都言正文

异界女医生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2:39:50
异界女医生
异界女医生
作者:千本樱景严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中三年,西三年,急诊急诊又三年。一个学了三年中医,三年西医,在急诊室又呆了三年的医三代,在好不容易熬出头的时候,穿了,穿到了一个斗气与魔法共存的大陆。在光明系魔法师的照耀下,药师是为强者晋级而制药的高大上职业。医生,那是什么?医院,没听说过。对于这一医疗荒芜的异界,某赤脚医生很想大喊:“我是医生,我要当布雷克威尔!”新挖异界坑:完结同人文:,,完结科幻文:完结清穿文:

摇晃酒杯,液体波动,光影折叠,纤长的小腿漫不经心地晃荡着。

电话一通,樊夏问:“在哪?”

那头:“......医院。”

“在那里干嘛!”她慵懒的口吻瞬间凌厉。

“处理点事,你在......那里吗?”他顿了两秒,“我马上来。”

景诚的步子没有平日轻快,抵达时,推门都多费了几分力。

樊夏坐在大厅中央的沙发上,冷冷抬眼,欲要挪开又飞快看回景诚,蹙眉问:“脸怎么了?谁打的?”是和同学打架了还是?

景诚手遮了遮,没回答。

“那女人打你了?”樊夏将手机用力甩在沙发上,气到挠头发,“她怎么打的?”

“不是她打的。”

她狐疑,拉开他的手,近瞧了眼那淤青,“那是怎么弄的?”

“储谨言打的。”他说完抿起唇,不知怎么,很想笑自己。

“......”樊夏的手僵在他的脸上,随之紧捏成拳,喜怒不明地冷哼一声,“我会帮你打回去的。”

景诚摇头:“不用。”

樊夏没理他,捞起酒灌了一口,问:“说说看,怎么搞的,刚开始不是还不肯吗?”

是的,景诚一开始是拒绝的。樊夏将资料给他后便没再联系,再明显不过的信号。

他心知自己是个工具人,可又做不到自此不见她。

柳嘉对面的小套,落地窗正对客厅,景诚在tb上租了一套专业望远设备。柳嘉隔几日会下楼散步,他便开始在小区内固定跑步,每一个摄像头底下都留有跑步身影。

他是在花坛的长台阶上猛撞上柳嘉的,那个娇小玲珑的姑娘尖叫一声来不及护肚子直接栽倒滚下。

他道歉,补救,抱着她打车去了医院。

“你还善后了?”樊夏好笑,半真半假问,“是不是顺带还同情她憎恶我了?”

景诚站的笔直,影子廊柱般,“有同情,但没有憎恶。”

“同情?”口红拔干,喝了酒嘴唇微微刺痛,樊夏用力揩去口红,余半片猩红晕染在唇角,摄人心魄,她徐徐起身挪步到他跟前,狭长眼线猫样勾起,冷眼瞧他幽幽道:“你们男人可真俗。”

柳嘉绝不简单,就连樊夏这种女人堆活下来的人精都差点被资料上无辜清纯的证件照给骗了。

如调查所示,她是储氏资助的千百名贫困学生之一,婚前就曾与储谨言有交集,不过止乎于礼,两人如何勾搭上时间不明,唯一一次可查的记录已经是储谨言为柳嘉买下现在居住的套房。

樊夏如此心细如发,也是在储谨言愈发忙碌无暇的事实和偶尔交流的分心上察觉出不对味。

柳嘉不用香水,甚至沐浴露都和她使用的同款香氛,储谨言身上更是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如长发、唇印,这个女人几乎将自己隐形,唯一露出的马脚不过是樊夏有段时间用了宝宝的沐浴露,储谨言却依旧带着花调香氛晚归。

确认他出轨那天,樊夏用修剪得当的短指将储谨言身上挠得鲜血淋漓,甲沟嵌满皮肉血污,药棉用掉半垃圾桶,她恶狠狠地想,你不敢留下,我敢。

储谨言身上的性|爱痕迹如吻|痕|抓|痕不日便多了起来,这是正妻发出的信号,夫妻性|事能有多激烈?樊夏某些时候甚至为增加齿感,故意擦破,那翻飞的怨火恨不得将储谨言柳嘉挫骨扬灰。

樊雪劝她为了孩子忍,樊夏窒息,她可以为孩子牺牲很多东西,比如喝苦死人的中药,卧床两月保胎,将长发盘起,剪断长指甲,辞去工作,牺牲大量的闲暇陪伴。

但这不包括她的婚姻,她的丈夫。

她不能为了孩子倾囊一切,连女人的尊严都没了。

柳嘉在储谨言面前将自己装扮得无比柔弱,却又堂而皇之地面对樊夏,发出逼宫信号。

她们隔空借储谨言的躯体交锋数次,那是柳嘉第一次赢了,可同时她也输了,樊夏根本不是忍辱负重的主,她能祭出景诚这张牌就没准备将此事善了。

只是,景诚将这件事处理的比她想象的要好。

“她留下你的信息了吗?”

“留了,但没事,我有数。”

景诚是体育特长生,在小区内跑步很正常,他自认只要不查到樊夏和某会所的联系,就查不到他和樊夏的关系。

公馆里没有药箱,樊夏拿冰块给他消肿,顺便留了张卡,“二十万,最近不方便往你卡上打钱。”

见她在取风衣,景诚起身动作一猛,冰块角磕到了伤口,龇了下牙:“你要走?”

“嗯,”她望了眼窗外黯淡的天,意味深长道,“我要回去等我老公。”

*

储谨言零点前打了个电话回去,樊夏冷冰冰问他,今晚还回来吗?

他站在狭长的走廊,应了句回。

电话响了一晚,樊夏脸色本就不好看,私人手机来电时储谨言能感觉气压低到谷底,一转身,是柳嘉期期艾艾的一双无辜大眼,颤着下巴可怜巴巴问他:“要回去?不陪我吗?”

储谨言终是没回,早上让助理去取换洗衣物。

樊夏卸去扛了一夜的精致妆容,敷着面膜问助理:“你老板昨天去哪儿了?”

助理一副公事语气:“在鎏金会所,酒喝多了就睡下了,今早有会。”

“说这话你不心虚吗?”樊夏冷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