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古言正文

炮灰女配的日常(穿书)惊鸿一蹩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6:02:24
炮灰女配的日常(穿书)
炮灰女配的日常(穿书)
作者:天下皆呆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青青醒来之后,悲剧的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古代,而且还是父母双亡的孤女,婚事先是定给表哥,后来疑似重生表姐悔婚,她又定给了原表姐夫,成亲第二天,她便明白了,为何重生表姐要悔婚了,原来是一个风流种子,成亲第二天就给她一个下马威,苏青青表示,她的心眼一直不大。“你们是我的妾,不是苏青青的”陈哲气急败坏的对他的姨娘道。“老爷,夫人病了,我们理应照顾”妾室一道。“对啊,老爷,您身边又不是没有人照顾”妾室二道。“老爷还是快回书房吧,仔细过了病气,夫人这边有我们照顾就好”妾室三道。陈哲气急,夫人病了,你们伺候夫

次日,当黑衣凡醒来之时,天光早已大亮。向着黑衣老夫人磕了三个响头,黑衣凡便离开了这个世外桃源。回到自己房间,洗漱之后,黑衣凡便去见了黑衣天龙。获封将军之后,黑衣凡已经没必要再回铁流。所以,黑衣凡准备按照他原来的计划,去向师叔洛长风学习。在向黑衣天龙说明缘由之后,黑衣凡即刻动身前往洛长风所居的镜月湖。

说起来,黑衣凡与洛长风的辈分有些乱。若从黑衣天龙这里论,黑衣凡是黑衣灭夷的儿子,黑衣灭夷是洛长风师兄,黑衣凡自然该称呼洛长风为“师叔”。但前些日子,黑衣凡拜入龙门,尊黄终为师。而黄终素来尊黑衣天龙为兄,黑衣天龙的亲传弟子,一贯称其为“师叔”。若是怎么算,黑衣凡便和洛长风平辈,称之为“师兄”即可。

可是这时候的黑衣凡怎么会想到,他将来对洛长风的称呼可是非同寻常。即非师叔,更非师兄。而是一个,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称号。

显摆,并不是黑衣凡的个性,然而他的座驾,却又是无比的拉风。一辆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兰博基尼巡航”,黑衣凡专属的座驾。“巡航”原本是兰博基尼的一款概念车,郭瑞看到设计图之后,认为拉风到极致的“巡航”与黑衣凡是绝配。因而,特地赶赴意达历,要求兰博基尼厂家研发出这辆傲世无双的“兰博基尼巡航”。

不得不说,郭家的财力实在是惊人。为了这辆“兰博基尼巡航”,郭瑞费尽唇舌说动了他爷爷郭翰轩老爷子,收购了兰博基尼的大量股份,才使得这辆“兰博基尼巡航”问世。而这辆兰博基尼巡航的价值,也是创纪录的数亿美刀。

虽然这两年来,黑衣凡为华夏立下了赫赫战功,但所得的奖金加一块,也不过三千万软妹币左右。这辆兰博基尼巡航的价格,已经远远超越了黑衣凡的身家。能够将如此豪礼相赠的,也就郭瑞这败家子了。也是由于郭瑞这两年在军中声名鹊起,郭老爷子对其大为改观。否则,也不会一掷千金,去满足郭瑞这堪称无理取闹的愿望。

高昂的造价,换来的是极致的性能。虽然黑衣凡开得并不快,却仍是将其他车辆远远的抛在身后。镜月湖是个内陆小湖,曾为黑衣天龙所有。在洛长风结婚的时候,黑衣天龙将之赠与洛长风。而洛长风,一直就居住在湖中心他亲自设计的亭台楼阁之中。洛长风还给他的居所取了个大有深意的名字——锁龙阁。

字面上的意思,好像是在说洛长风将之布置得滴水不漏,就算九天神龙,也飞不出他的铜墙铁壁。但背后隐藏的深意,恐怕就只有洛长风自己知道了。

驱车来到镜月湖之后,黑衣凡刚下车,手机铃声便急促的响起。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黑衣凡的师父黄终。要知道,这么多年来,黄终可从来没给黑衣凡打过电话。此时来电,必有大事。黑衣凡不敢怠慢,立马接通了电话。

“小凡,大哥遇刺,我不管你现在在哪里,马上给我回来。”黄终严肃的说道。“什么,爷爷没事吧!”黑衣凡大吃一惊。“没什么事,但对方是血逆牙的刺客,大举来犯,必有深意。我需要你回来,一起活捉对方的首领。”黄终坚定的说道。闻言黑衣凡顿时放下心来,并非黄终护不住黑衣天龙,只是为了活捉血逆牙的首领,才急招黑衣凡回去。

放下电话,黑衣凡正欲回去,就在这一刻,黑衣凡似有所感般回头望去。不远处的阁楼上,挺立着一位白衣飘飘的少女,静静的看着黑衣凡挺拔的身影。四目相交那一瞬间,黑衣凡整个人都木了一下。任何华丽的辞藻,都不足以形容白衣少女的绝色。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黑衣凡只能用倾国倾城。

要知道,高手对决,顷刻间便见胜负。而这名少女竟能让黑衣凡瞬间失神,只见其容颜是何等逆天。蓦然,黑衣凡扬手一指,指向白衣少女。看到黑衣凡的相指,白衣少女的身影不经意的颤了一下。然后,黑衣凡又用手指指向自己。也不管白衣少女懂不懂自己的意思,黑衣凡飞身上车,一脚油门,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冲往潜龙山庄。

原本风景如画的潜龙山庄,如今已是血流成河。遍地都是尸体,有保护黑衣天龙的军人,也有血逆牙的杀手。庭院之中,血逆牙的杀手仍然不断的想冲向黑衣天龙,却被那些悍不畏死的华夏军人屡屡挡下。

未曾动手的只有三个人,面不改色的黑衣天龙,眼神中蕴藏着杀机的黄终,以及一名满脸络腮胡的外国大汉。想必,此人便是血逆牙在华夏的首领——凯尔德。也就是,黄终意欲生擒活捉的那位。

黑衣凡二话不说,张手一招,霸王剑不知从何处飞出,稳稳的落入黑衣凡手中。霸王剑在手,黑衣凡顿时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如果之前的黑衣凡是纵横江湖的豪杰,那现在的黑衣凡就是驰骋沙场的霸主。

剑光纷飞,黑衣凡剑下,血逆牙的刺客不断倒下,伴随的一条血路的杀出,黑衣凡剑锋直指凯尔德。凯尔德也意识到了黑衣凡带来

的威胁,原以为黑衣凡也只是保护黑衣天龙的军人,却未曾想其身手竟如此凌厉。堂堂血逆牙的一方首领,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凯尔德抡起一柄硕大的十字斩剑,杀气腾腾的迎向黑衣凡。

砰,双剑交鸣,无坚不摧的霸王剑立时在凯尔德的十字斩剑上磕出一个缺口来。“你的剑不错,能挡我一剑而不断,比岛国的妖刀村正强多了。”黑衣凡轻蔑的说道。当初在岛国,与黑衣凡交手的岛国忍者首领,用的便是妖刀村正。然而霸王剑何其霸道,沉寂千年的凶厉,岂是区区的妖刀村正能挡。一触之下,岛国闻名已久的所谓妖刀村正,顷刻间分崩离析。

“可恶的家伙,想跟我拼力气,就尽管来吧!”凯尔德咬牙切齿的说道。想不到这个洋鬼子,竟然能说出一口流利的中文。凯尔德挺剑格开黑衣凡,一剑横削过去,竟欲将黑衣凡拦腰砍断。黑衣凡岂能坐以待毙,只见黑衣凡身子忽的僵直,直挺挺的往后倒下去。少林铁板桥,凯尔德的剑锋几乎贴着黑衣凡的脸削过去,却未能伤黑衣凡分毫。

黑衣凡单脚立地,空出来的另一只脚直接踢向凯尔德握剑的手腕。倏地一声,凯尔德手中的十字斩剑竟被黑衣凡一脚踢飞。怪只能怪凯尔德太过不自量力,仗着力大,竟想跟黑衣凡硬碰硬。须知黑衣凡天生神力,除非西楚霸王项羽重生,否则黑衣凡不认为有谁能和自己角力。

见势不妙,凯尔德心生退意。黑衣凡的强悍,远远超乎凯尔德的想象。凯尔德腹诽道:“华夏果然卧虎藏龙,此人武功之高,就算是远在西境的那两位少爷亲至,恐怕也未必能敌过这位煞星啊!”凯尔德又怎么会知道,现在的黑衣凡还不是最强。日后练成龙门绝学之后的黑衣凡,还会比现在更强。

凯尔德心知再不撤退,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了。但小杂鱼能跑,他这位首领可跑不了。凯尔德一退,蓄势待发的黄终即刻拔身而起。也不见黄终用什么兵器,只见黄终身周无数道耀目的剑光冲天而起,扬手一挥,剑气爆射,道道剑气精准的洞穿了凯尔德的四肢。如此一来,凯尔德就是想死死不了,想逃也逃不掉。

这就是,黄终的看家本领——山河万剑诀。黄终特地等到此时才出手,就是为了一击即中。毕竟黄终年事已高,气血盈亏。虽然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击杀凯尔德,但要生擒凯尔德却不是那么容易。

然而黄终终究还是棋差一招,凯尔德自知无力脱身,竟然果断咬破口中的毒囊,自绝身亡。其余被活捉的小杂鱼,也都一一效仿。血逆牙此次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袭,若杀不了黑衣天龙,来的所有人都要把命留在潜龙山庄。只是血逆牙太低估了黄终,更算漏了黑衣凡,导致此次大规模的刺杀行动功亏一篑。

“没想到,血逆牙竟有壮士断腕的决心。经此一役,血逆牙只能退出华夏了。”黑衣天龙双眉紧锁。生擒凯尔德是他定下的计划,没想到千算万算,算不到血逆牙竟然如此决绝。“血逆牙主要在西境联盟活动,在华夏本来就没多厚的底子。曾经的血逆牙本是为民除害的义贼组织,但不知为何,近年来化为了唯利是图的暗杀集团。”黑衣凡说道。

“想知道真相,除非亲自到血逆牙的总部伯尼亚尔去查探。”黄终眼中闪烁着精光。“我去。我和血逆牙的一位高层打过交道,我去应该能查出真相。”黑衣凡自动请缨。“不必了,血逆牙的变故与我们无关。至于是谁要我这条老命,日后自有分晓。”黑衣天龙直接否决。“把地方收拾干净,封锁消息,切莫外传。”黑衣天龙指挥若定的说道。

这一刻,仿佛当年那位指点江山的“华夏龙皇”,再度降临人间。雄狮虽老,犹有余威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