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古言正文

大明涉异志:画皮新的征程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3:13:54
大明涉异志:画皮
大明涉异志:画皮
作者:彻夜流香
来源:晋江文学城
《谣传周王分封天下的时候,分得不但有各路诸侯,还有异人。真真的野史,爱信不信》容显从坟里爬出来,自个儿也不知道是谁。他最大的目标不过是为了混张顶好的皮。本文为剧情主线,感情慢热,CP已定,昭然(受)X九如(攻),急于看感情的,自己脑补吧XD

庆国公失了女儿,正是悲上心头的时候,哪能应得爽快。

萧云芊不急,她对此事有十足的把握,非是对方会信她什么复仇之说,这事,她撇得干净,坦言无求。

可其中的利益,但凡在这权贵位置操纵过几年,都是一清二楚的。

萧云芊一个贱籍巫女,若能摇身一变成了祁氏身边的宫女,虽还是伺候人的活,可宫女的地位又岂是一个民间巫女能及的。

而得利的自然也不单单是她一人。

跟在林沅沅身边的巫女即使入了宫也会是亲信,身份自然会抹个干净,可跟在祁氏身边的巫女,就是一个炸/药,引线还能握在庆国公手上。

要报仇,在必要的时候,大可以拿出今日证据,再言及巫女本是祁明淑的人。

就见庆国公满目算计,未减哀痛之色,言辞狠厉道:“来人,将这巫女还有她的随从压进地牢。”

萧云芊面色平静,半点挣扎也无,也不用人动手,主动就跟着府兵离去。

……

地牢里幽暗湿冷,身在内院早一步被关押进去的何七一见到萧云芊,立刻就哭上了。

她心中委屈,却也只敢在那些府兵锁门离去后,才浑身发抖抓着长巫女的手,问道:“这是何故啊?”

“林沅沅死了。”萧云芊语气从容,无悲无喜。

何七却是立刻收住了眼泪,一口银牙颤得咯吱作响,再瞧她只觉神使的面目也无,活佛的光辉也散,语气蓦然就冷若寒霜,道:“你不是说她星主中宫的命格,大富大贵的面相吗?”

萧云芊冷眼看她,丝毫不讶异这种落差,道:“我也算得你是天生大巫的命格,顺风顺水的面相,你又何必一时不顺,自怨自艾呢。”

何七见她自信神色,忽又眼珠一转,备显亲昵地去握她手,道:“长巫女,我们此次可有出路啊?”

“她能有什么出路,”这话是早被关在此地的侍女说的,她恨萧云芊巧言善辩连累自己,自然语气不善,“我家小姐就是你咒死的,你个巫婆,妖女,还给人算命,怎么不算算自己哪日死?”

萧云芊不急不缓,半点不气,抬抬手使唤何七整理好了一处稻草铺垫,大大方方地占了最舒适的地方休息。

又听了几句污言秽语,才半眯着眸子,悠悠然道了声,“我哪日死自然早有定数,非在近日,可你,就没有那么好命了,我三人中到底还是你先上路。”

侍女骂了许久,没承想人家一开口就是这种断命诅咒之语,立刻起身要与她拼死拼活,“你害死我家小姐,你还敢咒我,你……”

“我怎么了?”

萧云芊根本不必自己动手,只要她底气在,何七这种见风使舵的人必会为她拦下那人,她整了整衣裙,还有心情和这背主忘恩的东西说说道理。

“你家小姐身中剧毒已有数月,难道数月前身边就有了我?”

那侍女一惊,霎时回道:“你们已经验出来了?”

现在是真验出来了。

想她早先说数月,只不过是为了避开自己在人身边的一月,她回来得急,也只是听到赶回来报信的府兵称林沅沅遭了暗杀,要说尸身,现如今报了官应该还停在寺庙呢,哪能验得这么快。

萧云芊不无遗憾地看着那张慌张失措的脸,道:“不仅知道了,大人业已断定皆是你收人好处,下了狠手,那符咒不也是你送来的嘛。”

“我只是送了信,我不识字,”侍女心中慌乱,不识字犯了错或许还能活命,可下毒是万万不能认的,她急忙拍着囚室栏杆对外叫唤道,“侍卫大哥,求求您行行好,求您带我去见老爷,那毒不是我下的,是另有其人啊!”

过了片刻。

这囚室里终于是安静了。

何七时不时打量着外面,紧张不已,她只知巫女说这女人近日死,该不会这么快就是今日罢。

“长巫女,我……”

何七正待问一问自己的死期,忽然就收了声,受了惊的兔子似的躲到萧云芊身后,压低的声音抖得厉害,“有,有人来了,是不是要杀我了?”

萧云芊缓缓睁眼,她自信自己不会死在这里,而那侍女即使无罪,只一点是陪在林沅沅身边一起出府的就没命可活,更何况那封邀人的信本就是此人送的。

至于何七,她厌恨,但并非死仇,若是……

“赶快跟我走。”

萧云芊被这有些熟悉的男声打乱思绪,登时抬头一瞧,竟是今日那白衣公子身边的侍卫。

那人蒙面,可一双凌厉饱含杀气的眼睛还是能够辨识的,还有腰间的黑铁腰牌。

来人见她不动,催得急了些,“那些府兵料理完拖出去的女人,很快就会回来了,你走不走?”

“你带她走罢,”萧云芊从身后拽出何七,一把推向栏杆,“动静大些,以你的身手,闹起来,也能护她全身而退罢。”

她当真没有那么恨何七,前世欠她的侍奉,只当这几月还了,因贪婪想图的富贵,只要今日何七依然选择弃她离去,这些年想要的一切皆会荡然无存。

何七在她二人之间踌躇,并没有考虑多久,就回头看向萧云芊,这一眼歉疚,还是有那么点真心的。

萧云芊看穿,劝她道:“今日你离去,我自有说辞,你也该知晓,巫祭坊是回不去了,你也只当我死了,不必祈福祝祷,自寻生路去罢。”

她二人自行做的生离死别,那救人之人自然不依。

打击她道:“我是来救你的,本就无意带她累赘。”

“可我不想走啊,”萧云芊坦然一笑,指了指何七,道,“来都来了,我听侍卫大哥的意思,带一人是不累赘的。”

年轻侍卫瞪大了眼,再瞧这萧云芊,天然去雕饰,自然是有着无比的美貌的,可这美人艺高人胆大到这种程度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斩开囚室铁链,一把拽出了何七,转身欲离去之时,又回头问了她一声,“你真不怕死?”

“我不会死的。”萧云芊笑颜温柔。

侍卫摇头叹气,提醒她道:“你只知笃信命数,可知那群贵族此刻看着那女人惊恐死相有多兴奋?”

这是在告诉她可能还会被虐死?

她当然知晓贵族爱猫狗尚可养出个人样,杀贱民甚至可为猫狗添餐。

可人家的关心真情实感,她也不是不知冷暖的人,只起了身,施了一礼,语气柔得似那三月柳枝拂过水面,话却半点不见与人客气。

“小女记得还欠你家公子三日祝祷,即使困于囚室,也会诚心祈福,侍卫大哥有心保我性命,若有危难,还劳您再来一次。”

她不会有危难,可人家显然是得了命令,她也得知情识趣,承认人家的功劳不是。

“你……”侍卫哑然。

“谢谢。”美人谢得轻巧。

此后多年,萧云芊都记得此人此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模样,多年之后仍在劳烦人家的她,倒没有今日这般说笑的心思。

……

十日后。

比之萧云芊预计的还要早。

庆国公命人带她离开地牢,好歹是重见天日了,她这个也没受什么罪的巫女,一出了牢狱没有半分前些时日被带走的女人的恐慌。

反而是有意四处打量一番,瞧瞧这扬言要救自己的人有没有藏在哪棵树上。

府兵见她四处张望,人又貌美,对于美人难免就多些善意和悲悯,只好心安慰道:“你大概是还在因那夜劫囚之事担忧,不必惊慌,小姐下葬后,老爷没那么气了。”

劫囚便是萧云芊的说辞,那夜救人的侍卫依她所言闹了不小的动静,待那些府兵跟着庆国公来到囚室之时,她只道是凶手果然藏在暗处,此一来,就是为了劫走已死的侍女灭口。

她行端影直,未曾隐瞒巫女身份,就是可怜自己的随侍被人视作同谋误劫了去,怕是没命再活。

万般皆是命,出自她一巫女之口,甚至不必演出悲痛至极。

萧云芊收回目光,对人温柔浅笑,眼中有一丝忧虑和悲伤闪过,说道:“这位大哥心善,国公老爷失了女儿,该是还在哀痛之中。”

好人可不能因为周全自己就遭了罚。

那府兵立刻转了口,道:“是,是,姑娘好心。”

她自然是好心的。

入得书房,那府兵带上门时,还不忘关切地最后瞧了她一眼。

书案前,庆国公十日忧思,如今两鬓斑白,面相就有了些许衰败之色,一见萧云芊,不提正事,却为自己先问了声,“巫女见我如今面容,可见不吉之征?”

原是更关心自己啊。

萧云芊无意去想名门贵女究竟可不可怜,总是半生命数好过贱民许多,唯一亲情冷漠些。

她只瞧对方眼底乌青,问道:“大人是否忧思难寐啊。”

“爱女惨死,白发人送黑发人,虽是圣上身边的侍卫亦在寺内相助,没能让贼人毁了尸身,可到底是……”庆国公眼中无泪,可终究气难平顺。

所以,不是假话,林沅沅还真在寺里见到圣上了吗?

这也太……

萧云芊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帝王更是想得难堪,分明是可以纳了那祁氏女为妃,偏要在与皇后大婚前与人好友私会。

着实不堪。

庆国公提及圣恩,语气蓦地尊崇了几分,道:“若是圣上也在寺中,沅沅最后能见上一面,也不会不舍人间事,夜夜托梦,使我难眠了。”

合着这位慈父最难受的不是女儿死了,是影响自己睡觉了?

萧云芊不得不收回先前那种贵女好命的想法,难道托梦不是更该念着报仇雪恨吗?

就连为自己洗脱不慈都要捎带上皇帝,林沅沅说自己见到了,怎么这位权臣不信女儿偏信皇帝身边的侍卫。

萧云芊无言。

没了下人在旁安慰,称颂庆国公的爱女之情,显然这老男人情绪收得也快,直接吩咐她道:“五日后祁明淑进宫,我会安排你为太后所赐近侍宫女,能不能绕过她的猜疑就看你自己的礼仪和本事了,在此之前,巫女请在府上祝祷,送我爱女重回轮回之路。”

“太后?”萧云芊一时惶惑。

庆国公叩响桌案,待她看来,便将一张信笺移到她近前,道:“太后赐名萧如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