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总裁正文

[K]S4情报课日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5:38:20
[K]S4情报课日记
[K]S4情报课日记
作者:Cithyai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三分室工作了一年的近江缘叶某一天收到调令,要自己收拾包袱到第四分室情报课去报道。话说,这个第四分室到底是干嘛的啊……缘叶表示,既然这里工资比以前高,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留下来吧。一个月之后——对不起,请让我回去。------------------------------------------------------------------------------------------①□□□□□□,我不知道什么叫剧情!!②男主猴哥,1V1,无男二③女主除了电脑水平很高之外无

叶曦微盘算了一会儿,即便她没有武功,但以她的力气,趁着夜深人静把牢房破开绝非难事,甚至她还可以扛着一桶狗血,去泼到那狗屁倒灶的知县门前去。

想到这里,叶曦微底气十足,准备再探一探牢中的情况,算作是给开封府的投名状:“这里的其他人,也和你一样吗?”

妇人不答反问道:“姑娘难道有罪?”

叶曦微没说话。以她自己看来,她非但无罪,反而有功,官府实在该给她敲锣打鼓的送块匾才是。

妇人凄笑一声:“现在的平城监牢,哪里还有有罪之人?”

叶曦微叹了口气,决定今天晚上就把这监牢给掀了去。

“不知姑娘是因何进来的?”妇人抹了一把眼泪,看着叶曦微问,“难道,也是因为有人欲强抢民女,姑娘不从?”

叶曦微失笑:“谁敢抢我啊?”又不是嫌自己太干净了,想往身上泼点血。

妇人看了看叶曦微的脸,道:“姑娘太妄自菲薄了。”

叶曦微失笑,也没继续解释自己不会被抢的原因是因为太彪悍,只让这妇人就误会着。

“你想出去吗?”

妇人一愣:“当然想,我的父母公婆,都还在外等候,还有我那年幼的儿子……”说着,妇人的眼泪刷的滚落下来。

在这监狱之中,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却又是最能引人心绪的。几个和她们监牢近的女囚徒很快也被感染,隐隐啜泣起来,而这些人的哭声,又感染到了其他人,哭声逐渐不绝于耳。

看管的三个女狱卒闻得动静,很快前来镇压。

但别的情绪都还好说,这哭泣并不是人想停便可以停下的,狱卒吼得越凶,这些哭泣之声便越大。

最后牢头火了,解下腰带上的钥匙,准备进牢房抓一个犯人来杀鸡儆猴,便听得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五爷走过这么多地方,还是头一次见这种犯人集体痛哭的场景呢!”

叶曦微眼睛一亮。

白玉堂!她果然没料错,这家伙就是一只耗子,闻着味儿就能找来!

白玉堂既然已经出声,便没有再隐藏身形的意思。他一身白衣于黑暗之中走出来的时候,让整个监牢的哭声都停了一下。

……毕竟,大家都是女人,都有着一颗爱美之心,看到白玉堂这样走来,欣赏那么一会儿也是正常的。

叶曦微一边抹着不知道有没有流出来的口水,一边给自己的行为找借口。

白玉堂对此习以为常,并且在这三个狱卒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飞速点了她们的穴道,并且成功接手了监狱钥匙。

“想出来吗?”白玉堂一边笑,一边将钥匙环套在食指上转动。

叶曦微看了看周围:“你和我说话?”

白玉堂挑眉,带了点促狭的感觉:“那不然我还认识这里别的人吗?狗血女侠?”

叶曦微:“……”妈的,看来这个LOW到不行的称谓,她拒绝承认!

在白玉堂看来,以叶曦微的能力,从这个牢里出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她才会在自己房中留下线索,等自己来救。于是白玉堂也不客气的准备趁这个机会让叶曦微对自己低个头,否则自己那两盆狗血,不是白淋了?

但叶曦微丝毫不慌,冲着白玉堂一笑:“你真以为,我需要钥匙才能出去吗?”

白玉堂:“……”他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接下来,只见叶曦微缓缓伸出右手。她的手细腻修长,完全不像是做过重活的,甚至不像是一个习武之人的手。

但就是这一只手,轻松的将两根铁栏掰弯,露出了一个足以容一个成年瘦削的女子穿过。

不巧,叶曦微就是这么一个女子,于是她很轻松的走了出来,还冲白玉堂打了个招呼:“哟!”

白玉堂:“……”他惊讶的上前握了握那铁栏。

此地知县官吏不怎么样,但牢房却并不算偷工减料,做的极为严实牢固,即便是他,破开这牢狱容易,但却也不可能有叶曦微这般举重若轻。

再看向叶曦微的时候,白玉堂的眼神中就有了几分凝重。

叶曦微得意的冲白玉堂挥挥手:“怎么样?”

方才的轻松写意尽去,此时的叶曦微看上去,还带了点天真的稚气,像是在邀功一般。

白玉堂:“……很厉害。”他这话是发自真心的,为着叶曦微那把子天生神力。

不过他现在并非是以前那个快意江湖的普通江湖侠客了,他现在还有一重身份,乃是同展昭同级的御前四品带刀护卫,是开封府的一份子,去来随心,万事随意已经是以前的事了,现在他还要考虑,做事是否违反了律法。

而现在叶曦微的举动,毫无疑问是逃狱了。

叶曦微却抢先在白玉堂面前说:“我知道你是谁。”

白玉堂:“……哦?”

叶曦微弯着眼睛,道:“自称是‘五爷’、一身白衣、佩剑画影、武功高强……天下符合这些条件的,有几人呢?”

白玉堂扬起了下巴。

叶曦微想了想自己还有一次狗血要泼,于是又加了一句:“而且还这么帅。”

白玉堂这下尾巴彻底翘起来了,面容虽然还端着几分严肃,眼神里的飞扬跳脱和语气中的欢快明媚却出卖了他:“五爷的名确实响当当的,你知道也不足为奇。不过,你既然知道五爷的名字,也该知道五爷现在的所在吧?”

叶曦微点头:“当然知道。开封府,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白玉堂道:“你既然知道,那你在五爷面前越狱……”

叶曦微指了指他手上的钥匙和身后被定在原地的三个狱卒:“五爷不同样也犯了律法吗?你觉得包大人知道,是会先揍你一顿,还是先判了我?”

白玉堂:“……”这小丫头,还挺伶牙俐齿的。

叶曦微道:“而且,我有没有犯罪,难道白五爷不清楚吗?”

白玉堂再次沉默。叶曦微的行为虽然看起来荒谬了一点,但以平城的情况而言,无疑已经是非常好的方法了,既没有伤了人命,又让那些人投鼠忌器,最多就是清洁的时候麻烦了些,但那些被叶曦微帮过的人,都很愿意帮她收拾这点不是残局的残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