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穿越正文

娱乐之我有个狂拽系统在线阅读第3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5:44:02
娱乐之我有个狂拽系统
娱乐之我有个狂拽系统
作者:嚣张的张
来源:飞卢小说网
“很抱歉,我不是针对你,我的意思是,在座的各位的,都是辣鸡!”“全国最大的娱乐媒体?那又如何?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们,你们被我封杀了!”“我觉得,你们该设立一个十大银曲奖,至于十大金曲奖这种评选一点意义都没有,未来二十年都是我的。”穿越异界,得到了“狂拽系统”,只要越狂越拽越霸道,获得的奖励就越多。于是,小事张狂要变大事,没事他也要惹事!没错,他叫张狂,嚣张的张,狂拽霸的狂!女明星对他说得最多的三个字是我爱你,而他对女明星说得最多的四个字是我要艹你。不服?憋着!(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

我往我的身体上扑,那老太太胳膊伸出老长拉住我的脚踝,我手脚并用一阵狂蹬,老太太锋利的指甲划破了我的皮肤,而我无意中用画有雷符的手,挨着了老太太。她好像触电一样发出一声闷哼,我抓紧时机一个加速冲进了我的身体,眼睛睁开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两个医生围着我,老爸老妈在一声后面站着,一脸担心。看见我睁眼睛了,连忙冲上来问我怎么样。

我身体没有不舒服,就是有点使不上劲。但我的脚踝出奇的疼,我扒开被子看见我脚踝处有三道血印。老爸看见了吓了一跳,责怪老妈没有看好我,在医院还能受伤。我看着围着我的医生问:“医生,被狐狸挠破皮用不用打狂犬疫苗?”医生安抚我说不用,老妈听见了狂哭,说我从二楼跳下来摔傻了,后半辈子怎么办啊。

二楼?我问老妈我是怎么晕过去的,老妈说,我从学校二楼厕所的窗户跳楼了,早上学生放学的时候发现的,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陷入昏迷了。老妈问我是不是因为教学楼锁门了出不去?我摇了摇头,让我觉得疑惑的是我明明跳的是一楼的窗户。不过不管这些,能保住这条命总是好事。

经历了跳楼事件,老妈说什么也不让我上学了。老爸给我安排了个学校,高考不用去了,那是个私立大学,每年学费很贵。但是我是家里的独子,为了我的安全老爸老妈坚决不让我回到学校。我也不是很想回去了,那条闹鬼的教学楼走廊给我留下了阴影。

还有三个月才高考,这三个月里我没事可干,想起王飞给我说的手机号码,准备打打试试。在野狗村发生的一切,都让我记忆深刻。不止是记得住,而是那些好像都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师傅传授给我的符咒、阵法、掐算,包括王飞给我的电话号码,那个衙役穿着打扮,在我脑海里每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

“喂你哪位啊?”王飞憨憨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我心里一阵悸动,果然在野狗村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是方士,小飞你最近怎么样了?”我试探性的问,我生怕这个电话不假,但王飞记不住了。

“师兄啊,我好得很,你最近咋样了啊,这么久也没给我打电话。”让我欣慰的是王飞这个粗神经,并没有忘记我。

我俩在电话里聊得火热,王飞当即拍板决定来哈尔滨看我。挂了电话,看着窗外的风景,这种平淡的日子,我之前每天都在重复。但去过也野狗村,见过了师傅,还阳的时候又和一群狐仙斗智斗勇,此刻的清净让我觉得无比舒适。

正想着呢,从楼上阳台倒垂下来一个女人,状貌疯癫的对着我狂笑。然后一个垂直加速,一头栽到了楼下。我呆了大概三秒,然后头皮发麻大喊:“啊!有人跳楼了!”我趴在阳台上往下看,那个女人从地上又慢慢升上来,她的身体以一个诡异的姿势扭曲,看上去骨头都摔断了。老妈在家,听见我大吼一个箭步冲了出来,生怕我喊的那个跳楼的人是我自己。“哪呢?”老妈看着楼下张望,而那个女人正对着我们的窗户看我我和老妈。我扯了扯老妈的衣角说:“我刚看错了掉下去了个花盆。”老妈摸着后脑勺说:“就是,哪有这么多跳楼的?奇怪了,怎么凉飕飕的。”

老妈看我表现正常,不像要寻短见的样子,就回屋了,而那个女人还在窗外,像是跳瑜伽一样扭曲着自己。

自从我还阳之后,我发现我对这些东西的抵抗力强多了。放在以前,要让我看见这个女人我会吓的几天吃不进去饭,而现在我虽说做不到熟视无睹,可我能淡定的劝走老妈,这实在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你能看见我,对吗?”那个女人不再跳瑜伽了,恢复了姿势趴在阳台跟我说话,我关上了阳台的窗户,假装自言自语:“这天说变就变,怎么这么冷阿这会。”说完我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我能这么有底气是因为师傅跟我说过,俑本身不能伤害人,只能通过迷惑恐吓,把人吓死或者骗人自寻死路。

那个杂技演员一样的女鬼见我看不见她,也不做停留,一个加速就滑到了楼下。我反复用余光确认了那个吊威亚的女鬼消失了,才鼓起勇气回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想起那个欠登的女鬼一阵犯恶心,这样不行啊!师傅临走的时候往我的记忆里,分别打了《阵》、《符》、《打》三部法诀。《阵》是三部里最玄妙的,以奇门遁甲为底,又经过前人修改添加,威力奇大但难度九颗星。说起来奇门遁甲可真是一门奇术,创立之初共有四千零九十六局,后来失传了一部分,共计一千零八十局,到了姜子牙那会还有七十二局,汉代张良闲着没事干,把零散的局数凑到一起,删删减减凑成了十八局,而且这十八局他还改编了一下,只有他自己能完全看懂。

《阵》字诀一时半会指望不上,我就准备从《符》字诀入手学习一下,可无奈我刚从医院回来没多久,老爸老妈的神经正处于紧绷状态,我这个时候练习画符被看见了,怕他们二老会脑充血。《打》字诀讲究的是运气修身,把身体里的气壮大到一定程度,以后和不干净的东西动手,哪怕是简单的一脚踢过去,对于他们来说威力都和飞毛腿差不多。

我从回家后,就开始修炼《打》字诀,但目前还没有感受到气的存在。哎简单点来讲就是一事无成,按照法诀上所说的又打坐了一会,也还是老样子。

“咚咚咚。”门响了,这个点应该是老爸回来了,老妈在里屋冲我嚷嚷:“去给你爹开门。”我拍了拍因为打坐而麻木的腿,起身去开了门。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我那个倒霉师弟王飞,他今天穿着一个牛仔短袖,漏出了胳膊上宝塔形状的纹身,乍一看有点像小流氓,他看见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师...师兄,别..来无恙啊。”这孩子怎么还结巴了呢?老妈听见他说话的声音,连忙出来看。不好!我一个箭步,挡在了王飞有纹身的那条胳膊前面。“阿..阿..阿姨好..”王飞看见我妈出来了连忙打招呼。我妈对他笑了笑说:“你是小方的朋友吧?来了刚好赶上了,别走了在咱家吃顿晚饭。”

“不了妈,我们还有正事呢,我晚上不回来了。”我跟老妈打了个招呼,带上帽子就拉着王飞出了门。“我..我说师兄,你跑..跑什么啊?”我一溜烟跑出了小区,王飞紧跟在我后面气喘吁吁。

“你以为我想啊,你漏个大纹身,这住的都是老街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学坏了呢。”我见跑出了小区,就在路边停了下来,扶着树上气不接下气。王飞嘿嘿一笑说:“我说..说呢,不过哥你误会我了,我..把纹身漏出来不是为了显摆,我纹这个宝塔是为了镇..镇..镇住没脸皮,因为这个纹身阴气太重了,得有事没事漏出来晒晒太..阳,补充补充阳气。”

真是为难他这个小结巴了,说了这么多个字,说到这我想起来了:“王飞你咋整的,还给整结巴了呢?”他摆了摆手说:“甭..甭提了,一言难尽啊,咱俩要不找个地方,整..整点烤串,边吃边说?”正合我意,我在这方面尽了地主之谊,拉他去了一个好吃不贵的大排档,我们俩人点了脆骨、肉串还有大腰子,边吃边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