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悬疑正文

定海浮生录在线阅读第7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2:03:14
定海浮生录
定海浮生录
作者:非天夜翔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仙术、法宝、神通,以及天地间浩浩瀚瀚的灵气,一夜之间消踪匿迹,众多驱魔师尽成凡人。三百年后,五胡入关,拉开了华夏大地一场大动荡的序幕,亦随之带来了千魃夜行,神州覆灭的末日。幸而在这万法归寂的长夜里,尚有一枚星辰,在地平线上熠熠生辉。心灯现世,光耀四野,一名年方十六,并将在二十岁那天结束自己生命的少年,踏上了找回被封印的天地灵气的道路——只剩四年时间前路荆棘重重,看上去不太像能成功的样子。陈星:“关键现在全天底下就只有我一个驱魔师,唯一能用的法术就是发光,我能怎么办?”耐心等候吧,待定海珠再现人间

拥有幻兽级精神体的超S级哨兵虽然数量稀少,却也不是独一无二,而拥有幻兽级精神体的超S级向导就是无法想象的珍贵存在了。罗赛的精神力到底有多强,对赛尔顿的学生们来说暂时是个无解的命题,她像是一座难以翻越的大山伫立在前方,提醒着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哨兵们世界有多宽广。

不过这种等级的向导仅仅是留在赛尔顿为学生们做精神疏导也太过屈才了,罗赛背后一定有着他所不知道的过去,西格思索了一下,继续问道。

“她的哨兵呢?”

方才还对军部秘闻侃侃而谈的巴里愣了一下,也露出不解的神情。

“……不知道。星陨之战结束后举国都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喜庆中,大战的英雄却好像就此销声匿迹了,有传闻说是死在了最后的战场上,不然罗赛老师也不会是一个人来赛尔顿。”巴里喃喃道,“她的精神力太强,展开屏障的话整个学院里也没有哨兵能探查出她是否有连结,不过刚才的课上教授才讲过吧,失去哨兵的向导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人能够承受连结断裂的痛苦,所以我也吃不准……啊,真是,这个问题都快荣登赛尔顿十大未解之谜了。”

巴里烦恼的挠了挠头发,忽然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神色复杂的看了室友一眼,“……你干嘛会突然问起罗赛老师的背景,西格?你这家伙不会是喜欢上老师了吧?!”

西格切肉的动作一顿,耳根泛起了可疑的红,没有反驳巴里的话。

“……放弃吧。”巴里一副‘你没救了’的同情模样,“接受过罗赛老师精神疏导的哨兵起码有七成都会喜欢上她,剩下的那三成都是已有连结的,整个学院都是你的情敌,西格。”

“……”西格沉默了一下,回想起在办公室里莫名与他较上劲的尤里乌斯,心情微妙。

“再说罗赛老师那么厉害,也不知道她的哨兵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贸然去问就更显得冒犯了,所以根本就没人敢在她面前提起这个话题。”巴里耸了耸肩,语重心长道,“那可不是我们够格能肖想的人……以西格你的精神力评级,只要能顺利毕业的话军部一定会为你安排结合的向导吧,何必把自己困在原地呢?还是早点放弃为好。”

西格没有回答,金色的眼睛里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

等到罗赛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实验事故第二日的早晨了,守了她一夜的雪莉差点哭出来,扑上去用力抱紧了长发的向导,“混蛋罗赛——你可算醒了,要是你出点什么事,我们该怎么办?!”

“抱歉抱歉……”罗赛拍了拍女教授的背,像在哄闹别扭的小女朋友,顺口调笑,“我倒没发现雪莉你这么在意我的安危呢。看来我的魅力不减当年,哪怕不是哨兵也会被我迷住啊。”

“……我对你的在意是研究者对重要实验品的那种,不要想太多了。”雪莉推了推眼镜直起身子,没好气的瞪了嘻笑的某人一眼,“你的珍贵程度比那个被泡在生物实验皿中的黑暗哨兵只多不少,别把自己不当回事肆意糟蹋啊。”

“真是薄情呢,不愧是嫁给实验室的女人。”罗赛夸张的感慨了一句,嘴角勾着笑,眉头却不自觉的微微蹙起,雪莉一看就知道她是故意岔开话题,内里的精神连结肯定痛的厉害。

“喝吧。”有着一头粉色卷发的女教授递给罗赛一个水瓶,是实验室中常见的款式,“加了II型的镇定剂,虽然对你那毛病起不了什么作用,不过聊胜于无。”

罗赛道了谢,接过来一饮而尽,精神连结的尽头依旧传来针扎般的疼痛,却比她昏迷前那种似乎要搅碎人脑浆的剧痛要好上太多,罗赛揉了揉太阳穴,将空掉的水瓶放到一旁,抬头询问雪莉,“数据记录怎么样?”

“取得了新的进展,这一次超过了记录中那个哨兵少女的精神阈值,精神游丝收束率达到50%以上,精神体轮廓初现,根据推断应该与你一样是禽类的动物。即使身体还没有反应,但意识上肯定已经接触到你了。”雪莉推了推鼻梁上的圆框眼镜,尽职的汇报道,“虽然只维持了0.3秒,但确切证明了依靠向导的共感来唤醒她的思路可行,只要能想办法让收束率超过80%,她一定会醒来。”

“80%啊……看样子还得加把劲才行。”罗赛毫无形象的盘腿坐在实验室的休养仓里,摸了摸下巴,“果然还是需要朱雀出现的精神状态啊……”

“接触的瞬间有什么异状么?”雪莉翻出了当时的数据记录,这还是罗赛接手实验项目以来达到的最高值,考虑到她的身体情况,那一瞬间飙高的精神力很可能让向导原本就伤痕累累的连结彻底破碎,把雪莉吓得不轻,一直守在她身旁等人醒来才微微松了口气。

“我那时候光顾着痛去了,哪里还能感受到小姑娘纤细的心情变化?”罗赛无奈道,她喜欢把实验皿中浸泡的那个哨兵少女称作‘小姑娘’,虽然研究所的人都把少女当做实验体,不过负责唤醒沉睡哨兵的向导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精神力会原原本本的将意识传达过去。

雪莉想也是,干脆关掉了实验记录,在罗赛身边坐了下来,“朱雀为什么会在半夜突然出现?”

罗赛原本吊儿郎当想去玩女教授那一头粉色小卷发的手停在了半空,她大概只有在谈及这个话题的时候会变得沉默,“……我梦到那个人了。”

雪莉一怔,目光中流露出担忧。

“没事,只是一些过去的回忆罢了,估计是之前的精神引导消耗太大了吧,那帮没事找事闲折腾的熊孩子们。”罗赛笑了笑,双手搭在膝盖上,望向实验室中昼夜不停在运作的设备,机械平稳的嗡鸣声让她的眼神有些放空,“不过那样的状态我也不敢放任自己一个人留在宿舍……我会忍不住过去的。”

雪莉知道她所说的‘过去’不是身体去往哪里,而是精神进入一个她不明白的领域——属于哨兵与向导的领域。

或许在哨兵与向导之中也没有几个人‘有幸’能光顾那里。罗赛自嘲的想到,毕竟只有极个别的特例在连结断裂之后还能活下来,而她恰巧是其中之一。

罗赛曾经在‘塔’的老师形容连结就像是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之后就是更为广阔的世界,那里与你心心相连,生死与共的哨兵,意识海的共融让原本单调的世界变得丰富多彩;然而她没有告诉罗赛那个美丽多姿的世界在连结断裂之后会变成什么样。

会变成什么样呢?大概就是世界末日的那种情景吧……原本支撑自己前行的,那股温暖而浑厚的力量在历经了山崩地裂的剧痛后骤然消失,只留下她一个人的精神结空荡荡的停在原地,意识海化为一片焦土废墟,然而她却还是不死心,一次又一次的顺着断裂的连结找过去,迷失在干涸的意识海中痛彻心扉。

最初连结断裂的时候罗赛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过了一年,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反应,军部调集了最优秀的精神疏导师为她治疗也不见成效,最后是同在‘苍之牙’的战友们看不下去,轮流来疗养院里陪她,甚至冒着被处分的风险将她带到外面,一点点找回了罗赛对这个世界的依恋,这才让她逐渐清醒,接受了军部的调令,生活慢慢回到了正轨。

只是午夜梦回的时候那失去了半身,伤痕累累的连结依然会传来剧痛,不知何时她开始点烟,是那个人一贯喜爱的古老牌子,呛人的烟味刺激着向导敏锐的感官,却能让她暂时忽略连结处的痛苦,罗赛就是靠着这样近乎自虐的方式撑到了现在。

雪莉不知该如何安慰她,任何话语在罗赛承受的痛苦面前都显得苍白,罗赛伸手揉了揉女教授柔软的小卷毛,笑了一声,“别露出这样的表情啊,我暂时还死不了呢。不过这情况应该算是工伤吧?替我向校长请个假,从今天开始我要旷工三天休息一下,毕竟现在的我是个伤残老人啊。”

雪莉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依然起身准备去校长室。她总是不习惯用通讯器联络对方,罗赛见状也没有阻止,笑嘻嘻的跟她挥手,“你也一晚上没休息了吧,雪莉,请假的时候顺便也带上自己,好好睡个觉。”

目送女教授娇小的背影消失在实验室的门口,罗赛嘿咻一声撑着膝盖站起身来,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将象征研究员的白大褂脱下来扔到了一边,准备开始自己愉快的临时假期。她往门那边走了两步,忽然又转身回来,从架子上顺了一瓶II型镇定剂的稀释液,把自动金属吸管往嘴里一叼,喝饮料似的悠哉悠哉溜出了研究所的大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