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总裁正文

剥皮恶魔第5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9:35:55
剥皮恶魔
剥皮恶魔
作者:两仪法主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由以前写的那部《食人狂魔》改编,重新编排和重写。从故事结构到情节都进行修改,做到更贴近生活,更有趣味!我相信只有更恐怖,没有最恐怖。(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打开家门,安奈就闻到了厨房里飘来的咖喱香气。

“我回来了。”她放下书包,在换鞋子的同时看了一眼时钟,六点整。“妈妈,爸爸还没回来吗?”

“爸爸说要先去一趟若松叔叔家。”

怪不得今天会做咖喱饭。

心知同为工作狂的两个男人一谈起来一定就没完没了,安奈把换下来的鞋子靠边摆整齐,又把刚收进来的晚报放到茶几上。

热水翻沸的声音咕嘟咕嘟撞进耳朵,厨房入口一片雾气缭绕,握着长柄汤勺的女主人探出身来看了一眼。

“今天怎么那么晚,安奈?”

作为椎名家唯一一个作息不用太固定的家庭主妇,椎名太太自然对丈夫和女儿的出入时间了如指掌,虽然自从担任学生会长之后女儿回家时间都是五点靠后,但也没有哪次像今天那么晚过。

“中午带转学生去熟悉了一下学校,上个月体育祭的后续文书没来得及处理完,所以就稍微拖延了一会儿。”

“转校生?”椎名太太有点惊讶。“这个时间?”

再过一个月就该放寒假,挑在这个时间段转学的确是有些不太合理。

安奈点了点头。

“因为刚好在理事长那里碰到,所以就拜托给我照顾了。”

跟母亲汇报到这一地步足矣,安奈十分熟练的省略掉了在两个短句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言辞简练的总结了一下能归类在正常世界观范围内的大致事件,越过椎名太太把便当盒泡进厨房的洗碗槽里,又顿了顿,像是刚闻到锅里溢散出来的浓郁香味。

“好香。”

掌勺的厨师顿时心花怒放。

“再过半个小时就可以下来吃饭了。”她把女儿推出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先上去休息一下吧,辛苦的学生会长安奈大人。”

<<<

走进自己的房间,关门之后又上了锁,才算是真正松下一口气。

这口气提的时间太久了,乍然松下来,身体好像都感受到了来自精神上的疲倦,安奈强撑着把自己摔到床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但是不行。

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开始盘旋梦里看见的那张脸,还有那段意味不明又富含信息量的对话,安奈做了个深呼吸,一把从床上弹起来,拉开了椅子。

那就从他开始吧。

书桌前灯光明亮,她抽出一张纸,在最中心写下了松田阵平的名字,又往外画出一条线,标注警察。

这是可以确定的,制服左胸上的识别章已经昭示了他的身份,虽然安奈并不怎么认识地上散落的工具,但根据那场爆炸来看,那些应该正是拆弹所用——于是警察两个字后面又加了冒号:爆炸、物处理班。

如果假定梦境里是未来会发生的事情的话,那自己一定认识松田阵平——事实上现在已经认识了,不过照那样的反应来看不可能只是普通同学……那么是死党?亲友?还是——安奈有些迟疑的写下自己名字,两个名字中间用线相连,标注上‘恋人’。

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就冒出来一个恋人实在是让人有点闹心,她顿了顿,又有些不甘心的在后面打了个问号。

——暂且就先当作是比较亲密的关系。

安奈继续回忆。

当时青年说的是【你不在的这几年】,由此推论,未来的那个椎名安奈要么是远在他方,要么是已经跟他恩断义绝,总而言之身体和灵魂一定有一个跟他离得很远——说不定两个都离得很远,明明拥抱的时候可以感受到温度,青年却还是毫不犹豫将自己推落下去,恐怕也是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椎名安奈绝不可能出现在那里的缘故。

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会失去出现在某个地方的绝对可能性呢?

安奈圈住自己名字,往外拉了个箭头,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划出一横。

她写得很慢,心中却意外的没有多少迟疑,比起不确定的猜测来说,更像是盖棺定论。

死亡。

只有死亡。

只有在【未来的椎名安奈已经死亡】这一前提下,才能合理解释青年的种种举动。

话虽如此,把自身跟这样不祥的字眼联系在一起毕竟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安奈握紧黑色水笔,心里没来由冒出一团怒火,在自己的名字下面写上‘死因成迷’之后,又报复性的在黑发天然卷名字下添了‘死于爆炸’这几个字。

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现在的第一要务应该是探究为什么会梦到这一切而非揣测自己的未来,笔尖停在半空中,皱起眉头。

刚遇到这个人就做了那么奇怪的梦,无论怎么想一切都跟松田阵平脱不了关系,就目前已知情报来说,可能关系匪浅的二人唯一的共同点竟然只有一个死字,可供分析的素材太少,安奈一时想不到自己会遭遇这一切的理由,有些挫败的抓了抓头发,抽出另一张纸,开始写下自己能够回忆起来的所有东西。

红色摩天轮,圆形轿厢——位处下方的那个轿厢厢门上是数字71,顺时针推算,自己在梦中身处的轿厢正是序号72。

虽然没有刻意去了解,但是安奈记得目前号称亚洲第一的钻石与花也不过就只有不到七十个座舱……看来以后要多多关注一下这方面的相关讯息。

从自己出现开始到爆炸发生共计三分钟,然而青年在自己出现之前就已经坐在了地上,像是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

不、不是完全放弃挣扎,在最后被推落的时候安奈分明看见他一只手拿起了手机在编辑短信。

他想要传达什么?他在等待什么?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到底发生过什么?

过多的、无解的疑问在脑内横冲直撞,思绪纷杂,反而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了起来,安奈一气之下摔了笔,心知自己目前这种状态已经不适合再分析下去,准备把自己摔回床上。

正在这个时候,楼下传来了椎名太太的声音。

“安奈,爸爸回来了哦。”

<<<

等安奈收拾好心情下楼已经是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茶几上不出意外的多了一个蛋糕盒子——这是椎名先生的习惯,他每次去自己顶头上司家里的时候都会买两盒蛋糕,一盒当作登门礼,一盒留着回家上贡。

他正拿着报纸坐在沙发上,看见女儿从楼梯上下来,就笑眯眯的招了招手。

“有什么有意思的新闻吗?”

安奈坐到他旁边,目光落在被打开的报纸内页。

她本来也是会稍微浏览一下的,但之前心里装着事,只匆匆扫了几眼头版头条,看见是哪个女明星举办慈善晚会的照片之后就没有兴趣再细看,此刻视线里出现了一条寻找目击者的悬赏令,被其中的关键词吸引,不由得心中一跳。

警方发布的悬赏令啊……

安奈知道这个案件,刚出道不久的律师在自己家中被菜刀刺死,虽然是新人,但怎么说也是有身份的人物,事后造成了不小的社会轰动——律师本来就是容易吸引仇恨的特殊职业,据花边新闻所述,辩护士联合会似乎有向警方施压的举动,双方关系在坊间流言中一时变得有些剑拔弩张。

不过如果仅仅因此就在报纸上发布悬赏令的话,倒有点不太符合警方一向爱惜羽毛的行事风格,所以说果然是另有隐情——

她下意识凑过去想要看得更清楚一点,冷不防眼前的报纸却被合上了。

“今天买了巧克力味的蛋糕哦。”

虽然对女儿跟自己一样养成了关注时事的习惯感到十分自豪,不过处于一个父亲的角度,椎名先生不太愿意让她过早的参与杀人案件这种危险的范围——这是警方的工作,乖巧又优秀的女孩子最好是连看都不要多看一眼,更别说是带着好奇心参与其中。

再怎么说牵涉到性命的事情还是过于血腥了,万一晚上被吓得做噩梦了可怎么是好?

怀抱着这样的担忧,一无所知的椎名先生试图把女儿的注意力转移到蛋糕上。

说到底这不过是与己无关的事件,虽然产生了一点兴趣,不过也并没有到要因其而拂逆长辈好意的程度,安奈配合的看向那个蛋糕盒,有些困扰的叹了口气。

“但是再过一会儿就要吃饭了呢。”

她这时候看起来与一般的十四岁少女没有任何区别,陷入到底是先吃蛋糕还是忍耐一下先吃晚饭的难题里无法自拔,像是生活中所有的烦恼也不过仅此而已。

椎名先生松了一口气。

他向来非常尊重妻子的劳动成果,不过这样的原则偶尔也可以为可爱的女儿稍微退让一下,故意皱起眉头。

“这就麻烦了,不好好吃饭的话妈妈可是会生气的哦。”

“不过,”他又突然朝安奈眨了眨眼睛。“稍微吃一口,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