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奇幻正文

魔*******夫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1:02:34
魔*******夫
魔*******夫
作者:炎*******焱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六章

花满楼总是对任何人抱以极大的善意。了解他的人就会知道,他是千年不出一个的“真圣父”!现在他在向他的“恩人”施以援手,温文尔雅性格、如沐春风的微笑、玉树临风的气质也很难让人相信他有着恶意。

叶珩初来乍到,不免让他对谁保持着一份戒心和警惕。好意的言语在他的解读下变成了花满楼是在探听他的来历和身份。倒不是说对此有什么厌恶之感,若是两者对调,站在花满楼的立场上也没有什么过错。

只是叶珩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好理由、好来历来永绝后患。总不能拍着花满楼的肩膀道:嘿,哥们,我是千年后穿来的,还是带着游戏穿。以后有病找我,没病健身!

想想就觉得傻逼!

“秋晚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俗话说,说谎的最高境界就是九分真一分假,而叶珩的来历无法只用一分假就概括完毕。所以只能半真半假。思索一番,叶珩便道:“我本是问水谷弟子,与师父隐居在海外的小岛上。师门自设立起便有令,问水弟子终其一生不得入红尘,沾染凡间俗事,参与天下纷争。若有违者,以叛师死罪论处。”

“门派戒律竟是如此严苛。”花满楼收起扇子,一双好看的眉眼扫过叶珩。明明是个盲人,但总能让叶珩以为对方是看得见的。

叶珩捧起茶,徐徐道:“嗯,在我懂事后,师父就满百岁仙逝了。虽说无法看见中原繁华,但谷中宁静仿若世外桃源,我对外有向往之心。可是……”叶珩的声音低沉下去。

花满楼好似也被叶珩的情绪感染,被这句“可是”揪起了心:“怎么了?”

“世人不知云上岛,问与苍州百露请。问水谷沉了……”天谴沉得,后来又浮了上来。

问水玩家包括叶珩在内都很自豪。不来个天谴怎么能体现问水的逆天之处。

其实这一段呢,是一个副本剧情。早年的问水谷谷主抢了天虚宗的活,给当朝王庭下了一个预言。

天庭三外三,木子枝桠断。

这预言下的太没水准了。木子为李,前头一句不明。后头一句不是指着王朝鼻子说,你未来会断-根么。

于是,朝廷联和江湖一殿三派四门等等以及对问水看不顺眼很久的门派,对当时风头最胜的问水开展了灭门行动。问水品行高洁,天资聪颖又通命理星象之说,他们早已算出当年大劫。

此一役,名门正派装聋作哑,中立派墙头草,下九流跟随大军前来偷鸡摸狗。偌大江湖竟无一门一派施以援手。

从此,余下的问水从本来的隐士变成了死宅。不在江湖问世。

而在“苍生何辜”这一副本中,问水现任谷主又算出一道天命。他不顾先祖遗令,愤然出谷。解了天虚宗镇门之宝——以天下奇宝凤珍白珑柬扣住的天虚密令。

这一年,王庭混乱、昏君当道。宦官把朝政,妖姬乱朝纲。

为惩戒李朝,天罚临下。天灾横祸,江河洪水。饿殍遍地,人间地狱。平民百姓的命都算在了李氏王朝的气运上,条条人命都是算在国运和王庭上。

灾劫重临,苍生何辜!

谷主凭百名弟子之力救了本该被天道无辜牵连的百姓。

大孽障成了大功德。

大功德成了大孽障。

然后,老天不干了,他生气了。问水谷沉了……

谷主因偷窥天道,死了。

百姓还是不知道救他们的人来自问水谷。

新帝登位后,感慨颇多,亲自往东海,祭天。不日,问水谷浮了上来,只是再也无法重现往昔百名弟子的谪仙风流。

“因为突如其来的天灾,我也没地方去。只能来中原了。”

花满楼突然想到三月前的东海风浪。他心头一紧,正想开口安慰,却听对面的小姑娘来了一句:“反正谷中只有我一个人,这代弟子只有我一个。”

这……真是……总归是住了十几年的家没了,花满楼还是低身细语的安慰了一番。叶珩因为想着前尘之事,脸上挂起了惆怅,变得无精打采。精神状态倒也符合他的胡诌。

终归是男孩子,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反而是花满楼对着小女孩的语气让叶珩一百个不适应。但对方偏偏是好意,叶珩吐槽不能,只得换个话题。

投桃报李叶珩自然是知晓的。

“对了,花满楼,你最近有什么艳遇吗?或者你那位朋友有吗?”

艳遇?花满楼惊愕。

朋友,陆小凤自是每天都在艳遇之中。而他,花满楼脑中不自觉呈现出上官飞燕的模样。

讶然的一瞬,叶珩就看出了他有。他继续道:“我没什么恶意,这话你要是愿意信就信,不愿意就当放屁。”

花满楼:“……”

“额……你们最近要小-心-女-人。从面相来看,你们最近的桃花运很旺,来自南方。可运中带煞,恐有血光之灾。”一天内遇见的,总共说上话的三人,一个带着面具隐瞒身份,另外两个都是桃花劫之相。叶珩也是要给跪了。

叶珩极其理解的拍拍花满楼的肩膀,叹气道:“小心啊!”男人嘛,在女人上面很容易失策。

花满楼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用“我理解,我懂得”的语气对他说要小心桃花,怎么看怎么搞笑。

花满楼突然想起来病床上的萧秋雨,小姑娘也曾道他不是个好人。素昧平生,妄自断言,莫非也是因为所谓的……面相?

“看来,秋晚颇为精通面相术法。”

叶珩一摆手:“啊,怎么可能!封建迷信这种东西傻子才会相信!哈哈……”

花满楼:“……”

“哈哈……咦?”笑声戛然而止。不对啊,他刚刚说什么来着。

他方才才跟花满楼科普了封建迷信让他小心来着……然后……

真是啪啪啪打脸。

叶珩捂脸。

脸好疼。

嘶,这脸打的。

关键动手的是自己。

“啊……其实,我刚刚是开玩笑的。”

“哦?不知秋晚说得是哪句?”

“都是开玩笑的,不必在意。”

“呵呵……”

…………

真的无需在意!

月亮高高,已是深夜。叶珩躺在床上不断地摸着肚子。

他饿了。

之前的一晚白粥消化的很快。他把衣服穿好,摸索着去厨房。

客栈里,黑乎乎的一片。武侠人物自带的夜视叶珩也有,因此没出现摔跤、迷路等情况。

厨房里意外着亮着火,店小二正在里面忙活。

“这么晚了,你还在啊?”

小二一回头就见今日的那位姑娘,他一甩白布,擦了擦桌子:“姑娘,请坐。”

叶珩仅用了一秒钟纠结了下这个称呼,他没说什么利落地坐下:“我有些饿了,来看看有什么吃的没有!”

小二拍了拍手略有些羞涩道:“有是有,怕姑娘嫌弃。大厨早就睡了,这锅面是小的煮的。”

穿越在外,哪顾得了。叶珩道:“没事,随便吃点就好。”他一说完,就见小二在锅里添了一把面。

“要多少钱?”

“啊……不用不用!”

古人都这么淳朴?!按理说,处于下班时间(叶珩以为下班了,毕竟半夜了),小二给他下面应该是另加钱的。

小二把面用干净的碗盛出,上面撒了葱花。

“花公子说了,姑娘的费用全算他账上。”

原来不是免费服务……叶珩略心塞,食不知味了。

“花公子……是不是很富裕啊?”叶珩问道。他也是看过古装片的人,加上问水的知识加成,他十分确定以及肯定,他今日住得少女气息满满的房间绝不便宜。

小二瞪大眼,突然站起来道:“那是自然。花公子可是江南首富花老爷的七公子,姑娘不知道吗?!”

江南……首富!

南方随便一个小城市的首富都不得了,居然是江南的首富!

富得流油啊!

不过从花满楼的言行举止真是看不出他是个富二代。

忆起现代的各种权二代、富二代、官二代,大部分连古人都不如啊。

光是那份淡定、优雅的气质,就非常人可比。

叶珩吃着面。陷入了深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