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总裁正文

总裁boss:腹黑老男人审神者表示自己跪了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1 22:24:26
总裁boss:腹黑老男人
总裁boss:腹黑老男人
作者:页锦天明
来源:17K小说网
这是一个男女主角相互治愈的故事,男主性格腹黑,是一个平时不显山露水,却又在状似不经意间吃人不吐骨头的成熟老男人---沈阕。女主是一个勤奋坚韧但又有点迷糊的平凡人。且看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1v1,双宠。沈阕眯眼,眼里渗出冷光:“我是老男人?”文芝看着气势惊人的男人,弱弱道:“本来就……”周围空气骤降,某人不停往外释放冷气,好冷啊……看着男人越来越危险的目光,文芝诺诺的改了口:“本来就……很帅……嘛。”冷气没了,温度回升了。沈阕给了文芝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然后搂着文芝亲了一口,“mua,这是给你

就在总司昏迷的这段时间里,盛装的三日月已在一期一振说是护送实为监视下到达天守阁,三日月对一期说了一句话后就走入天守阁内,眼里有着对一期的嘲讽。

“一期殿,何必坚持这样,您就不怕,你的弟弟们,那些粟田口的短刀早已身陨吗?”

而听到此话的一期,仍然是尽职尽责地立在天守阁门旁,似乎对三日月的话毫无感触,但是身后不断摇晃的骨尾仍是暴露了他心里的焦躁和暴虐。

天守阁里审神者的房间门已经敞开,脸上贴着那隐去面容的白纸、身着男士和服的审神者侧躺在床卧上,和服的领子被扯开,露出一大片胸膛,一只手支撑着头,而另一只手端着装满酒的酒碟。

土御门白银,也就是审神者,看着盛装的三日月再次来到他的房间,轻轻仰头把酒碟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把酒碟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三日月于桌旁跪坐下,拿起酒壶给酒碟满上酒,随后看着土御门白银再次把酒一饮而尽,然后又加满...

土御门白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喝酒,三日月也就在一旁给他一次又一次地添酒。

“杀了我吧,三日月宗近。”不知过了多久,土御门白银看着再次满上的酒碟,叹了口气轻轻说到。

“三日月宗近,你已经猜到些什么了吧。真是恐怖啊,我以为我已经藏得够好了。”

“辉大人,就算我知道些什么,也没有要杀你的理由,我不觉得杀了您对我们有好处。”三日月也放下酒壶,直直地看着土御门白银。

“杀我的理由?噗哈哈,你是在说笑吗?三日月,我做的事情难道还不足以让你杀了我?”土御门白银讽刺的笑着,坐起来伸出手捏住三日月的下巴,上身向三日月那里前倾。

这个姿势不得不说很暧昧,三日月被下巴上的力拉得向前仰去,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织着。

“我做的事情,当然由我来承担后果,不需要任何人来为我狡辩。”

三日月正张开口要说话,土御门白银却突然反手将三日月的刀从腰间抽出,拿着那把华丽的太刀后退,并用身体里接近枯竭的灵力把三日月逼出房间。

“我不会道歉,因为我知道我的道歉不配被接受,现在的我只配赎罪。”土御门白银看着关上的房门轻喃道。

他细细地看着手中的太刀,三日月宗近是他做那些事情之后才来的,所以他没有来得及看看这把号称最美的三日月宗近,如今也算是圆满了。

双手紧握住刀柄,土御门白银闭上眼将刀刺进了自己的心脏,剧烈的疼痛感让他一阵恍惚。他的眼前又出现了那个,永远被他铭记的海滨小镇,他又想起来那年的两个小少年,那时候的那片海。

复杂的情绪、无声的叹息最终只化为一句:

『我的弟弟,祝你安好』

在土御门白银死亡的那一刻,本丸的灵力瞬间穿过本来就岌岌可危的阵法,让整个本丸暴动了起来。

门外的三日月在感受到审神者死亡的时候就露出了浅笑,随即便无力地倒在地上,口中猛吐鲜血,杀死审神者的后果开始了。

而一期也因为身体里暴动的灵力受到不小的冲击,但是这点痛苦对比起来审神者死亡的这件事情,对一期来说简直微不足道。

没有找到弟弟们的希望了。一期此时清楚地认知到这个事实。怒火和对三日月的憎恨涌上他的心头。一期破开房门就冲了进去,因审神者死亡,天守阁对刀剑的防护罩也失去能量消失了。

血腥味让一期进来就发现了三日月的踪迹,看着明显虚弱的三日月,一期抬起刀就要砍下他的首级。

另一把太刀却从暗处出现挡住了一期,银色的头发,酷似耳朵的发梢,正是三条派的小狐丸。

一期身上的骨刺在不断生长,被凛冽的小狐丸砍断,但很快就会从断裂处重新长出来。

小狐丸明白自己不是暗堕的一期的对手,所以他只是尽全力拖时间,等其他刀剑的来临。在审神者死亡的现在,那些原本分散的刀剑绝对会聚在一起。至于先来的是敌是友,那就只能看运气了。

显然,幸运眷顾了他们,第一波到达天守阁的是小乌丸和物吉。暗地里,三日月和小乌丸已经达成了一些协议,其中就有,小乌丸尽力保护三条其余刀剑,而代价则是三日月从审神者那里得知的事情。至于付出和得到是否平等,就要看他们怎么想了。

自知打不过他们的一期,强行打断自己和小狐丸的战斗,死死地看了物吉身后的三日月一眼,然后跃起从旁边的窗户跳了出去,在夜色中失去身影。

一期那眼目光,就连三日月也不禁毛骨悚然,也明白和一期和解的概率几乎没有了。真正绝望的一期,将执念全部牵在了三日月身上,只能不死不休。

这个插曲过去后,陆陆续续所有能行动的刀剑都聚到了天守阁。这个房间时隔几年再次热闹了起来,不,也不能说是热闹,只是人数多罢了。没有刀剑在说话,有的刀眼中是木然,有的刀观察着周围的其他刀,更多的目光则是聚集到小乌丸和地上的三日月身上。

狐之助和压切长谷部姗姗来迟,在其余刀的各种视线下,打开关闭的房门进入审神者的房间。

长谷部走在狐之助前面,确认审神者死亡后,他就干净利落地退出房间,只留下狐之助。而狐之助摇晃着尾巴,走到土御门白银的尸体前,用前爪扒开土御门白银的右手,看清楚后,露出了遗憾的目光。那只手上只有一些疑是烧尽的纸张灰烬。

得到长谷部审神者确认死亡的消息,三日月就不堪噬主的痛苦晕了过去。

而后,发狂的清光在这时冲进了天守阁,直直向着审神者的房间奔去。受到小乌丸眼神示意的大俱利伽罗和蜻蜓切止住了清光的脚步,并将清光压制住。无法挣脱的清光只能像野兽一样嘶吼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