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悬疑正文

喵的,给我酸菜鱼凤凰刺身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9:28:38
喵的,给我酸菜鱼
喵的,给我酸菜鱼
作者:烟月霁岚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穿成男神弟弟肿么破》请戳专栏本文又叫助我为虐,法医女孩和她的虚拟骑士。传说猫有九命,遇到喜欢的人就会把性命给她。法医女孩唐雨嫣,小时候是街区小霸王,不可一世。却会偷偷给猫咪喂食。一场车祸被曾经救助的断腿白猫救下,但从此失去了行动能力。性情大变,乖巧呆萌。青梅竹马的同居陪伴,悉心照顾。携手在虚拟世界潇洒,侦破都市灵异案件!各种撒娇卖萌只为酸菜鱼叛逆皮上天的法医猫咪少女×妖孽腹黑却将一切温柔投入铲屎官事业的律师竹马注:文章内多cp出没,结局he,甜甜的文,都市灵异案件和虚拟世界逍遥交错,有科幻

“你敢剥我的鳞!”

冷亦非捏着花容脖子的手下意识收力,花容呼吸困难,眼睛瞪圆,脸憋的通红,手脚并用挣扎着试图挣脱开去。

冷亦非见她奋力挣扎的样子,面露不解。怎么说她也是个仙体,不呼吸又不会死,她反应怎么这么激烈?傻的吧。

那边,花容觉得自己就要死了,绝望之际,花容手掌一翻,金羽凤翎握于手中,花容卯着劲儿直直刺向冷亦非胸口。冷亦非目光一闪,只一抬手便轻而易举的捉住了她的手腕,侧向一扭,咔的一声,金羽凤翎掉落在地。

“啊……疼……疼疼疼疼……”

花容的脸疼的扭曲变形,大叫一声,“呼”的一下,花容身上蓦的燃起烈烈火焰。

冷亦非眉头一皱,将将退开。花容脱困,招手拿回凤翎,见冷亦非怕火,心中一喜。直接烧熟了吃,味道应该也是不错的。

心动不如行动,花容想着,已经敞开坏撒着欢向冷亦非扑了过去。

冷亦非刚一站定,便见花容双臂张开,嘴咧开腮,眉移一寸,眼飘半指,满面春光的向自己奔来,那模样,像极了发疯的母狼。

冷亦非没由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个闪身避至她身后,施了个定身法。

花容只觉得身子一麻,便动弹不得了,整个维持着双臂张开,身体前奔的绝美造型。

“你这小妖,能耐不怎么样,却歹毒的很,出手便要人……”冷亦非说着转到花容面前来,视线却被她额心的火魂之印吸引了去。

那魂印火红,似一团烈燃火焰,又似一条腾起飞龙。

魂印与脑中印记重叠,竟那般吻合。

面皎如玉,眼灿若珠,眉心一朵飞腾魂印,像极了常常入梦的那个人,又不像极了。

那人眉眼如她,却比她清冷,似脱尘之神,遗世独立,与世无争。

“看什么看?再看我挖了你的眼!”

花容见冷亦非看到魂印,登时熄了周身昧火,火魂之印随之褪去。

这魂印是她生来便有的,一施展昧火,这魂印便会出现,整个凤族只有她有。爹爹和兄长道这是她天生的福祉,她却觉得眉心这块印记丑的很,鲜让人见。

“你是凤族人?还是百万年一出的火凰一脉?”冷亦非探究的打量着她,见她年不过万岁,心中又补了四个字——火凰花容。

难怪自己会伤的如此之重。他主寒,她主火,他们二人是天生的克星,渡劫撞上她,自认倒霉吧。

“算你有点见识。”花容哼了一声,“你是那方水域修成精的泥鳅,即知本殿是火凰上仙,还不快放开我。”

“泥鳅?”冷亦非嘴角抽了抽。

“装!我刚刚可是看到你的真身了。”花容哼哼着,一脸不屑道,“又短又细,没二两肉。”

若不是这个破地方没有吃食,她才不屑吃他。平日里,脏兮兮的臭泥鳅根本不配上她们凤族的餐桌。

“……”

冷亦非忍着揍她的冲动,走到她身边,弯腰拾起一片鳞递到她眼前。

“你见过那条泥鳅生有龙鳞?”冷亦非一双蓝眸微微眯起,透着危险的光。

“龙鳞?”花容错愕。

“不然呢?”冷亦非举着鳞片的手一转,鳞片上条条道纹闪闪流光。

“真是龙鳞!”花容讶然。

冷亦非高傲的昂着头,接受着花容从恍然到大悟的注目礼。

那边花容反应过来突然咧嘴一笑,“我是火凰一族,你既是龙族之人,我们也算是本家,你快放开我。”

“不放。”

冷亦非拒绝的干脆,手一晃,手中多了柄银白小刀。

“你要干什么?”花容看着冷亦非拿着小刀一步步走近自己,颤抖着问。

“我也饿了。”

冷亦非嘴角含笑,说着,拿着冷刀的手在她身前比了几下,似乎在考虑下刀的位置。

“你……你不能吃我。”

“为什么?刚刚你不还要吃我吗?风水轮流转,也该换我尝尝鲜。”

“我是火系凤凰,不好熟的。”花容给出了一个自己觉得十分完美的解释。

“没关系。听说人界有一国名东瀛,有一种吃法名曰刺身,只需将肉切成薄片,冰冻一下即可食用,凤凰刺身味道必然是极好的。”冷亦非指尖结霜,看她的眼神仿佛在看一道已经做好了的吃食。

“不是吧……”花容一张俏脸顿时扭曲,说话已经带了哭腔,“我不好吃,真的。”

回答她的是冰凉的刀贴上了脸。

“这块肉看起来就很嫩。”

冷亦非的声音比刀还凉,花容吓得死死闭上眼。后心蓦的一颤,花容“啊~”的惨叫一声,半晌没感到疼痛,花容颤巍巍睁开一只眼,两只眼,却发现身前的人已经没了,自己也能动了。

冷亦非解了她的禁身法,顺手抬臂一挥,摆在地上的龙鳞幽幽腾起飞向他,化一袭水蓝长衫套在身上。

既是凤族人当知鳞羽便是化作人身的外服,她剥了他的鳞还问他为何不穿衣服,是个傻鸟无疑了。

冷亦非笑笑,盘膝坐下。

渡神劫失败,损了半数修为,强行聚气化形,又损一成,他伤的不轻。

惊魂未定的花容看了看冷亦非,又看了看黑河水,往后挪了挪。

“过来。”

冷亦非闭着眼,唤了一声。

花容又往后挪了两步,估摸着逃走的可能性,突然后跟踢到了什么,花容连忙回头,却对上了冷亦非幽蓝的眼。

“啊!”

花容吓得跳脚,回头去看他刚刚坐着的地方,那里哪还有人。

“你到底要干什么呀~”花容哭唧唧的看着身后已经恢复闭目调息的男人。

这么一会儿,她受到了出生以来最多的惊吓,龙吓人,会吓死鸟的。

“坐下。”冷亦非道。

这次花容学乖了,显然他的修为高于自己,花容向来识时务,既然跑不了,也就不做无用功了,听话的坐下。

“你能感受到天地道气吗?”冷亦非问。

花容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试着提了提气,脸上挂了点点疑惑,又提了提气,花容眼睛瞪得溜圆,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回事?”

“你能感受到天地道气吗?”冷亦非又问。

“不能。”花容头摇的像拨浪鼓。

“果然。”冷亦非道,神情比刚刚要吃花容的时候还要严肃三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