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总裁正文

70年代炒房团在线阅读第九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20:02:34
70年代炒房团
70年代炒房团
作者:小白菜地里黄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我凭本事单的身[快穿]》已经开坑,求收藏么么哒。月老:年轻人……你这样不行啊,你还想不想有良缘了?林双:……我凭本事单的身,要什么良缘。永远学不会酥软娇萌的钢铁直女想要良缘,最终成功放弃思考。此文文案:平凡女苏君缘咯嘣一声,穿越了。成了79年一个六岁的小姑娘。原本以为爹不疼娘不爱应该是斗极品副本,万万没想到。她有金手指,还不小。您的好友【废铁造灰机潘达】已上线,您的好友【一人之师茉莉】已上线,您的好友【买啥啥涨价安卡】已上线……买卖古董,黑吃黑,炒房……一不小心就变成首富了呢。然而物质上

第二天,大家一起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明显的气氛有了巨大的不同。

瞳儿只是个丫鬟,但是叶染一直也没真的将她当成丫鬟来看,所以每次都叫她坐下来跟大家一起吃,所以她这时候正一个人坐在旁边认真的吃着东西,一副与面前的这一切毫不相关的样子。

而这边,叶染看了看顾霜衣,又看了看城书,总觉得城书今日的眼神显得尤其的飘忽,总是时不时就往顾霜衣那边看过去,然后又往叶染使眼色,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顾霜衣低头安静的吃着东西,他吃饭的姿态也是十分讲究,粗茶淡饭吃得格外优雅。叶染在看了顾霜衣两眼,又看了城书三眼之后,终于开口问道:“你有话要对我说?”叶染问的人是一脸欲言又止模样的城书。

城书连连点头,神色看来十分认真严肃,他在说话之前又忍不住将目光像顾霜衣投去,见顾霜衣没反应,这才开口道:“叶姑娘,那个青衫……”

“啪。”城书的话才刚开了个头,就听到顾霜衣那边传来了响动,城书和叶染两个人一同转过头看去,就看到顾霜衣此刻正低头看着自己面前断成两截的筷子,低沉着声音道:“怪了,今天下手好像有些不知轻重。”他说完这话,又抬眸朝着二人浅浅一笑,目光直指城书。

城书脸色微微一变,无奈的朝叶染望去。

叶染根本搞不懂这两个人究竟在说什么做什么,只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看顾霜衣是不是很适合穿青色的衣服……”城书无奈之下,只得用另一种方式暗示叶染道。

顾霜衣之前要他不许将这个事情说出去,却没有说过不能够暗示,若是再暗示一会儿,让叶染自己给猜出来了,那也怪不得他!

然而听了城书的话,叶染在盯着顾霜衣看了一会儿之后,很是中肯的给出了自己的看法:“顾公子本来就好看,穿什么颜色都好看。”

“咔嚓。”顾霜衣一个没绷住,刚拿到手的第二双筷子也给掰成了两截。

叶染一怔,小心翼翼地看着顾霜衣的脸色:“我是不是说了什么让顾公子不高兴了?”

顾霜衣低着头,他也没想过叶染会这么自然的就又夸了自己一把,他想着让叶染不要再这样说了,但是想来想去又怕让叶染误会他不高兴了,一时之间便不知该如何回应了,只是耳尖微微染上了些粉红,衬得那张脸看来更添了些魅色。

“我没不高兴。”顾霜衣声音异常柔和。

叶染和城书盯着他手里那折断的筷子,两个人怎么看也不相信他没事喜欢折筷子玩。

顾霜衣不咸不淡的解释:“这筷子质量似乎有些差。”

城书也不管这会儿顾霜衣究竟要做什么了,他心里面一旦有秘密就实在是憋不住想要表达出来,所以他现在正在想办法死命的暗示叶染,顾霜衣就是青衫少年。他几口吃完了碗里的饭,再度严肃了脸色对叶染道:“叶染姑娘,你听我说,我觉得你跟那个酿酒少年肯定会再见面的,真的,也许那个人现在就在你面前也不一定!”

叶染看了城书好一会儿,笃定的摇头:“不可能,你跟酿酒少年长得一点都不像。”

城书急得不行:“我不是说我……”

城书的话没说完,一道黑影倏地擦着他的鼻尖,自他的面前飞射而过,然后插进了对面的墙上。那筷子尾巴还轻轻颤着,筷身却没入墙中大半,惊得城书连忙往射出这筷子的顾霜衣望去。

顾霜衣似乎是跟筷子杠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厨房里的筷子全部拿了出来,都摆在自己的面前,随手一边把玩一边道:“这些筷子太容易坏了,不如全扔了吧。”

“……”叶染觉得有必要告诉顾霜衣,按他那种玩法,别说筷子,就是胳膊那么粗的棒子也经不起折腾。

反正不管如何,在顾霜衣的压力之下,城书的确是不敢再接着说下去了,他想着只能够趁哪天顾霜衣不在的时候,再去找叶染单独说好了。

顾霜衣是谁,以他的聪明当然能够猜到城书所打的主意,城书想要单独找叶染,但顾霜衣却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当天夜里,顾霜衣便先城书一步到了叶染的房前。

“有事?”叶染本就在房间里面修剪着一株盆栽,自窗口看到顾霜衣走了过来,立即便开口问道。

顾霜衣事实上还真没什么事,只是不愿城书和叶染单独相处而已,然而这样说也不妥,便只能点了点头。

“什么事?”叶染放下了手里的剪刀,干脆将房门给打开了,让顾霜衣进来说话。

叶染这样干脆,顾霜衣却久久没有走进房间里来,叶染不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怎么不进来?”

顾霜衣仍是没有说话,叶染还要再问,却突然之间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了然道:“对了,你怕黑,所以晚上不敢一个人呆着?”

“……”顾霜衣心道院子里面那么多灯笼晚上睡起来照得跟有七八个太阳在晃似地,他要还怕就怪了,然而这时候他也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理由了,便只能不甘不愿的点了点头,“嗯。”

看顾霜衣一副一边点头一边别扭的样子,叶染弯起眉眼,笑了起来。

顾霜衣抬眼看她,一双墨色的眼睛染着烛火的荧荧光亮。

叶染怕他恼了,便也不笑了,只解释道:“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啊,怕黑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就像我,我胆子也挺大的,以前跟商齐去鹿城的时候,我还走丢过,那时候我一个人在路上等商齐等了好几个时辰也不怕,遇上了打劫的坏人也没怕,可是我也有怕的东西。”

顾霜衣被叶染这话勾起了好奇:“你怕什么?”

叶染煞有介事:“我怕辣。”

“……”

叶染眼见自己的安慰好像一点也没起到作用,便又接着道:“还有啊,你之前说商齐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可是商齐也有怕的,他最怕小孩儿,因为那些小孩儿老揪他胡子。”

面对这么拙劣的安慰,顾霜衣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应付,只能点头。两个人说话这会儿,外面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叶染和顾霜衣同时看过去,就看到城书一步步往这边走过来。顾霜衣猜得果然不错,这个藏不住秘密的家伙果然大半夜跑过来准备告诉叶染了,还好他提前来了这里。

待看到屋子里头的顾霜衣时,城书才不禁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顾霜衣挑眉看着他,似是要看他如何应对。

“城公子有事?”叶染问。

城书摇头,支吾了一声才道:“没事,大半夜太无聊睡不着,就出来转转。”

“那正好。”叶染想了起来,她回头看了看顾霜衣,又对城书道:“顾公子夜里怕黑,若是可以的话,城公子可不可以照顾一下顾公子?”

“他?怕黑?”城书见了鬼一样的看着顾霜衣,他说什么也不相信顾霜衣是个怕黑的人,这家伙当初在鹿城里面的时候什么事情不敢做,怎么可能露出软弱姿态?

然而既然是叶染开了口,城书又答应过商齐,不管叶染公主说什么都得答应,所以也无法拒绝,只能够苦着脸答应了下来,然后跟着顾霜衣一道离开了叶染的房间。

两个人走出一段距离之后,顾霜衣才停了步,低声道:“酿酒少年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多说了,你是公主的护卫,不是红娘,我若是你,我不会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会先去看看这青州城究竟安不安全。”

城书本还要再说什么,但听到顾霜衣这一席话,却也皱了眉,他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短短时间内,你我都到了这里,找到了公主,你以为别人不会找?”顾霜衣转头看着外面那些闪烁着暖色光线的彩色灯笼,知道在这秋园里面的悠闲日子,或许也要到了尽头,他道:“今日瞳儿去买菜的时候,说看到有些人在城里面拿着画像到处找人,恐怕来者不善。”

城书道:“可是那些人并未见过公主长大成人后的模样。”

顾霜衣挑眉:“他们拿的是你的画像,别人知道你要找公主,找到了你就能够找到公主,你还没想明白?”

顾霜衣这样说,城书当然立即就明白了,他思索片刻后道:“我要带公主离开。”

“去哪里?”

“回京城。”

“你忘了我说的,现在的叶染回京城就是送死。”顾霜衣神色平静。

城书改口道:“那就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反正……反正你是站在我们这边的,是不是?”

顾霜衣轻笑一声,他并不喜欢城书这种说法,但是城书说的却是对的,他点头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帮叶染。”

城书知道顾霜衣是一个一言九鼎的人,三年前在鹿城的时候,他便是被派来帮鹿城城主的,那时候他恰好在杏花香酒楼当中遇上了当时还是青衫少年的顾霜衣。顾霜衣对他说,只要鹿城城主肯相信他,他便会守住鹿城,他当时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这些话说得云淡风轻,有许多人都信不过他,但是鹿城城主却信了。

后来鹿城就真的守住了,免去了血流成河的命运,只折损了几人而已。

所以现在在听到顾霜衣这话之后,城书悬在心上的大石便落了地,有顾霜衣相助,或许许多难事都将不是难事。

“那……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城书问到。

顾霜衣沉吟片刻:“首先,你有没有带钱?”

“多少?”城书一怔。

“十万两银子。”

城书面上一喜,连忙从怀里面掏出了五十万两的银票送到了顾霜衣的面前:“要招兵买马?这就要开始往京城去了?这些够不够,不够我再回去拿……行啊,顾霜衣,你比我想的还要冲动啊!”

顾霜衣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从他手里面抽了张十万两的银票出来,摇头道:“我拿去还钱,还完钱好逃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