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穿越正文

养成大佬后我死遁了在线阅读第8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20:45:46
养成大佬后我死遁了
养成大佬后我死遁了
作者:马月饼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从六十年代穿回来后》求个收藏哇,文案最下方)本文文案:大神作者顾暖,受诅咒,穿越到一本软饭男集中营的烂尾小说中。女主有钱有颜,但是个圣母本母,结果就是被三个软饭男扒着吸血。一年后,女主钱花光,四人一起饿死廉租房中,结局BE。很不幸,顾暖带着诅咒逆袭系统穿成这本小说女主。――穿过来的那天,弹尽粮绝,马上就要嗝屁。而诅咒逆袭系统要求:必须在五天内,救赎软饭男ABC。顾暖看着没了求生欲的三人,一脸阴郁。“神踏马殉情!活着不香吗?要死也得先让老娘完成任务。”顾暖撸起袖子逼着穷学长深造考研迫着穷

后来我趁着夜色出去逛了一圈,才发现如今的繁华真是不如当年,同样灯火阑珊的街道却给了我无比凄凉的心境,我找了个桥墩坐着一眼过去长长的街道没有尽头,尽是琉璃灯火,人潮人涌。仿若当年大齐的皇都,嗯,大齐,让我想想,那可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就像普陀说的一切不过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已。我猜晓普陀是知道我的事的,不然他又怎会在我送幻灭的燕宁真身回去莲花境的时候苦口拿这些话来说燕宁,我又岂会不知一半是说给我听的。

我苦笑的摇摇头,除开早已修炼至深抛开七情六欲的普陀,谁又能摆脱情之一字。神思恍然一动,身边的石阶上不知何时坐了个长的小巧灵动的女孩儿,她冲我笑笑,我疑惑的看着她,不是凡人,身上倒多了些灵动的仙气同皇都城的气息相同。

“我大老远就看见公子你了,一袭白衣飘飘胜雪,一定不是凡间之人。。”她一边说一边冲我笑笑。

“哦?”我撩了撩衣摆,“那你觉得我该是何人?”

“嗯?我仙历尚浅,不知仙人是何方神圣?”说着她就起身朝我鞠了一躬,我忙扶过去,她又是笑了笑,“我是皇都城的地仙,来了刚好四百年。”她又强调了一句。

我点点头,“这么说来,燕宁王爷的事一结束你刚好就来上职了?!”

“嗯,是的呢!”她的神情开始变得一副遗憾的样子,“这四百年,我听了不少人间关于燕宁王爷的事,但我没有见到过她,刚要上职,燕宁王爷的事就结束了。”

“那你说说这些年在人间听到燕宁王爷怎样的传说呢?”我换了个坐姿问她。

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开始指手画脚的说道,“我前两百年时,在街道巷子里头同那些大婶聊天,她们见我小,便对我特别好,以为我是谁家的孩子乱跑来着,我问些燕宁的事,她们也就跟我说。”

她说,巷子里的李大婶是巷子里的老大姐,以燕宁为楷模,励志要成为那条街的老大姐,因此为人蛮横大气,虽说蛮横却也不为难人,她每次去,李大婶都会招呼她给她好吃的。

她说,整个未国几乎在三百年前就已经实行了男女平等的制度,男子可以读书考状元,女子也可以。男子可以入朝为官,女子照样可以巾帼不让须眉,一直到如今,书院里男女都是平等的读书。

她还说,未国是她觉得很好的地方,于是两百年前本该离开未国升去仙界当职的她,没有去仙界,毅然决然的留在了未国,如今的九国和平安详,没有战乱,她留下来又何尝不是好事呢。

我问她叫什么,她说她叫阿路。我笑着说你别动,她很乖巧的不动,我伸出左手,大拇指摁住她前额,其余四指放在她脑后,指尖异光流动,我闭眼探寻,她仙根纯净,灵识却是一片空白,是仙历太少尚未形成灵识还是有谁封印了她浅薄的灵识,其余我不得而知。

我放开手笑着对她说,“你仙根纯净,好好修炼。”

她点点头说好,忽的一拍脑袋,跟想起了什么似得,“我今天在茶楼听书的时候,看见二楼的公子了,当时公子和另一位公子一起,那位公子好生厉害,一身的仙气,厉害吓得我都不敢出现。”

“你是说,我没有仙气?”我反问她,我自己也想了想,跟重锦站在一起再强的仙气只怕也被他敛了去,更何况我这又不是真身。

“不不不。”她连忙摇头准备解释,后来想了想,也不知作何解释,就讪讪的闭了嘴。

“你知道他是谁吗?”我神秘兮兮的凑近了同她讲话。

“谁呀?”她狐疑的看着我。

我对她招招手,“过来。”她侧耳过来,“他可是你们仙界的战神重锦大人。”

她一把捂住嘴,眼睛瞪得死大的看着我,一副被吓到的惊恐的样子。我点点头,“人间也有战神,所以他前来看看。”

“那他为什么不四百年前来看?他是天界的战神,千百年甚至上万年都是存在的,又怎么现在才来?”她站起来,仿似不明白重锦为何现在才来的目的,我心道看来这天界的事没有传到未国来,因为她并不知道重锦千年前渡生死劫一事。

我笑笑,站起来往前走,她跟在我后面看着我,“战神可忙着呢!”

她蹦蹦跳跳跟我走了一路,从桥边逛到街尾,一直叽叽喳喳问个不停,对天界的事好奇,对燕宁的事好奇,对重锦的事好奇,直到最后她才想要问起来,我是谁。

我说,“你不知道我是谁,敢同我聊天逛街,也不怕我对你下狠手。”

“我说了呀,大老远看你就不像是坏人,而且我那么可爱那么小,你忍心下手吗?我在都城游荡到今天,每个人对我都是特别好的。”她单纯的笑道。

我停下来,问她,“你四百年都在都城内游荡,那些随着年华老去的人,看着你容颜不老,难道他们就不觉得奇怪?”

她不再讲话,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敛了下去,低下头,“难怪后来有些人老了之后不愿同我讲话了,也不愿意让我去找他们了,他们会不会觉得我是妖怪!”

她似乎有些伤心了,但我值得肯定的是,那些没有看见她老去的人知道她不是凡人却不让她再次出现让别人看见,而通常百姓普遍将不老的人称作妖怪,而别人却没有去揭发她,这就足以说明未国百姓一直在护着她,到底是因为她是地仙还是因为其他什么的,我想不透。

我不懂怎么安慰人,在沉眉山的千百年来也未曾学会,千百年能来沉眉山同我做生意的都不是凡人,既不是凡人能修炼到如今身心承受能力也是极其强大,根本不需要我去安慰。

而每来一个生意人,我都问清楚要做的生意同他们要讲的故事,然后亲自奉上一只三生笔同一卷清缘册,泡一壶浮生茶,他们用三生笔在清缘册上写下自己的故事,签上自己的大名,喝下浮生茶,生意便做成了,清缘册由我收藏,各自赋名,放入书架中,偶尔翻阅而已,那些别人的故事同我度过了千百年。

外人常说沉眉山主看这些故事时常常虐的不能自已,那可就数我珍藏的故事,就好比我珍藏两册故事,半缘阙就是其中之一,这确实虐的我不轻,毕竟整场故事我都参与了,而其他的我只是听其口述未曾亲自感同身受,但他们写下自己故事的时候几乎都是泪流满面,三生笔一经开笔,便会直触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不敢拿三生笔的原因,就连我自己也不敢,因为最深的记忆会凝结成最深的梦境,仿佛一入梦就会粉身碎骨,那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

后来阿路遁地走了,兴许是伤心完了看的开了,又或者见不了我沉默的模样,便自顾自的走了。而我却无端的怀疑她,燕宁四百年前寂灭,她却正好出现在未国,没有灵识只有这四百年来的记忆,未国百姓却又极其护她,不是受人所托就是脑海里本来就存在的意识,那么问题可就严重了,她到底是谁?

我竟不知来一次未国会碰到如其多之事,回到茶楼时已是人间丑时,夜露同紫藤从不在人间过夜,此刻应当是在沉眉山,我走时飞燕去了重锦那里认错,谈话应当已经结束了,至少肯定的是,我在房间前的凉亭处看见了正在坐在饮茶的重锦,但直到我走近了才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重锦很少有喝酒的时候,不论是在人间还是在天界。

他对面放着斟满酒的杯子,我过去坐在他对面,看着他饮了一杯酒,天上的月亮异常的皎洁,重锦不说话,一杯酒隔了极长的时间才喝,再隔了极长的时间再倒,如此至天明也不过反复几次而已。我在旁坐着亦不说话,只猜测飞燕同他讲了什么,连我都没有能波动他情绪半分,飞燕不过同他讲了不过一个时辰,这是后来我听夜露讲的,夜露说她留意了一下,飞燕走,她才离开的。

而我回来时也没有见到飞燕,以飞燕的能力去西方莲花境尚且不行,如今能够掀起风雨的大事只有燕宁重现一缕神思一事,我猜测飞燕大抵就是同他讲了这事,但是我又不能明着问,只能等他自己开口,结果他倒了一晚上酒,也没有憋出一句话来,于是我作为一个有良心的生意人就坐在那里陪了他一夜,其实后来我也就睡着了而已,第二天睡醒了是在房间的,当我后来问起重锦时,他面无表情的瞅了我一眼,说是喊了好几个小二把我抬进房间的,我愣在当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