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穿越正文

天生名帅[足球]第1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3:11:45
天生名帅[足球]
天生名帅[足球]
作者:安静的九乔
来源:晋江文学城
【教练文,全文完结。接档文《锦鲤系厨神》、《地下城大佬饲养手册》求收藏。】全英最神秘的主教练登陆光明球场,率领漩涡深处的黑猫桑德兰为保级而战;每日邮报:“这位查不到任何职业球员履历和俱乐部执教经历的年轻教练,绝不可能是帮助黑猫顺利保级的合适人选。”赛季末,邮报推出打脸特刊:“看起来‘真香’定律终究不可战胜。”自此,属于安东的传奇从光明球场起步,他创造的一切被称为“光明奇迹”;【食用指南】①主教练经营热血升级流,原创教练,真人球员,无CP,主剧情,有部分全息模拟游戏的内容。②本文开篇为09-10赛

第一章 重返故乡

2019年5月初的一天,这是一个春意盎然、春光明媚的时令,我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善州市太宫镇。

连日来,我和父老乡亲、亲朋好友不是在城河岸边垂柳的林荫道上散步闲谈,便是在垂柳掩映着的小酒馆里把酒叙旧。

我的故乡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小镇。

镇子四周,是青幽幽的麦苗。镇子东南,坐落着马鞍山,所谓马鞍山者,言其形状是也。此山两端高,中间低,远远望去,如同马鞍一般。山石间布满了荆棘、野枣树,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野果树。每逢到了春夏之际,漫山遍野都是绿色的天然氧吧。山的断崖峭壁之上,镶嵌着许多悬棺、石匣。小时候,那些悬棺、石匣充满着神秘莫测的气象。最近几年,据学者们考证,那些都是汉代墓葬群。这样一来,镇子就辐射着历史的沧桑感了。

镇子北面,经年累月地流淌着的河水,名唤城河。这条河流,平日里既不宽大,也不湍急,从东方群山之间的水库泄出来,蜿蜒前行,缓缓流经太宫镇,又悠悠地朝着西方的大湖荡去了。只有逢着多年不遇的磅礴大雨的时期,河水才会变得浩浩汤汤,深不可测,浪头有力地撞击着岸堤向前奔涌。河中鱼虾鳖蟹,自不必说,应有尽有。

镇子西头,在我记忆的深处,有一片欢乐又神圣的地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里种满了枝枝丫丫的苹果树,满树满枝结满着红彤彤的果子。80年代,我子政大叔独具慧眼,看中了这片财神地,将苹果园承包了下来,经营了十几年,发了一笔不小的财。后来,不再承包了,他举家搬到了善州市里,在善国大街上开了一个烟酒门市,过起了悠哉悠哉的生活。镇子里活着的乡亲们,就生活在镇子里;镇子里逝去的乡亲们,就生活在那一大片苹果园里。我想,这是一片惬意的乐园,春天有青翠欲滴的绿叶,五彩缤纷的苹果花与野花;夏季的夜晚,地上树上爬满了金蝉子(这时我便想起了顽童时候,在朗月高悬的果树下,我们欢快无比地捉着金蝉子,有时就不免踩到先人们的头顶上去);秋季里有扑鼻的果香;冬季里是银装素裹的世界。

就是在这样一个诗意盎然、槐花飘香的时节,我的两个老友风风火火地赶来了。

滕永城和曲九功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太宫镇,十分急切地进行了必要的寒暄。二人道:“常先生,别来无恙啊?”

滕永城接着说道:“我们盼望你很久了!”

我笑道:“承蒙两位错爱,我一回到了太宫镇,就和你们联系了。”

曲九功道:“常先生,你在河州过得还好吧?”

我微笑道:“还好,还好。不过还是感觉桑梓之地亲切啊!”

“诚然如此,”滕永城道,“树高千尺也忘不了根呐。”

我自嘲打趣道:“我还没有两位高呢。”

两人听后朗朗大笑,我亦粲然。

我问道:“两位说有大事找我,不知是什么大事呢?”

两人于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两本册子,交到了我的手中。我仔细观看,是两本厚厚的记录册,翻开了看,只见密密麻麻写满了文字。

三个人在杨柳依依的城河岸边漫步,一边走,一边说话。

“这些是什么记录?”我疑惑地问道。

“记录的是我们四十年的见闻”,曲九功回答道。

“你们四十年的见闻”,我更加疑惑道,“可是,你们有四十岁吗?”

“是的,千真万确,”滕永城话语恳切地说,“是我们四十年的见闻。”

曲九功唯恐我不信,补充道:“这些确是我们的见闻,对于当时情况的忠实的记录。”

我翻开册子,看到了上面写着“乾兴元年二月十九日”,便疑惑地问道:“这是一千年前的记录?”

滕永城道:“老朋友,这件事说起来,真让人难以置信。不仅是你,即便是时间科学家也是难以置信的。”

“的确如此”,曲九功道:“谁能够相信呢?我们两个人怎么能够回到千年之前?!”

滕永城接着说道:“而且又完好无损地回来了。这真是白天里撞鬼了。”

城河的水,不算多么深,一刻也不停息地淙淙流淌着,慢慢地,慢慢地流淌,好像千百年来都是这样淙淙地流着。岸边的垂柳随风飘拂着。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两册日记,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们那两张诚恳的面孔,不知不觉陷入了沉思。难道说,他们两人真的一下子就回到了千年以前吗?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时空穿梭吗?难道说,他们真的穿过了神秘的虫洞或者时空的罅隙,进入了另一个时空里?难道说,时空的扭曲真的存在着吗?是什么让他们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往?我依然不能相信这是事实。尽管很久很久以来,我就期盼着我们人类能够通过时空穿梭,回到我们神往的时代。但是多少年来,我又是一遍一遍地失望。因为截至目前,没有任何一种飞行器,它的速度能够超越光速运转啊,时空穿梭或许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那么滕永城和曲九功是怎么做到的呢?我非常急切地想知道其中的奥秘。

于是,在淙淙流淌着的城河边,滕永城和曲九功两位来自2019年的老朋友,将一场跨越千年时空的往返,你一言我一语,娓娓道来。走乏了说累了,我们便进了一家岸边的小酒馆里,要了几样下酒菜,边喝边聊。我一边听着他们的讲述,一边望着他们那写满了惊喜的面孔,我感觉到他们惊喜的面孔也感染了我的面孔。我望着城河中潋滟的水光,仿佛在身临其境地感受着他们那些真切的不容置疑的回顾。

他们两人来找我的目的,这时我也知晓了。他们早就知道我文笔尚可,于是想劳我将他们的讲述和他们的见闻,整理出来,向全天下人证实这样一个事实,他们真真切切地回到了1000年前,在那里度过了40年的岁月,之后又奇迹般地返回到我们的时代。下面这些文字,就是我将他们的回顾,结合他们那些见闻的文字记录,做出的整理,仅仅适当做了一点点润色,以飨读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