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古言正文

我的小姑娘[网配]在线阅读Red Rose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9:17:11
我的小姑娘[网配]
我的小姑娘[网配]
作者:淮宋
来源:晋江文学城
隔壁《你比星光耀眼》已开文,欢迎大家戳专栏阅读哦他是游戏公司老板,也是配音界大神。她是他三百万粉丝中的其中一个,却因为喜欢他,让自己一点一点发光发亮。时一为了美人玩最不擅长的游戏,为了他学会了剪视频,为了他考上了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为了他没日没夜的画画,但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朋友问她,你连他长什么样子,甚至连他的本音都没听过,值得吗?时一:当然值得,我很庆幸能够遇到他,让自己成为最优秀的人。美人:在你不曾看见我的日子里,我早已看到你。————新书《你比星光耀眼》文案:星河再见到夏夜,是一年后她回

“我草!”秦凰就要给她一个扫堂腿加狠揍,丽莲连忙拉住了她,“别别别,皇帝消消气,你上次跟她打,差点把我的店给拆了。”

“这鸟人——”看着大波满面春风的去撩汉,秦凰真的恶心得一批。

“她就是嘴贱,你又不是不知道,算了。”丽莲一脸讨好,“要不再请你喝杯柠檬水?”

“喝个屁!”秦凰仍然愤愤不平。

“怎样你才消气呀?”丽莲像看见了一个赌气的孩子,笑笑道。

“借我钱。”

“不借。”丽莲很直接。

“不是铁友了?”

“笙笙说不要借的,虽说我跟你是铁友,但笙笙还是我干儿子呢,当然是儿子亲啦!”丽莲戏谑道。

“你——”秦凰就知道,她们是一群混蛋!恶狠狠道,“他完了。”

“诶!你别太过分了!笙笙要是有一点碰着磕着了,我和兰薄是不会放过你的。”丽莲严肃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眼里闪过一瞬间的怒气和无奈。

“不打他!我连碰都不想碰他!”秦凰撇过头,看着在休息区大波和青青,两人“交谈甚欢”,花枝乱颤,隐隐有些反胃。

“听说那个青青最开始是看上你,才来健身房的。”丽莲趴在柜台上,对着她耳旁道。

“是吗?”秦凰有些惊讶。

“废话!你别说兰薄那酒吧了,就你这人模狗样的在我这健身房逛两圈,保证看上你的汉子能拉一车回去。”丽莲半吹嘘半认真道。

秦凰这人不能夸,一夸就能上天,眉开眼笑的整了整头发。

“怎么?想去跟大波抢男人?”丽莲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模样,“快去!你勾勾手指没准人家就扑到你怀里了。”

“青青?”秦凰嫌弃的转过头,“我不喜欢肌肉男。”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说说看,姐帮你找找。”

“也没什么要求,可以瘦一点,但肉一定要紧实,哦,对,一定要白,白到发光那种——”

“踏马!你挑猪肉呢!”丽莲听到她的描述,一脸无语。

“别打断,听不听我说了?”秦凰难得认真道。

“您请说。”

“要有刘海,不能太长,能露出眼睛眉毛,发质一定要软,摸起来像棉花一样,不能太矮也不能太高,跟我差不多就行了,眼神表情可以冷淡一些,但笑起来一定要特别好看……”秦凰说着说着突然停下来了,一瞬间僵硬。

丽莲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仍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你说的这人不就是——”

“我回家了。”秦凰慌张的收拾好东西。

“诶!跑那么快干嘛?”丽莲看她都没有去洗澡,快速的跑去更衣室换衣服走人。

丽莲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她还是忘不了苏浅呀!

“班长你一个人回家吗?”岑小林看着苏懦笙背起书包就要离开教室。

“对。”他一直都是一个人。

“你不等会长?”

“为什么要等?”苏懦笙轻轻皱了皱眉。

“她是你女朋友呀。”岑小林装作随意说道。

“我没有女朋友。”苏懦笙耐心的反驳。

“可——会长默认了。”岑小林一副羡慕的模样。

“我拒绝了。”苏懦笙冷漠道。

“你竟然拒绝!”岑小林不敢相信,“你也太高冷了吧?能被会长喜欢上是件多么荣幸的一件事啊,她对你很好耶,你不能伤了她的心呀。”

苏懦笙难得有些生气,“喜不喜欢?好不好?与我有什么关系?她是你们的女神,但不是我的,对于我来说,这就是骚扰,跟流氓没什么区别,顶多就是顶着一张好看的脸。难道她骚扰我,我还要感觉到开心快乐吗?我又不是无脑,什么是爱什么是玩弄,看得清楚的。就是你,不要被快餐式的爱情故事洗脑了,没了三观。”

“你——”还没等岑小林反应过来,苏懦笙就离开教室了。

苏懦笙回到家,脱了鞋,放进鞋柜里,看见了秦凰的拖鞋,她不在家,心里是落寞的。

把书包放进房间里,脱下了衣服,他今天沾到了一只“肮脏的虫子”,被她碰到了头发,一天都不舒服,厌恶、恶心。

进入浴室开了热水,身子缩进浴缸里,等着喷头里的水从他头顶流下,慢慢让水包裹住他的身体。

水很烫,烫得他全身发红,但他不在意,好像没有触感似的。

热可以消毒,越烫越好,把皮烫伤了,就可以重新换新的干净的。

水放到浴缸的一半,苏懦笙就抬起红通通的手关上了水阀,浴室满是白茫茫的雾气,什么都看不见。

懦懦,不要害怕一个人,要乖哦——

苏懦笙抖了抖睫毛上的水珠,好像落泪了一般,滴在平静的水面。

好像很晚了,该做饭了。

站起身子,用毛巾细细擦干,皮肤还是红色的,套上纯白色软棉短袖,发现自己的裤子不见了,不会漏拿了吧?

打开浴室门,去找自己的裤子,迎面就碰上了刚进家门的秦凰,她正脱着外套,脱到一半,就看见了他,静止似的,一动不动。

苏懦笙倒是坦然,没有一丝遮掩,仍像往常一样温柔的笑,“妈,你回来了。”

秦凰听到了“妈”这个字,就立马回神了,撇过头,没理他,一脸冷漠。

把衣服脱下,用力的甩在地下,好像受了气似的走进房间找东西。

苏懦笙低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白嫩的脚趾,声音有点小心翼翼的了,“我去做饭了。”

转过身,听到了身后的声音,一条长长的浴巾扔了过来,直接盖在他头上。

“把头发擦了,别把水滴进菜里,我不吃你的洗头水!”秦凰的口气凶恶且嫌弃。

“嗯,我会擦干的。”苏懦笙抓紧头上的浴巾,眼里都是喜悦。

秦凰趴在房间里,没有开灯,听见厨房做菜的声音,默默长叹一声,她一定要找个男朋友!能马上结婚生孩子那种!

从床上滚下来,光着脚,悄悄走进苏懦笙的房间,他的房间一向干净整洁,一览无余,没什么好找的,只有他书包可以藏东西了。

拉开书包链子,莫名有些紧张,毕竟是做贼。

她夜视很好,房间也没关门,客厅有点灯光照进来。

也不是不想关门再行动,只是门锁坏了,家里除了大门口能上锁,其他所有门锁都是坏的,锁不了门,连浴室厕所都是这样,只能虚掩着。

她不是舍不得修锁钱,只是没必要修,修了也很快会坏。

银行卡,银行卡,小小的小卡片在哪里呀?在哪里?快出来吧,出来吧……

秦凰翻着书包,这书包怎么这么多练习册试卷本子的?还带课本回来?小学生似的。

她以前读高中的时候,书包就是空的,额……好像她高中不带书包的,因为除了每学期发新书那天,她会碰一下书,写个名字,其他时候她都找不到课本去哪了,甚至很多时候,她连人都不去学校的。

找不到啊!一张都找不到?他吃了呀?

秦凰有些烦躁,发脾气似的的把书包一通倒了出来,翻着书,生怕银行卡夹进书里,自己看漏了。

一张血红色的信封飘了出来,秦凰愣了一下,反应迟缓地用食指和中指夹起信封捡起,放到鼻子前闭眼嗅了一下。

是Rose的香水,很出名的一款女士香水。

睁开眼睛,满眼的冰屑。

站起身,指尖挑开信封,一张红色信纸,白色的字迹,看到第一行字,秦凰的瞳孔便缩了缩。

嘴角冷笑,她是第一次这么想杀人的。

“妈,你——在干嘛?”苏懦笙已经穿上了裤子,围着蓝色的卡通围裙,菜已经做好了,站在门口,看了看房间地板上一片狼藉,都是自己书包里的东西,茫然的小声道。

秦凰的视线从红色的信纸里移开,轻轻的折叠好,没开灯,光线很暗,秦凰的半张脸就埋进了阴影里。

苏懦笙看不到她的眼睛,只看见她的嘴角微微扬起,极其轻蔑。

“这是你的吗?”不是那种狂躁的声音,而是极度冷静轻柔的声音。

苏懦笙知道,这种声音才是最可怕的。

“什么东西?我不知道。”苏懦笙走上前,想拿她手上的红色信纸看看。

秦凰手抬高起来,不让他碰,轻描淡写道:“不用看了,是情书。”

“情书?”苏懦笙也有些发愣,他以前也收到过很多情书,但都会悄悄的扔掉,不让人看见。

这张是谁给的?什么时候放进他书包里的?

小猫,一定要来哦,不然后果自负——

李琼馨!

苏懦笙下意识厌恶的皱了皱眉,秦凰见他的模样,以为他是不满自己私自翻他的东西,气得喉咙一阵发紧。

“你很喜欢她?”秦凰看到了落款,女生的名字不错,就是写得这信有点——引起不适。

“没有!”苏懦笙连忙摇头否认,“她写了什么?”

秦凰看他慌张的样子,心中莫名更怒了,“你会去?”

“去什么?她到底写了什么?”苏懦笙贴近她的身体,伸手费力的去拿她手上的信纸。

秦凰眼眸一深,一手用力的推开他,她使了很大的劲,苏懦笙一下子就摔在地上,应该很痛吧?他的眼睛立马朦上了一层水雾。

跟小时候一样,喜欢咬着嘴唇,忍住不掉眼泪,再慢慢抬起眼,眼里满是星辰,淡淡的微笑,柔软的像朵小雏菊,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软软乖乖的喊一句,“妈,对不起,我——”

秦凰撇过眼,把信纸塞进裤袋里,她发火又发不出,憋着又难受,心一狠,拳头紧了紧,走到他旁边,单腿跪着。

一手狠扯着他的头发,冷漠阴狠的警告他,“你给我干净一点!别这么贱!要是你也像你爸一样,十八岁没到就搞出一个野种出来,我会把你腿给打断的,我说到做到!”

苏懦笙疼得眼角泛红,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悄悄流下,秦凰没看见,很快的扔下他,随便找了件外套,穿上鞋,气冲冲的出门了。

门“哐”的发出好大一声

秦凰走了好久,苏懦笙才慢慢爬起来,一本一本捡起地上的书本试卷,整整齐齐的放在桌子上。

走到饭厅,菜早凉了,苏懦笙拿出手机,给秦凰发了短信:妈,回来吃饭吗?

没有回。

苏懦笙呆呆的坐了三十分钟,才站起来把两幅碗筷收了起来,把菜当成厨余垃圾全倒了。

他不饿,打开房间灯,拿出试卷做题,家里太安静了,他真的好不喜欢。

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苏懦笙又给秦凰发了一条短信:妈,你回家吗?

还是没有回。

苏懦笙洗漱完,把家里灯全关了,静静躺在床上,缩起身子,闭上眼睛。

懦懦,不要害怕一个人,要乖哦——

妈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