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悬疑正文

清白的太阳要揭露岳母是山,准岳母是喜马拉雅山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6:31:46
清白的太阳要揭露
清白的太阳要揭露
作者:小央
来源:晋江文学城
1斯斯文文的小学女老师孟知穗有个秘密。她曾经靠做DJ打碟维生,铤而走险,死生世俗。期间她有过恋人。他人间蒸发,消失了四年才回来。不再是贫穷又爱笑的打工仔;而是人狠话不多、不记得她了的有钱人。2不苟言笑的名门继承人陈邈有个秘密。他曾经失忆,不记得自己姓什名谁,无家可归,沦落到上门推销保健品的地步。期间他有过恋人。可他不记得了。直到素昧平生却又似曾相识的女人出现在眼前。3她说:“以前我们是情侣。”“我不信。”他面色冷淡,牢牢握住她道,“你帮我回忆回忆。”#久别重逢/破镜重圆,1v1,HE#女主sla

第五章、岳母是山,准岳母是喜马拉雅山

总之结婚进行曲的第一章,见男方家长算是完结。尽管余音绕梁,让马立非和方晴晴都连着好几天难受,但好歹男方家长搞定,赢得关键性战役的首胜。

接下来,过关斩将的打怪升级游戏进入白日化,更大的,甚至可以说是最大的BOSS出场:女方家长。具体说来,就是方晴晴的亲妈,马立非的准岳母。

方妈妈到达的头天晚上,方晴晴就住在马立非的公寓内。只是两人几乎通宵未眠,作战计划商量了又商量,包括如何着装,怎样打招呼,问答的应对,甚至连微笑时嘴角应当翘起多少弧度,都一一规划好。

其间复杂得让马立非几乎要放弃,这任务若能完成,与阿姆斯特朗登月的成就估计差不多。

但方晴晴是谁,她最懂马立非,不用梨花带雨得哀求,只需眉头蹙起,冷笑一声:「马先生,没义气啊。」

一句话说得马立非投降。

义气,这个过时的词汇最能形容他和方晴晴之间的关系。

大四那年他第一次壮着胆子半夜去传说中同志出没的公园晃荡,不慎遇上「三只手」老兄,悄悄带走马立非的钱包和手机,挥一挥衣袖,不留一丝痕迹。

从上衣兜里翻找出一块五毛钱的马立非借公共电话打给方晴晴,当时也只是青葱女大学生方晴晴二话不说,冒着被全系通报的风险溜出宿舍,在凌晨三点半打车出现在走投无路的马立非面前。

带来了金钱、希望和友情。

义气无关性别,真朋友少不了这个,哪怕你最好的朋友带给你的是想象不到的麻烦,也只能咬牙认了。

第二天马立非少见得穿着一身正装,打上领带,陪着方晴晴去火车站接方妈妈的时候,他提醒自己,不管怎样,骂要受打要挨,赔笑脸是永恒不变的宇宙性真理。

但等为方妈妈接风洗尘的时候,马立非觉得自己已然快笑不下去了。

先是把行李搬到了方晴晴在学校的宿舍,然后马立非开车载她们母女到市内一家高档的粤菜馆用餐。

服务小姐送来毛巾,方妈妈学着样子擦了手之后,打量着马立非,带笑开始了第一波攻击:「小马啊,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真是第一掌就打到死穴上啊。

马立非此时多么希望自己是国家机关的公务员,或者世界五百强的企业员工,最不济,自己开个小杂货铺,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也不会像他这样抬不起头。

「这……我是编剧。」

方妈妈在有生之年都没有听说过这个职业,疑惑得再问了一次:「什么?」

方晴晴赶忙在一边解释,编剧,写剧本,剧本母上你懂么?就是……就是拍电视剧啊电影啊都要用到的……

若不是方妈妈抢先一步翻了白眼,马立非都要为方晴晴这般不靠谱的解释翻白眼了。

「耍笔杆的?」方妈妈吸了口冷气道。

其实不是,现在更多的是用电脑,很少的情况下才会用到笔。马立非除开写非常重要的场景情节,他会换成纸笔,否则一般还是靠打字。

不过意义大概是差不多的把。两个年轻人都没有急于否认,他们都是大学毕业生,还是名校的毕业生,智商无论如何在平均值之上,怎么可能听不出方妈妈的口气?

果然,方妈妈第二个问题来了:「小马啊,你一个月的收入能有多少啊?」

换了别人的话,马立非一定会以挖苦回应「再穷也不会欠你钱」,但在这位太太面前哪敢造次,他只好借着端起茶杯喝茶的动作掩饰内心的不满:「有时多,有时少吧,不过平均下来,一个月……还是有几千的。」

他没说出他也玩玩股票跟基金,目前还是收益大于亏损,卖掉的话也是不可小觑的一笔收入。那玩意风险大,保不准,不值得夸耀。

但方妈妈当然不这么想,一听这话,立马沉默了,傻瓜都能看出来她的脸明显拉长。

「那,听晴晴说你是本地人,小马啊,你有把握买房不?」

真是好问题,不过这回马立非终于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他摆出微笑回答:「嗯,已经买了,两房一厅。晴晴现在还住学校宿舍,上班方便。等结婚后,放心吧阿姨,我一定在房产证上加上晴晴的名字。」

总算是先声夺人抢了一个阵地,方妈妈一时没找到话题继续进攻:毕竟结婚最大的资产房子已然备好,说明这准女婿还是有靠得住的地方。

一场饭下来,马立非犹如喜马拉雅山压顶,幸得方晴晴时不时装疯卖傻、撒娇卖乖解围,他真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

方妈妈提出去看看马立非的房子,两人自然早有准备,提心吊胆得等到BOSS彻查。

「这房子,挺小的么。」这是方妈妈的第一观感,随后是「将来孩子来了,够不够住啊?」

「够啦,够,三个小孩都够!妈,婚都没结呢!」方晴晴尴尬得跺脚。

马立非负手站得笔挺落在后面,听着前方母女的争辩,心中叹息:房子小么?八十平米对于一个单身汉来说绰绰有余。

所谓的大房子根本就是为了讨好别人的,独自一人还要住个大屋,绝对是哪里的认知出了问题。

况且,况且,马立非真的很想问方妈妈知不知道这么小的房子值多少大洋?

尽管是分期贷款,但首付马立非可从没向家里要过一分一厘。在这个号称国际化大都会的倒霉城市,问问看有多少人而立之年真能立得起来?

将方家母女送回学校,约好过一天,再行登马家拜访,亲家碰头,马立非正要回去,方晴晴趁方妈妈不注意时很快得拽了拽他的衣袖。

马立非会意,下了楼坐上小丰田,等了会儿,方晴晴匆匆出现,钻入了副驾座。

「累死我!马先生,辛苦辛苦,改天请你喝酒。」

马立非毫不客气得点燃一支烟,欣赏着方晴晴皱眉开窗的怒态,慢悠悠得道:「废话少说,还有什么吩咐?」

方晴晴迟疑了一会,硬着头皮开口:「不准生气啊。那天你不是说我发酒疯……」

「不是我说你,」马立非打断,「事实。」

「……酒后那个什么……总之,就是那样的啦,暴露你的事情千错万错都是我错……反正,阿炫找我要你的手机号……那什么,马马……」

马立非受不了一向爽快的方晴晴吞吞吐吐,本想抢了说「我知道他是Gay」,转念又想,方晴晴肯定要追根究底到那夜咖啡吧相会,解说太麻烦,还是算了。

在咬了自己舌头两次之后,方晴晴终于把话扯成还算清楚的信息线:阿炫是Gay,但有男友了,万一他动歪心思,马先生你好自为之。

马立非叹气:「你不把我的手机号给他不就完了?」

虽然那个年轻人还可能去咖啡吧久坐苦等,以完成耶稣救世的崇高任务。

熟料,方晴晴的眼睛一下瞪大到令马立非失望,如梦初醒:「也是啊!我为什么就乖乖给了呢?」

人说恋爱的女人智商要降低,快结婚的女人大概也是吧?

马立非狠狠吸了口咽,决定原谅方晴晴,转而往气管和肺里输送尼古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