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悬疑正文

大明之万国朝拜扶好我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6:30:39
大明之万国朝拜
大明之万国朝拜
作者:大杀八方
来源:飞卢小说网
替身?老子可不是替身!皇帝小儿放心吧,你的后宫交给我了!你的江山也是我的!后金?老子让你连女真都做不成!美洲大陆是朕的!哥伦布,一边玩去!全世界都是朕的,万国朝拜!(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决赛的日子说快也不快的到了。

节目组给每个女孩都派了至少三个演出,让大家在最后的时间里也抽不出时间去感受离别的伤感。

张子原之前跳的几场舞蹈,全都是可爱卖萌的,就连后来自己特意想酷选了头盔被分到和肖年老师一组,也选上了个洗脑神曲。

决赛的个人舞台,子原给自己准备的舞蹈,是贼酷贼酷的那种。

她的个人排名一直在十一十二名徘徊。

刚刚好卡在了最吊人胃口的位置,有可能会出道,有可能会落选。

说不想出道是假的,张子原很爱舞台。两年前的冠军之后,很多承诺说着说着就成了泡影,为了不让自己闲着,她找了很多的伴舞工作。

因为可以在舞台上,因为可以跳舞。

有时候她边跳还边开心地拍自己:“你看看你,拿了冠军就是不一样,现在伴舞都是中间的位置,真开心。”

当然,她只有扫过歌唱者时顺便包含进她的镜头,和节目开始前,演职员表里面伴舞后小小一串名字。

比主角们小了两个字号,不睁大眼睛,都发现不了那里还有字。

*****

决赛是直播,晚上八点开始。

但子原连中午饭都没吃,也不是吃不下,就是怕妆蹭掉了,还要麻烦化妆师姐姐补妆。

肖年在彩排开始之后的两分钟才匆匆赶到现场,所以没有寒暄,也没有欢呼的欢迎,女孩们已经在后台紧绷着等待了。

从刚刚开始的101个,到如今的20个,站在后台,都觉得地方大了不少。

温云和文先生早早的来到了后台,子原羡慕巴巴地看着他们吃刚刚顺便从肯德基里买的全家桶,还顺便骂他们:“你们太恶毒了。”

文先生拍拍子原的头,笑她:“等结束了,单独给你买个桶。”

温云啃着油滋滋,冒着肉香味的鸡腿对文先生晃晃头:“那不行,张子原她真的能吃掉一整个桶,尤其这崽子午饭就没吃。”

文先生听了,佯装严肃地教训子原:“那不行,你当不当女艺人了?”

子原原来想说她从小练舞肌肉多不怕胖,转念一想,突然来了一句:“说不定当不了呢不是。”

让三个人的氛围一瞬间变得有点难过。

文先生又揉了揉子原的头,揉到她都开始叫嚷:“你把我发型搞乱了你要帮我找造型师重新烫头。”才放手。

她们又闲扯了几句之后,文先生和温云要去观众席就坐了。

他们一个作为参赛者,一个作为参赛者经纪公司的老板,节目组都特意安排了独特的坐席。彩排的时候也算是要排练的一部分。

张子原的舞蹈solo被安排在舞蹈组十个人里的第九个,她穿了一套宽宽松松的卫衣运动裤装备,不跳舞的时候显得整个人都是软软糯糯可爱绵绵的。

尤其配上她包子一样圆圆白白的小脸,和无辜巴巴的豆豆眼。

等前面那个女生快要跳完的时候,子原从舞台末端沉静地走了上来。

肖年本来还在转机的疲惫里没有缓过神来,突然后面温云一声雄浑的“张子原”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看见子原开始做准备动作,音乐响起,舞台便炸了。

很多人都不知道张子原原来跳街舞那么有力道有平衡感,他们只是在平时觉得这个女孩子很有天赋,学得快动作又恰到好处,表情感染力特别强。

他们今天才知道,张子原是个舞者,跳高难度舞蹈也可以完全掌控,一下炸翻全场的那种舞者。

肖年从来不吝啬给跳舞的子原目光,甚至开始随着她的舞蹈做相关的动作。

一整场舞蹈组的舞蹈,她真的足够亮眼。

他偷摸摸拿了手机出来,又给张子原买了几票。

“真是希望她能出道啊。”

肖年心里默默祈祷。

等到晚上正式直播的时候,整个演播厅都很喧闹。肖年不喜欢人多的场合,在他的身边,张清绷着脸比参赛的选手还要紧张,李哲训在安静地等待。

和女孩们一起待了这么久,说没有偏心,那都是骗人的。

总有那么几个名字,就连他们也在默默祈祷最终能有所光亮。

张子原还是下午那套卫衣,一套搭起来显得特别小女孩。但肖年想到她之后的舞蹈,不禁开始抿嘴笑起来:“圆圆真的是一跳舞就变了个人。”

肖年已经开始和女孩们喊她同一个外号了。

台下面粉丝的应援声逐渐变大,肖年看着舞台上发光着跳舞的小女孩,也跟着大喊:

“张子原!”

他感觉他们的灵魂在碰撞,他仿佛看到了跳舞时的自己。

还有张子原想要出道的决心。

肖年突然很责怪自己,还没有红到能够保护别人,能够随便一句话就能将别人提点起来的境地。

他还是个小心翼翼,被公司掌控的小男生。

不然他觉得自己能斩钉截铁的在张子原决赛前让她放手一搏,告诉她就算失败了,也只是成为了一个节目的输家,他肖年可以给她资源,可以让她不用再去伴舞。

告诉她,投票进入前十一出道,不是张子原的救命稻草。

肖年的眼泪瞬间崩溃了下来。

他自己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几年没哭过了。

下面肖年的粉丝注意到自己偶像的状态,在疯狂的“张子原”的应援声中,混了几句“肖年不哭!哥哥不哭!”。

肖年记得,张清在声乐课上拉张子原唱歌,就是旁边女孩的一句“不哭”,让她泪水决了堤。

肖年抬头把眼泪憋了回去,却觉得心里还在流水。

*****

等所有节目表演完之后,主持人宣布,后台关闭了投票通道。

十一名的名单已经拿在他的手里。

“宣布的时间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吧。”张子原后来回忆起当时在台上紧张的自己,笑说。

明明已经入夏,换了节目组统一粉色制服小短裙的子原,还是觉着很浓重的凉意从脚底下发散上来。

她露在外面的腿,已经有了点淡淡的青紫色,不知是被冷得没有血色,还是紧张得没有血色。

第十名,不是自己。子原鼓掌,笑着拥抱出道的女孩。

第九名,不是自己。子原笑得更灿烂了,又是拥抱。

再往前,子原的脑壳已经完全放空,只有台下粉丝看到,她笑得愈发灿烂,灿烂得让人心疼。

温云知道为什么,张子原会笑。

因为总是哭,被网友骂也是,惹粉丝心疼也是,张子原不想自己的泪水影响别人的情绪。所以每次鼻子发酸的时候,她就会逼自己笑,笑得越灿烂越好。

等第一名宣布完成,主持人又回到了第十一的位置。

真的是世界级的煎熬,子原抱着一点点幻想,祈祷。

“她,舞蹈很好。”

“她,又爱哭又爱笑。”

“她,算是队伍里的开心果。”

下面的应援声越来越大,形容词也和自己越来越像,张子原却觉得自己已经凉透了:要是不是自己,那些台下为自己呐喊的大家,是不是就没有机会再在舞台上碰见自己了?

主持人公布的声音越来越慢,终于,他吐出了三个字:

“周——米——笑!”

还在灿烂微笑的女孩张子原脸上,终于有一颗眼泪从眼睛里蹦跳出来,滑着面颊碎到了地上。

“啊,好饿,好想吃全家桶啊。”子原想。

再往后,所有的狂欢都已经和子原没了关系。她机械化地抱每一个女孩,接受安慰,还听见粉丝的哭喊,在喜庆的氛围里格外扎她的心。

她们哭着说:“对不起!圆圆!”

子原在最后女孩们合完照之后,就和温云打招呼说想回房间睡觉。温云应好,告诉她庆功宴有她和文先生应付着好。

张清老师在人群里面使劲拨拉着找到子原,在她离开之前狠狠的抱了自己疼爱的那个女孩,她说:“别怕,子原,你是有人喜欢的,要自信,要一直自信。”

肖年跟着张清也混到了张子原的身边,张清搂搂抱抱亲亲完怀里那个小女孩,开始往练习生女孩堆里走。

肖年看见张子原还在笑,有点难受,他也要应着流程跟张清去和一个个女孩们道别,所以就拍拍肩,留了一句“加油”。

*****

庆功宴,肖年被经纪人逼着去维持本就该维持的人际关系。

他被灌了几杯酒,谈不上醉,就是觉得还是活在梦里。

等敬到张子原她公司,才发现自己心不在焉的感觉是什么:张子原没来庆功宴。

肖年突然全身难受起来:舞蹈最好的女孩没有出道让他觉得跳舞是不是没有那么重要。

等全都应酬完,肖年向经纪人告了假,说自己胃疼。

经纪人看他那副死人脸,也知道自己家崽子不喜欢和人类接触,就批准了先让他回去休息。

“你记得后天要回剧组,明天给你一天休息的时间。还有,还是我之前那句话,这个节目已经结束了,结束的节目里的人啊事啊,都不必要成为你的后遗症。谁出道了,谁落选了,都和你无关。”经纪人放肖年走之前又把话叮嘱了一遍。

肖年应好,抄小路回酒店。

那条小路还是张子原告诉他的,躲粉丝特别好用。

当他爬上建筑间的小围墙刚想往下跳的时候,看见了下面靠着墙角侧坐着的张子原。

百褶裙散在她的大腿根部,而晾在外面的地方,是一整片的淤青。

“张子原,你坐地上干嘛。”肖年小心翼翼从墙上翻下来,生怕踩到下面那只弱小猫咪似的女孩。

子原听见声音慢慢扭头,看见肖年顶了一张惊吓的帅脸。他从来没有这么惊慌失措过。

“肖年老师,你没去庆功宴啊?”子原看上去像是已经整理好了情绪。

“去了,已经回来了。”肖年答,“所以你现在坐在这里干嘛。”

“我刚刚翻墙忘记自己还穿着高跟鞋,从上面翻下来了,腿有点没知觉,想等它缓一下再走。”子原挠挠头,觉得自己挺丢脸。

“或者,你愿意扶我一下吗?”她又转念想想,闪闪泪光看肖年,“我今天晚上都这么惨了……”

话说到一半,肖年就一个俯身,把张子原公主抱了起来。

留女孩一整个都停留在惊吓的状态。

“你走路回去怕是整条腿要肿,你要是打算今天没出道就从此退隐江湖不再跳舞的话,我放你下来。”肖年语气有点凶,一下堵住了想要自己走路的张子原的嘴。

“扶好我。”肖年见怀里有些惊慌的女孩慢慢安静下来,语气也柔和了下去,“你一定还能跳舞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