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都言正文

三生三世步生莲在线阅读第7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0:59:51
三生三世步生莲
三生三世步生莲
作者:李走狗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成玉:我从来不是个惹祸的性子,也不是个好收拾烂摊子的人。我并不唯恐天下不乱,却也不希望本乱的天下忽然安宁起来。连宋: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关于原作抄袭风波。虽然写这篇文之前我不知道抄袭这件事,也没有什么版权意识(这也是普遍现状),但一个学过《知识产权法》的人应该出来向你们道歉。我写唐七作品的同人文,相当于间接传播了那些抄袭作品,我应该感到羞愧。的确,借鉴别人的作品的确能很轻松地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但一些不正当

看起来最为正经的姑娘,没想到有癔症!

谭允抱着方便面躲开该女子扑来的双手,却没躲过身后围包而来的其他女人,她们面红耳赤地喊着他的名字,动作疯狂摸他的脸和手,还有人要直接亲上来。

他被吓得不轻,赶紧躲过,用了巧劲挣脱出女人们的魔爪,撒丫子就开始跑!

这电他不充了行不行,求放过!

遇到爱豆的粉丝们当然不愿放过,带动整个商场惊呼四起,群潮涌动。不管认不认识谭允的人们,都随之跟风,追随的队伍越来越庞大。

被围追堵截的谭允即便拥有逆天的速度,在这被琳琅满目塞满的商厦里也施展不开。

微博正在发酵,十分钟后,偶像天团谭允惊现春熙大厦登上热搜榜!

从一楼到七楼,再从七楼到一楼,谭允终于甩开疯狂的粉丝,出了春熙大厦,又跑了两条街,刚要缓一口气,就被一辆商务车拦住。

车上下来一人,高大挺拔,带着口罩和墨镜,只露出一双剑眉,却让谭允愣住了。不曾反抗,他乖乖地任其带上了车。

因为这人正是他昨日还在青岗山上哭丧过的人,以为已经不在了的人,是他五百年前朝夕相对的师弟陆远。

回到车上,陆远吩咐司机:“去蓉城奥体中心。”

说完,他取下墨镜和口罩,剑眉下的星目不怒自威,脸色白得过分,噙着一丝冷笑看谭允。

“陆师弟,你还活着。”谭允想要去抓陆远的手,却被躲开,“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二师兄啊。”

陆远靠坐在车窗边上,点了一根烟,安静抽着,烟雾缭绕,谭允被呛得咳嗽不停。

“扫兴。”陆远冷漠地说,又把烟熄了,眼中一丝猩红闪过,谭允没有看见,“涵虚观已经不在,我早就没有师兄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弟不愿认他了。任谭允怎么询问,陆远都不再开口,在到达奥体中心后,就将他扔下了车。

在谭允腰间僵直着的拂尘见陆远的车开走,一瞬间软化,又看到主人愁云惨淡的模样,跟着伤心难过起来。

“谭允,可算找到你了!”

“谭允,你怎么一声不吭就失踪一整天!”

“谭允,还有一个小时我们就要上台了,你快去化妆换衣服。”

“谭允,回来就好。”

听到‘失踪’这个敏感词汇谭允才把愁绪收敛,打量在商务车前将他接住的四个男孩。

自他剃了胡须之后,很多事都不受控制地发展了,商场里女人们的疯狂,此时男孩们的熟稔,不可能所有人都有病,只能说明他们都是认识‘谭允’的。

他被当成了他。

谭允将错就错,被四个男孩强拉硬拽进了化妆间,里面候着的化妆师和服装师一拥而上。因着是一模一样的脸,没有人怀疑他不是以前的那个谭允,也没有时间询问他去了哪儿,又为什么穿着道袍,跑去春熙大厦,上了热搜。

直到穿上华丽的演出服,化上浓艳的妆容,谭允才从化妆间的七嘴八舌中总结得出,‘假谭允’的身份是个戏子,当今时代戏子的地位非常崇高,他一时冲动,顶了‘假谭允’,过会儿就要和四个男孩一起作为新时代的偶像天团MIC,登上有着几万观众的舞台宣布出道,进行首秀。

古代的丝竹礼乐,他略懂一二,而现代的唱歌跳舞,他一窍不通。

节奏极快的音乐在耳返里响起,好在谭允已经听过徐安长给他打电话时的铃声,这时听到也没有表现出异样。

“晚上好,我是主持人杨子。今晚是偶像天团的最终场,也是MIC正式出道的日子,大家准备好了吗!让我们有请MIC成员谭允、肖崎、王之尧、宋明东、宋明南!”

谭允强笑着走在最中间,在千呼万唤声中和刚认识的四个小伙伴一起踏着红地毯走到灯光最为璀璨的舞台中央。

“大家好,我是肖崎!”

“大家好,我是王之尧!”

“大家好,我是宋明东!”

“大家好,我是宋明南!”

见大家都望着自己,谭允才慢半拍说:“大家好,我是谭允!”

另四人一起说道,“我们是MIC!”

一阵沉默,迷之尴尬。

王之尧戳了戳谭允,在他耳边说:“队长,该介绍表演曲目了。”

谭允:“……”

所以他们要表演什么?

谭允:“要不,你替我介绍吧。”

王之尧奇怪地看了谭允一眼,又看到台下已经安静等待的观众,拿起了话筒,接下了队长临时移交的任务。

“接下来我们为大家带来第一个表演——《Starlight》!”

谭允发愁,应对这种大场面他不紧张,怕丢人,那个假谭允怎么还不现身,真的不怕自己的努力付之东流么?

被放在化妆间的假谭允真拂尘变化成人形,这次他没再用主人的样貌,而是自己原本的长相,澄澈的大眼睛,还有一对可爱的小虎牙。他赶到后台到前台的入口处,和幕后的工作人员们站在一起,正好听到王之尧介绍完第一首曲目。他捏了捏手心,紧张地看着主人的背影。

“主人是无所不能的,这种情况应该能应付吧?”

谭小须小声嘀咕,随即想起训练时的辛苦,又不确定了。

掌声雷动,音乐响起。

谭允眼神一变,拿起话筒,大吼出声:“等等!”

台下观众都以为是节目效果,还在跟着音乐摇头晃脑,唯有MIC的四人停止舞步,看向他们的队长。

只见谭允猛地跳下舞台,朝人群声嘶力竭地喊道:“这里的人都散开!散开!”

粉丝们见谭允离得这么近,都想亲近靠近他,没人听话,反而涌来了更多的人。

“把音乐关掉!”谭允怒道,“都不要命了吗!散开啊,求你们了!”

这时人们才察觉到谭允是真的发怒了,朝四周退开。

台上的四人和工作人员也察觉到事情的不同寻常,紧张地关注着谭允。

“该死!”谭允拎小鸡似地把行动缓慢的观众一手一个带离那个地段,刚好把最后一个人送走时,上空的吊顶突然掉了下来,正巧砸在刚刚空出的观众席,塑料的座位承受不住那重量,变得稀巴烂,如果若是刚刚的人们还待在原地,绝对死伤无数,沦为肉饼。

音乐声已经停止,有人惊声尖叫。

谭允再度拿起话筒,沉声道:“大家安静,由于临时出了安全事故,MIC的表演不再继续,请大家退场!”

台上的王之尧也紧随发声:“大家请保持安静,声响过大,说不定会发生共振,引起吊顶再度坍塌。”

惊慌的人群被恐吓到,纷纷捂住嘴,在安保人员的协调下,又是害怕又是不舍的退场。

肖崎在举办方的示意下,充当温柔角色:“不要担心,票钱官方会退还给大家的。”

MIC的首秀在这场意外中戛然而止。

而没有寻到人的顾沥浔路过奥体中心,看到巨型海报上的MIC,自然也看到了流量小生‘谭允’,没找到真谭允,那就先把假的抓回去吧。走近,才听说里面竟然无缘无故出现吊顶坍塌,他心一紧,逆着人流,出示方便工作的警察证件,进入奥体中心,一眼便在人海中心看到了谭允,正在同安保人员一起疏散人群,面露忧色,眉眼温柔。

虽然化了妆,活似海报和资料上的流量小生,可顾沥浔还是认出来这是他寻觅了一下午的谭允道长。

等人群散去,顾沥浔才走上前去,还没靠近谭允,就见他被MIC的四人和一堆工作人员围住。

“谭允,你没事吧?”王之尧问。

谭允摇了摇头:“没事。”

宋明东和宋明南这对异卵双胞胎同时问:“谭允,你怎么知道吊顶会塌?”

他们平时都是相互叫着名字,只有参加通告时才会尊称谭允队长。

谭允看向事故地点,微微皱眉,“我在舞台上看到那上面在晃,觉得不对劲,猜测可能会掉下来,所以才叫人们散开。”

王之尧心有余悸:“好在你发现了,否则我们的首秀沾上了人命,这辈子都别想红了。”

肖崎也点点头,笑道:“是啊,幸好没出人命。”

顾沥浔被隔绝在外,沉寂多年的心微微有些不爽。他再度出示证件,说来查刚刚的事故。

因为无人受伤,所以他们没有报警,没想到还是惊动了警察,并且来得这般快。

主持人扬子也没有离去,长袖善舞的他主动与顾沥浔打起交道,说明情况。

顾沥浔听完始末,明目张胆地利用职权要求谭允配合调查。

谭允早就发现了顾沥浔,想着自己现在的身份,便假装不认识对方。没想到被指名道姓,只得跟着妖精大队长来到被吊顶砸坏的观众席前。

“你是怎么回事?”顾沥浔问。

来了来了,就知道会被问。

谭允摊手:“就你看到的这样,今天是我出道的日子,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顾沥浔:“……别皮,我知道这个身份不是你的,冒出你的小妖在哪?”

“他失踪了。”谭允说,“我也在找他,没想到这戏差点给唱砸了,他都没出现。”

“那这里又是怎么回事?”顾沥浔指着地上的石膏板块和破烂塑料问。

谭允揉了揉眉心,说:“当时看到那片观众印堂发黑,凶兆在前,再往上一看,墙面突然裂出几条缝,我没有多想,便冲了上去散开了人群,果然,上面的东西掉了下来。你们现在的建筑也太可怕了吧,以前的青瓦木梁就算掉下来也不至于这么危险,我看足足有五个出现了死相。”

听到谭允竟然能够仅凭面相预判吉凶,且把出现死相的人救下,顾沥浔有些惊讶。

他问:“你这样改别人的命,会不会伤及自身?”

谭允搓了搓疲倦的脸,“不会,跟现在的法律一样,只要不触及道法,都是可行的,像挡了这种天灾人祸,还能积福。”

顾沥浔眼神微变,问:“天灾人祸,你发现了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