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奇幻正文

至尊少年王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22:33:37
至尊少年王
至尊少年王
作者:萝卜头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灵种,没有修真前途?注定是废物一个?那我就把你们所谓的天才狠狠的踩在脚下;没后台,没有修炼资源?注定修途碌碌无为?我非要一人一棍,把你们所谓的大家族强宗门搅个天翻地覆。千辛万险也挡不住要变强的心,且看主角石天穹如何在这无情的修真世界里,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一步步崛起..新书需要呵护,给位兄弟姐妹收藏,打赏,鲜花砸起来,萝卜头谢谢啦!!小说交流:至尊少年王**欢迎各位加进来!!!(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他纵身一跃,窜上墙头,来了个越墙而进。院内千年古树百株,分在不同殿宇周围,依次搜查而去,经过天王殿、钟鼓楼、五花殿、千佛殿、般若殿、御书阁。殿阁均建在高大的石基之上,其面阔七间,进深四间,单檐庑殿顶,举折平缓,出檐深远;檐下置疏朗宏大的斗拱,木棱彩绘华丽,檐角长伸高耸,有展翅欲飞之势;前檐下立有八根石柱,柱础皆雕刻有龙、凤、花、叶、水波及莲瓣、宝装荷花等纹样,雕工精美。

最后,来到了一个更大的殿门前,轻轻立于古树上;从殿内发出昏黄灯光,隐约看到殿门上的匾额‘大雄宝殿’,三进式院落,两侧配以殿庑、禅房和花园,四周有壁画。轻身来到殿顶轻揭一瓦,中祀佛像头顶有螺形肉髻,体态雍容,眉骨高凸,目光凝重;三尊佛像皆结跏跌坐,仪容端庄,衣纹流畅,两侧立十八罗汉,可谓是栩栩如生,呼之欲动。

突然,大殿门缓缓打开,传出一句:“施主既然来了,为何不下来一叙!”。刘川枫大惊,此人好强的听力,他见无法再避,就轻轻的落到门口。往殿内走去,走进大门随手关上,在大殿左侧,一张蒲团上面,发现一个少年,双眼紧闭蜷腿端坐。

“不想,你听力如此通玄,实在是我太过大意了,”刘川枫不好意思的悠悠说道。

少年站起转身,也是一惊,合什开口道:“施主也年纪轻轻,竟有如此本领,的确出人意料;如果不是你揭瓦之声,我实难察觉。”

刘川枫解释道:“本想找个过宿之处,不想却打扰了你的静修,实在是抱歉!”

少年嘿嘿一笑,道:“不是如此吧,我们寺庙殿宇多间,前面几座都已休息,你却偏偏不进,勘查到这里来,想是有不可告人之处。”

刘川枫笑道:“实不相瞒,江湖路险,我又是初次路过此山,人生地不熟,所以先查看一番,再向主人借宿,比较稳妥。”

少年领他走向大殿右侧一禅房,边走边说道:“原来是这样啊;你路过的这座山,名曰‘泰山’,在很久很久以前,世界初成,天地刚分,有一个叫盘古的人生长在天地之间,天空每日升高一丈,大地每日厚一丈,盘古也每日长高一丈。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就这样顶天立地生活着。经过了漫长的一万八千年,天极高,地极厚,盘古也长得极高,他呼吸的气化作了风,他呼吸的声音化作了雷鸣,他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闪出道道蓝光,这就是闪电,他高兴时天空就变得艳阳晴和,他生气时天空就变得阴雨连绵。后来盘古慢慢地衰老了,最后终于溘然长逝。刹那间巨人倒地,他的头变成了泰山,腹变成了嵩山,左臂变成了衡山,右臂变成了恒山,两脚变成了华山,眼睛变成了日月,毛发变成了草木,汗水变成了江河。这个传说,我也是听山边村庄里老人所言,听听而已不作数的噢!今晚你就在我屋里休息,我这禅房有两张床,你睡左我睡右,安心休息吧!”。

刘川枫赶忙道谢,道:“多谢多谢!”。说完,坐到床边,取下头上斗笠,挂于床头,脱下衣衫放于床边,平静的躺下。

当黎明时分,旭日发出的第一缕曙光射在窗上,刘川枫翻身坐起,穿上衣衫戴上斗笠,走出禅房;举目远眺东方,一线晨曦,使东方天幕由漆黑灰暗变成淡黄,又由淡黄变成橘红,直至耀眼的金黄,喷射出万道霞光;而天空的云朵,红紫交辉,瞬息万变,漫天彩霞与茫茫云海融为一体,变幻出千万种多姿多彩的画面,令人叹为观止;须臾间,金光四射,群峰尽染,好一派壮观而神奇的泰山日出奇观。

“你醒啦,这里日出气象万千,美妙异常,我每天都会早起观赏,”少年开心的说道。

刘川枫夸赞的说道:“的确如此,太美妙了”。

少年边走边招呼,道:“施主,随我到斋堂用点素膳吧!“

刘川枫合什谢道:“多谢赐斋”。

就在这时,一个和尚冲冲而来,都顾不得少年身边有人;合什行礼后急急道:“不好了,老丈的孙子,这次反复的厉害,怕是不行了,你快去看看,我把他安排在左边禅房了。”

少年沉着地对赶来的和尚,训斥道:“灵觉,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然后回身抱歉的向刘川枫,说道:“施主对不住了,只能让灵觉陪你用素膳了”。

刘川枫急忙说道:“不必了,我不饿,救人要紧”。

一行三人,急匆匆的赶往左边禅房;就在这时,只听禅室里传来妇人的哭泣和老汉的叹息之声。刘川枫也知事不寻常,立即向前跑去,一到禅室门口,确见床上躺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童子,一个妇人伏在身上痛哭不已,老丈来回踱着步子搓着双手。

少年奔进急问道:“施主,施主,请让让,我来查看一下”。

一听声音,老夫妇都猛回头,看到少年时,哭声更大;边哭边叫道:“小长老,小长老,我儿子媳妇已经没了,牛娃这次怕也是逃不过了,今后叫我怎么办啊,天呀……”说着又大哭。

这时刘川枫和灵觉也不请自入,灵觉急急问把脉的少年,道:“咋样,这次好像严重很多!”

刘川枫向老丈问道:“这种情况有多久了?”

老丈疑惑的望着他,还是答到“已有十多天了,几次反复发作,都被小长老用草药压下去,这次比之前的更重了。”

妇人擦了眼泪,咽声道:“我牛娃也像是中了妖气,跟他爹娘一样,全身发黑,已经快没有气了!”

刘川枫这时没有什么礼数可讲,拉开床边少年,俯身察看;匆匆地从身上,取出一个羊脂玉瓶,拔出红布塞,倒出一一颗绿色丹药,清香扑鼻、晶莹碧绿;捏开小童的嘴放了进去,丹药入口生津,缓缓流进小童体内,合上其口后,运气在其喉咙到腹部上下游走。

众人见状,化悲为惊,均呆立一动不动。

“老太婆”老丈扶着她轻声安慰,道:“你别着急,这位孩子既然施救,想来我们牛娃还有希望”。

老妇人闻言稍显心安,果然仅有片刻功夫,小童慢慢的睁开眼,吐出一些紫黑色血,身上的黑气跟着慢慢消退,药王谷千年药树,炼制出来的丹药,确实是非同凡响啊!

刘川枫擦拭着额头的汗,看着地上的紫黑色血,对老夫妇说道:“总算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了,我如再来迟一点点,这孩子就没得救了;此子身中的是巨蟒之毒,之前虽用草药压制,但终究难以驱除,时间拖的越久,毒已攻了心脉,今我用‘百毒丹’,帮其清掉体内之毒,以后你们要多加看管,不可再掉以轻心了!”

老夫妇听闻此言,双双扑通一声,跪到刘川枫身前,哭着说道:“少侠大恩大德,小老儿夫妇没齿难忘,请受我等一拜”。

少年和灵觉也说道:“阿弥陀佛,施主真是功德无量,佛主保佑..........”。

此时床上小童,慢慢的坐起,全身黑色尽数褪去,差不多已与常人无异,众人满脸诧异,呆呆的看着刘川枫。

刘川枫赶忙扶起老夫妇,解释道:“老人家不必如此!此子身体无其它隐疾,只是中了巨蟒之毒而已,毒解后自然跟常人无二致,只是身体略显虚弱,回去后还需安心静养数月。”

老夫妇抱起床上小童,千恩万谢的跟他们三位道别。

送别三人后,灵觉和少年领着刘川枫往斋堂而去。

“施主,你咋知道他是中的蛇毒,毒已攻心?”少年不解的问。

刘川枫解释道:“我观其全身紫黑,气若游丝,必是心脉被侵;闻其吐出黑血,其味腥臭,判断为蛇毒;他全身未受伤害,远远闻到气味就已中毒,证明此蛇毒性极强,绝非普通小蛇,想来其状极为巨大”。

灵觉和少年佩服的说道:“施主,真是心细如发,救人于危难,真乃菩萨心肠啊!”

刘川枫笑道:“不敢当!不敢当!遇到危急之事,当伸援手,你等不也是吗?如果不是你们草药压制,他也无法熬到今天,何来我救他,你等亦是功德无量啊”。

三人来到斋堂,灵觉赶忙去里面,取出三副碗筷,整齐摆放桌上;然后端着素斋桶来到,缓缓的给三碗盛满,招呼二人坐下用斋。

刘川枫取下斗笠,放于斋桌旁凳上,轻轻坐下用斋。问道:“二位能否跟我说下,这小童中毒经过啊?”

少年与灵觉对望了一眼,灵觉开口说道:“前几天早上,我又为寺里下山,去集市采买一些生活必须之物。路过山脚下的村子时,见到茅屋旁的老丈,得知他的孙儿不知跑哪去了,可把他着急坏了;我答应去集市采买时,帮他留心和寻找。我到泰山商店采买完,就帮他打听孙子的事;我问了路边铁匠、裁缝、算命、摆摊.....,可一无所获;正当失望之时,遇到了泰山酒馆门口的店小二,得知在山的东南边深林里有巨蛇出没,时常伤害路过的人。我得到这个消息,就赶到山脚告诉了老丈,后来我就回寺里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