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总裁正文

(霹雳短篇)无忧在线阅读第7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9:22:06
(霹雳短篇)无忧
(霹雳短篇)无忧
作者:清梦流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霹雳一些短篇合集,主要是满足作者CP的愿望(*^__^*)~~PS:更新时间为早上8点,其余时间更新,如果没有事先通知,那就是流歌在抓虫~~

司潮语气里带着几分急切,一口气说完,如释重负般吐了口气,直勾勾看着徐青柚。

徐青柚默了片刻,面上没有惊讶、更没有惊喜,她只是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你不早说,要是早说,我当时就不找你举行婚礼了。”

对面的人听到她的话,目光黯了黯,“我以为你看出来了,给你留了联系方式,可后来你一直没联系我,我才知道……”他说着叹了口气,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在部落里,他俩相处的很愉快,至少司潮这么觉得。

徐青柚话不多,只有聊起各地风俗的时候,才会打开话匣子。司潮对这些也很感兴趣,总是跟在她后面问东问西。平时清清冷冷的姑娘,说起自己感兴趣的话题,眉目间也会透出几分飞扬神色,眼睛比夜里的星星还亮。

司潮当时自作多情地觉得她对他的态度和对部落里别的人不一样,后来一想,那可能只是见到同胞的亲切。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每当他被人关注、感到不自在的时候,就会想到她,明明是挺安静的姑娘,身上却带着自由的味道,那是他一直向往的气息。

徐青柚没接,而是回头看了一眼包厢门,“我们都结账了,不离开是不是不太好?”

“没关系的,”司潮说:“朋友的店。”

被她这么一打岔,气氛又缓和了几分。

徐青柚身体放松,往椅背上靠了靠,丝毫没有拒绝别人的尴尬和窘迫,“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态度了,为什么又非要找到我?”

司潮其实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他也从没奢望过两个人见面就能愉快的在一起。他看着对面一脸平静的人,也跟着冷静下来,斟酌了片刻说:“就是想重新认识一下,给我一个追你的机会,行吗?”

男人收了总挂在嘴角的散漫笑意,目光深邃而认真。徐青柚与他对视三秒,“不行。”

司潮:“为什么?”他以前没追过女孩子,但表白被拒的情节也演过不少,但没一个像对面这人一样拒绝的斩钉截铁、干脆利落。

徐青柚面无表情,“我现在不想谈恋爱。”这些年,她习惯了没有牵绊的日子,恋爱对她来说就是一种牵绊她的负担。她的逻辑是这样的,连恋爱都不想谈,就根本不用考虑人选问题,对面坐的不管是谁她都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司潮:“现在不想谈,我追一下你,你说不定就想谈了呢。”他就喜欢这种打直球的感觉,说话时不用修饰、不用含蓄,直白而简单。

徐青柚依旧一脸平静,“我都不想谈恋爱了,为什么还要给这件事可能性。”她喜欢直击事情本身的谈话,似乎只有这种直接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路被堵死,要说司潮不失落是假的,他微垂着眉眼沉默片刻,“行吧,我知道了。”

徐青柚点点头,拿着包站起来,“那我先走了。”对面的人闻言抬起头来,视线与她交汇一秒又避开。

徐青柚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对不住,让你失望了,吃点好吃的吧。”

司潮:“……”拒绝以后还提供安慰建议的,也是没谁了。他也站起来,“我送你。”

“不用,我打出租。”徐青柚说,再没经验,她也知道拒绝别人以后还让人家送她回家这事儿不太厚道。

司潮“嗯”了声,“那我们一起出去。”

外面天还未黑透,司潮坚持要看着徐青柚上了车再走,徐青柚摆摆手,“你站在这儿跟个人形聚光灯似的,太惹眼了。还是赶紧走吧。”

司潮挑挑眉,半是开玩笑地说:“你在为我着想?”

徐青柚翻了个白眼,“我是怕你连累我。”她才不想和他一起被粉丝包围,被人关注过度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司潮一笑,也知道自己容易给她惹麻烦,刚转身欲走,又想起来一事,回头说:“那个……微信别删好不好?”

暮色下,男人微微垂眸看着她,唇角含笑,短短几分钟,表白被拒的失落和挫败就被收了起来,仿佛又成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大男孩。

徐青柚也忍不住弯了下唇角,“不删,直接拉黑。”

“嘿……”

“行了,车来了,拜拜!”徐青柚招手拦下出租,回头对司潮摆摆手。

徐青柚坐上车才有点后悔,刚才该替黎薇要个签名来着。不过转念一想,她把人拒绝了还找人要签名不太好,于是回家便没和黎薇提这件事,只说和一个朋友吃饭。

司潮回家跑了半个小时步,打了半个小时拳,争取用运动分泌的多巴胺来冲淡被拒绝的失落,这个方法还是有用的,他一边打拳一边想,她至少没有男朋友、没结婚、也对他没有产生讨厌的情绪,这其实已经算是一个很不错的开始了。

他坐在地上收汗,捞过手机打开微信,盯着她的微信头像看了半天,青色的柚子简单可爱,她没有发过朋友圈,他也无法窥见她的日常,犹豫了半天,终究是忍不住打了一串字。

司潮:我看看我被拉黑没?

消息顺利发出,司潮欢呼一声,下意识打了一串:“啊啊啊啊啊啊!”

徐青柚刚洗完澡,就听手机在桌上震个不停,打开一看,司潮“啊啊啊”过后不知道发了什么,连着撤回了好几条。

徐青柚皱皱眉,正犹豫是拉黑还是不理,就听旁边黎薇发出一串鸡叫。

“啊啊啊啊,我死了,哥哥好帅!”

徐青柚:“……”

偶像和粉丝一个毛病,她之所以没拉黑司潮,一是因为她没用过拉黑这个功能,总觉得这个功能带着几分反感的意思,而司潮并不令她反感,不但不反感,甚至还有几分欣赏,和他聊天很舒服,不用猜来猜去,也没有太多顾虑。

但这还远远不是喜欢,至少用她的标准衡量不是。

她拿着手机犹豫了片刻,终是一个字没回,冷他几天,他应该也就放弃了。毕竟以她对他为数不多的了解来看,他不是什么执着的人。

黎薇在客厅回看司潮的电视剧《沸腾》,是这部作品把司潮稳稳推到了顶流的位置上,也是他最为人熟知的一部作品。

徐青柚出去倒水的时候,瞄了一眼,男人抱臂站着,衣衫染血,嘴角泛青、应该是刚打过一架,他低头睥睨着躺在地上的人,“再敢动她试试。”

黎薇捧着脸,仿佛她就是他口中的那个“她”

徐青柚不禁想起那个在微信里“啊啊啊啊”的男人,由衷地赞了一句:“他演技真的不错。”能演出反差这么大的角色确实需要点功力。

那晚之后,司潮再没有给徐青柚发过微信,直到进组,他在监控器旁边的小桌子上发现了一本书,叫《西非婚姻制度变迁研究》,

作者:徐青柚

司潮记得徐青柚的资料里有这本书的名字,这是她的博士论文,毕业以后就出了英文和中文两个版本,他当时还想买来着,但是网上没有。

他问身边看监控器的谢导:“这是您的书?”

谢华英看了一眼,随口“嗯”了一声。

司潮第一反应是莫名骄傲,他喜欢的人就是厉害,第二个反应才觉得有点奇怪,虽然徐青柚的专著肯定很棒,但毕竟不是什么热门的畅销书,谢华英的爱好还真是特别。

正想多问几句,就听谢华英说:“你这个角度很好看,接下来这场戏也从这个角度拍。”

司潮也顾不上打听谢华英为什么喜欢这类书了,动作麻利地拍了张照片,发给徐青柚。嘴上还不忘跟谢导贫:“我哪个角度不好看?”

谢华英笑,“哪个角度都好看,就是这个角度特别霸气。”

司潮在这部剧里演性格偏执狠厉的魔尊,戏里气场全开,戏外嘻嘻哈哈,一点没有顶流的架子。整个剧组从上到下就没有不喜欢他的,一来他性格好,二来他算是这部剧的救星。

司潮就让小朱给大家买奶茶,自己则端着一杯美式,时不时看一眼手机。

“潮哥,这段词我没太理解,你能不能给我讲讲。”女主角杨曼是个出道刚一年的新人,因为有靠山,拿的资源不错,她本来没打算打司潮的主意,可见他整天笑眯眯的,没什么架子,心思就忍不住活跃起来。

就算不能在一起,搞点暧昧也是可以的。

司潮知道小姑娘打什么算盘,也不揭穿,认认真真地给她讲戏,语气不似平时温和,“有些功课不能等着别人帮你做,你自己就应该琢磨清楚。”

“这是很基础的东西,你怎么都不知道?”

“这个地方上次谢导说过,你是不是没仔细听?”

杨曼:“……”说好的好相处呢?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面对前辈时的压力,瞬间什么歪心思都没了。

就在她如坐针毡想赶紧撤离的时候,司潮的手机响了一声。

“你自己再琢磨琢磨吧。”司潮拿着手机站起来,飞快溜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