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校园正文

召唤玩家搞基建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五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3:31:20
召唤玩家搞基建 [参赛作品]
召唤玩家搞基建 [参赛作品]
作者:安碧莲
来源:晋江文学城
罗莎成为了帝国最年轻的女公爵,获得了最广袤的领地。本以为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却没想到,领地内忧外患,破败不堪,还经常在被巨龙烧烤的边缘试探。危难之际,来自异世界的游戏系统找上门来。【这里是您的金手指,请查收】为了更好的建设领地,罗莎决定和系统合作,召唤玩家共同建设(为自己打工),带领子民(和自己)走向幸福生活!=w=兽人:抢走罗莎公爵献给伟大的兽王陛下,冲鸭!玩家:灭掉这群兽人,回去交任务了,冲鸭!兽人:团灭众人,轻而易举.jpg玩家:立刻复活,不愧是我.jpg兽人:……???【题材为第四天灾相关

符红烛睁开眼睛,薛放在她前面不远处方向朝她奔来。

“师姐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给你发传讯符时发现根本传不出去,好不容易收到你的传讯符却一直找不到你,害得我以为你出事了……咦,他是谁?”薛放将符红烛护在身后,警惕地盯着赵巽风。

“这位道友是赵巽风。我们被困在吞天兽制造的幻境中,多亏了这位道友,否则也不能这么快走出幻境。”

薛放闻言立即抱拳:“多谢道友相助。”他顿了顿,又道:“听闻道友姓赵,不知道友与兰陵赵氏有何关系?”

赵巽风静静地看着薛放,有些漫不经心:“赵家家主,是我父亲。”

“原来是赵公子,失敬。”嘴上虽如此说,识海中却抽出一抹神识悄悄传向符红烛:“你怎么认识他的?”

符红烛听到识海中突然响起薛放的声音,知道薛放对眼前这人不放心,所以才用神识悄悄打听,于是便用神识回了过去:“他昏迷不醒倒在路边,被我随手救了起来。怎么,他有问题?”

“目前倒是看不出任何问题。不过师姐怎么会救不认识的人,万一此人心肠歹毒,对师姐不利怎么办?”

虽然修道人士人心冷漠,遇到这种事不会插手,但符红烛从小生活在法治社会,实在见不得重伤之人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如果她刚刚没有出手相救,赵巽风根本活不过今晚。若她真的不幸被赵巽风所害,也只能说他品行有问题,而不能怪她不该出手救人。

“救都救了,总不能杀了吧?”

不知为何,传完这句话,符红烛总感觉赵巽风在有意无意的看她。该不会是他听到她说了什么吧?应该不能,神识传音十分隐蔽,就算他神识超凡,顶多能感受到他们用神识交流,怎么可能听到她说了什么。

破除幻境后,两名筑基期的师侄也很快找了过来。众人聚齐,薛放从乾坤袋中翻出新的飞行器,此物圆底深口,怎么看都有些像吃饭的碗。许是看出符红烛在想什么,薛放笑道:“正如你看到的那样,这的确是一只大碗。”

符红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越转越大的青铜碗,“这真的是飞行器吗?我实在有些不敢相信你能练出这种……风格的飞行器。”

她越看越怀念那个被吞天兽撞碎的木舟飞行器,别的不说,起码看着像修仙人士。想她堂堂玉衡派掌门女儿,大名鼎鼎的结丹修士,坐在碗里这这这……像话吗!

薛放也有些不好意思,“这是我早年间炼制的飞行器,因为练毁了所以导致外观有些偏差。不过师姐你放心,这只大碗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防御能力和飞行速度都很好,并不是残次品。”

“你老实告诉我,原本你打算练成什么?”

薛放一顿,万万没有想到符红烛这么会抓重点,他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千金鼎。”

符红烛:“哈哈哈哈哈哈哈。”

难怪是一只青铜碗,不过千金鼎和青铜碗,差得也太多了吧!没想到练器大师也有黑历史,符红烛心里瞬间平衡了,她安慰道:“其实这只碗也蛮可爱的。我们赶紧走吧,争取趁天黑之前离开这座山。”

符红烛倚在大碗的边缘,看见薛放与赵巽风相隔甚远,无奈的摇摇头。

就在刚刚,赵巽风以身负重伤为由想要搭乘薛放的飞行器一同出山,结果被薛放毫不留情的拒绝了。薛放此人虽然看着很好接触,但实际上除了符红烛,旁人几乎理都不理。赵巽风见薛放不为所动,只好作出伤势很重的样子请求符红烛。

符红烛不像薛放那样对旁人心生警惕,再加上赵巽风那张脸十分赏心悦目,如今虚弱的样子更加令人心疼。符红烛犹豫片刻,扯了扯薛放的衣袖,“要不……就捎他一段路吧,等出了这座山,就将他赶下去。”

薛放听闻瞪圆了眼,可符红烛从不轻易求人,他更加讨厌赵巽风这个小白脸,没好气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抓紧跟上。”

虽然同意赵巽风上了飞行器,但薛放依然看不惯这个出卖色相央求师姐的赵巽风。他觉得师姐一定是被这个小白脸的美貌迷惑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伤心。他的确不如小白脸长得好看,但他一心一意保护师姐,难道师姐都没看到吗?

他越想越觉得不平衡,忍不住用神识传音:“师姐,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小白脸了?”

符红烛:……哈?

她腾地一下坐起身,看了一眼正在闭目养神的赵巽风,她就算再颜控,也没道理喜欢一个不认识的人。更何况……她又看了一眼薛放,见他静静地望着她,一言不发,心中疑惑更甚。难道说薛放觉得自己比不过赵巽风美貌,所以自卑了?

实话实说,薛放的长相并不是惊艳型的。起码给她第一眼的印象不是帅气而是一个阳光向上的大男孩。符红烛最喜欢他笑的样子,因为他笑起来时唇边有两个小小的窝,像一个小太阳。符红烛仔细想了想,薛放无论在外界是什么样,但对着她好像很少有不笑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薛放都是她的小太阳师弟,她用神识回复道:“想什么呢,我和他才认识多久。”

薛放不满这个答案,没有传音,低声嘀咕道:“这世间还有一种可能叫一见钟情。”

不远处闭目养神的赵巽风听见此话悄悄睁开眼,有些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符红烛,他虽然听不见二人传了些什么话,但从二人的表情看,大致能猜到一些。符红烛正在想心事,并没听到薛放的嘟囔,她神色淡淡,趴在大碗的边缘观赏下方的景色。赵巽风不由自主的拧起眉,长得再好看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

一行人久久无话,赵巽风见大碗即将飞出深山,忍不住道:“不知各位道友接下来准备去哪儿?”

符红烛道:“广陵派掌门夫人两个月以后生辰宴,我们正打算前往广陵派祝寿。”

赵巽风忍不住“咦”了一声,“竟是这般巧。实不相瞒,我本打算借着无尘真君寿宴的机会拜入广陵派,却不料遇到魔域之人,被对方打成重伤。幸得符道友相救,否则今日的巽风将不复存在了。既然几位道友也要前往广陵派,不如大家结个伴,也好相互照应。”

薛放拧眉,目光变得十分不友善,“既然你是兰陵赵氏的公子,为何会想要拜入广陵派?”

赵巽风面露为难之色,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因为……我如今已经不算是赵家人,两个月前,我与赵府断了联系,却没想到出府后竟被一些仇敌追杀,我受了重伤,又碰到了魔修,今日若不是符道友相助,世上恐怕再没有赵巽风这个人。”

薛放根本不为所动,“赵道友打的一副好算盘。与你结伴同行,受益的只你一人。我和师姐皆是结丹期的修士,两位师侄也有筑基期,虽说赵道友结丹后期高于我与师姐,但别忘了道友现在有伤在身。”

赵巽风愣了愣,没想到薛放真的将他心中打算戳破,但他并不恼,“薛道友误会了。诚如薛道友所言,如今我有伤在身,就连符道友结丹前期的修士都打不过。若是孤身一人,恐怕会很危险。所以纵然我有些小心思,但不过也是因为我此时重伤未愈,想要倚靠各位的能耐,护送我到广陵派罢了。我的确是兰陵赵家的人,若是道友不信,大可派您的两位师侄前去打探。”

薛放立即给两位师侄递了眼神,师侄接到讯号立即跳出大碗御剑而行。符红烛见状表示很羡慕,她一个结丹期的修士还不会御剑飞行,两位筑基后期的师侄已经可以飞出花路了。

好在兰陵赵家离这里并不远,天刚擦黑,两位师侄便回来了。他们二人查到许多,大致意思是赵家以前的确有个叫赵巽风的私生子,两年前才被找回来,只不过两个月前被赵氏除名,听说是犯了什么错。然后递给他一张画像,画像上正是赵巽风的模样。

知道所查信息与赵巽风说的几乎无差,薛放终于放下心来,面向赵巽风正色道:“先前怀疑道友身份,薛放在此向道友说声抱歉。”

赵巽风笑了笑,“无妨,若是我遇到这种事,恐怕比你还要警惕。”

晚上,薛放将大碗落在一间客栈外,招呼众人进去吃饭休息。修道之人虽然不需要吃饭睡觉,但对于符红烛薛放这样大门派弟子来说,吃饭休息是必不可少的仪式。

这家客栈虽然看着不大,做出来的饭菜倒是十分可口。他们吃的自然是灵谷灵兽,符红烛却吃不下,她看着店里来回穿梭的店小二,忍不住凑在薛放耳边小声道:“这家店应该是有背景的。”

薛放只觉得耳边痒痒的,他身子一僵,甚至忘了咀嚼,“怎……怎么说?”

“你看啊。这家店不大,但是跑堂的小二皆是练气后期,那个账房先生是筑基前期,不知掌柜是什么修为。若是这家店背后真的有势力,最低也得是和我一个修为。”

早在从碗中下来之前,他们所有人都将自己的修为压到筑基前期。符红烛猜的自然是她本身结丹前期的修为。她道:“你们快点吃,吃完了赶紧赶路,这个地方我可不敢住。”

虽说如今是全民修仙的时代,但大部分的普通人都是练气前期二三级的样子。而他们一路上经过的店,店员差不多都是练气前期,这家客栈看着平平无奇,怎么会有这么多练气后期的店小二?

窗外夜色正浓,吃饱喝足的众人爬上大碗准备离去,结果还未施法,就听一道女声娇笑道:“各位客官如此着急离开,难道是本店招待不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