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穿越正文

开奖在线阅读第六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23:27:35
开奖
开奖
作者:祈祷君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人都知道仇复中奖中了五个亿,只有仇复自己知道:——他没有。这是一个穷逼如何深藏身(没)与(有)名(钱)的故事。作者已经完结的古言:穿越成国公府老太君:《老身聊发少年狂》穿越成卸甲归田的女英雄花木兰:《木兰无长兄》围观能见到玩家的苦逼NPC君王:《寡人无疾》穿越成梁祝中的大反派马文才:《人人都爱马文才》现言:看重返职场如何逆袭打脸:《开盘》本文将于2019年3月1日晚上7点入V,届时三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谢谢微博“日更的祈祷君”:

贺延骁站在门口,尴尬地摸摸鼻子。

莫凝渊已经睡了,自己还溜进他的房间,想想实在是变态。

但他心里满是疑问,实在是忍不了一个晚了,纠结了几秒,贺延骁轻轻地推开了门。

皎洁的月光透过透明的窗纱照进来,照亮了莫凝渊的半边睡颜,微乱毛绒绒的金色的头发贴在脸侧,衬得皮肤更加洁白,莫凝渊蜷缩着,被子盖在他腰间,衬衣下摆上翻,能够看到一截窄腰。

贺延骁脸色一黑,见状就要出去,但大脑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停下脚步,被自己荒唐的逗笑了。

莫凝渊蜷成一团,可能是因为他冷。

可是他冷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

贺延骁走过去,帮莫凝渊拉了拉被子。

莫凝渊无意识地蹭了一下被子,原本微蹙的眉心松开了。

贺延骁站在床边看着他。

莫凝渊的长相跟记忆中的那人完全不同,行事做派也有些相似,但是拙劣的相似。

纪霆也喜欢撩拨人,但人不轻浮,有些东西是骨子里透出来的,而莫凝渊像是刻意表现出来,就像是在模仿谁一样。

贺延骁想到这,自嘲地笑了笑,那人已经死了,他就因为一碗面,就在这胡思乱想。

纪霆是帝国上将,唯一一个精神力达到sss级别的alpha,莫凝渊只是一个omega。

纪霆的影响力太大,特别是他成为帝国英雄之后,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模仿,越是底层,模仿的人越多。

但莫凝渊到底是因为崇拜模仿,还是不怀好意呢?

如果是不怀好意,那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还喜欢着纪霆呢?

明明只有他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这一点,连程磬都不知道,莫凝渊是从哪得来的消息?

贺延骁的目光渐渐冷下来,不带一丝温度地看着莫凝渊。

可心里有个想法的存在感越发强烈。

万一莫凝渊就是那个人呢?

贺延骁承认他这是在自欺欺人,可他像是抓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抓着这个想法,他贪恋地看着莫凝渊的脸,从细节上找相似的地方。

莫凝渊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不舒服地哼了一声,翻了个身背对着贺延骁。

修长纤细的脖颈暴露在贺延骁眼底。

他想起莫凝渊主动撩起头发时的样子,纪霆虽然没个正行,又爱挑逗人,但不会做出这么没有下限的事情。

贺延骁闭了闭眼,心想,别自欺欺人了,这两个根本就不一样,那人怎么可能会再活过来。

******

“他还没下来吗?”贺延骁坐在餐桌旁,一遍一遍地看时间,见快到中午了,蹙眉说道:“现在都快中午了,他竟然还没醒?!”

老管家乐呵呵的,“元帅,先生他许是昨天晚上睡得晚,再说了先生是omega。睡得时间长也是正常的。”

omega这种生物脆弱又娇嫩,精神力和体能都比不上alpha。

贺延骁周身的气压有些低,“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到中午了还没起床。”

他看向站在旁边的一个女佣,“你去把他叫下来。”

女佣刚要动,老管家插话道:“元帅,还是您亲自去叫先生吧,我想先生也更希望看见您。”

爷爷去世后,贺延骁的亲人就只有小叔叔和老管家了,他见老管家虽然笑着,但态度不容质疑,贺延骁便认命地站起身来,走上楼去,敲了敲莫凝渊的门。

敲了几下都没有得到回应,贺延骁耐着性子等了一会,实在忍不住才凑过去听里面有什么声音,听了一会,贺延骁发现一点声音都没有。

莫凝渊在里面干嘛?

难道出事了?

他纠结了一秒,最终选择直接推开门,他手放在门上,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贺延骁:“……”

莫凝渊抬眼看着那只跟自己额头就只有几毫米的大手,憋着笑说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贺延骁黑着脸收回手,有些恼怒说道:“我来叫你下去吃早饭。”

他可以咬重了“早饭”两个字,借此表达对莫凝渊晚起的不满。

莫凝渊自然是察觉到了,他笑笑说道:“我昨天睡晚了,早上就没起来,刚去洗了个澡,现在就准备下去。”

听到莫凝渊的话,贺延骁的目光才转移到了莫凝渊身上。

他刚洗完澡,周身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头发不停地往下滴水,水滴连续不断地落在衬衣上,肩头和前胸的衬衣都湿透了,半透明的衬衣贴在身上,能看出来莫凝渊根本就没擦过头发。

衬衣的前两个扣子还没有扣上,从上看能清楚地看到精致的锁骨。

“你……”贺延骁顿了一下,盯着地面,黑着脸说道,“你去把头发擦干了,换件衣服再出来。”

莫凝渊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在看看有些恼怒的贺延骁,憋不住笑出了声。

看来他判断错了,当年那个小alpha不是变得不可爱了,而是从小可爱变成大可爱了。

感情上还是喜欢走直球,还是会害羞,只是害羞的表现变了一些。

莫凝渊又想起醒来后,烛龙跟他说昨天晚上贺延骁偷看他睡觉的事情,瞬间起了逗逗贺延骁的心思。

他手臂靠在门框上,故意说道:“我觉得我这样就挺好,我为什么要去换衣服啊?”

贺延骁羞恼地瞪了一眼莫凝渊,表情没有变化,但耳尖不争气的红了,他生硬地说道:“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莫凝渊逗他,“要不你告诉我,嗯?”

贺延骁整个人僵硬成了一块铁板,硬气也极为生硬:“你回屋反省,关禁闭一天!”

贺延骁带过兵,下意识把莫凝渊当成了自己手底下的士兵,等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脸都黑得不能看了,

莫凝渊憋着笑,靠在门框上抱着手臂说道:“我可不是你手底下的兵,你可不能体罚我。”

看着快要七窍生烟的贺延骁,莫凝渊故意添了把火,“说实话,你发脾气的样子挺帅的。”

贺延骁:“!!!!”

他僵硬地转过身,一句话不说,大步走开了。

等看不见贺延骁了,莫凝渊笑笑说道:“我刚才是不是太过分了?”

化作一个耳钉的烛龙答道:“是的,先生,元帅都被你气跑了。”

莫凝渊摊摊手,“这不怪我,谁让他和以前一样单纯,一样好逗呢?”

“以前?”烛龙问道,“先生您以前就认识贺延骁元帅了吗?”

莫凝渊顿了一下,云淡风轻的说道:“没有,是你听错了。”

烛龙:“……”

贺延骁一口气跑到楼下,才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他僵硬地转过身,看到莫凝渊已经不在门口了,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

他顺了口气,又下了两趟台阶,突然停住了脚步。

刚才太过恼怒没有注意到一个问题,刚才莫凝渊给他的感觉挺像那个人。

那个人也喜欢这般逗自己。

昨晚那个荒唐的念头再次出现他在脑海里,他抬头看向莫凝渊紧闭的房门,目光逐渐变暗。

******

莫凝渊下楼的时候,看到贺延骁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男人穿着黑色的军装,紧绷的肌肉隐藏的黑色布料下,尽管没有开口,但存在感极强,无声地吸引着人的目光。

莫凝渊不动了,就站在楼梯上,托腮看着贺延骁。

贺延骁的警觉性极高,莫凝渊刚刚下来他就察觉到了,等意识到莫凝渊在盯着自己看后,贺延骁脸都黑了,喝了一口咖啡,假装莫凝渊不存在。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你还要看多久?”贺延骁最先挺不住了,他抬头看向莫凝渊,脸色不怎么好看。

莫凝渊带笑走过来,坐在贺延骁身边,神情非常随意,“谁让你长得太好了,我一不小心看入了迷,不好意思啊。”

这么说着,语气却没有一点道歉的意味。

贺延骁察觉到了,他重重地地放下杯子,杯子底和桌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这一声在安静的客厅中,极为明显。

莫凝渊转头看向贺延骁,半晌没说话,平静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来他的心情。

贺延骁心里没底,他刚才是不是太凶了,莫凝渊说到底是个omega,还是个刚成年的omega,自己比他大那么多岁,应该让他一些。

贺延骁刚要说些软话,就听见莫凝渊语气轻佻地说道,“害羞了?”

说着,他伸出手趁贺延骁不注意,捏了一下他的脸,笑笑说道:“脸皮不薄啊,怎么这么容易害羞?”

贺延骁的目光冷下来,拍开莫凝渊的手,冷冷地说道:“你离我远点。”

莫凝渊见自己又把人惹恼了,非常满意。

按这个趋势,贺延骁不用多久,就会彻底厌烦他的。

他决定再加点火候。

莫凝渊举起手,手腕上有一道红痕,“你看看,我手腕都要断了。”

莫凝渊皮肤白,手背上的红色印记格外明显,贺延骁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道歉。

他控制不住地想起那天抱住莫凝渊时的手感,再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omega不是豆腐做的,就是布丁做的。

贺延骁僵硬地说道,“没断,只是红了。”

莫凝渊笑笑,“红了,四舍五入就是断了。”

贺延骁;“……”

“你上哪学的这一套。”贺延骁太阳穴处的血管直跳,“是不是在你工作的酒吧学的?”

想起贺延骁看到自己露出脖颈时厌烦的表情,莫凝渊勾了勾嘴唇:“怎么,你这么介意啊,都给你说了我还没有被人标记过,不信你闻闻?”

说罢他又要撩起头发来,给贺延骁闻他的后颈。

贺延骁面色可怕,他伸出一只手,扣住了莫凝渊的两只手腕,他的手掌宽大,莫凝渊手腕纤细,一只手就能抓过来。

莫凝渊低头看着扣住自己手腕的那只大手,手心的温度有些热,他眨眨眼,软软地说道:“你轻点,我疼。”

贺延骁意味不明地看着他,恼羞成怒地另一只捂住了莫凝渊的嘴巴。

世界终于清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