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穿越正文

甜入她心在线阅读第1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4:14:50
甜入她心
甜入她心
作者:南轻歌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温柔似野风》,可点进专栏收藏哦。厉琰从前叱咤校园,谁都不放在眼里,却在碰见林渺后被收拾得服服帖帖。见到林渺的第一眼,厉琰终于体会到心口小鹿撞成脑震荡是什么感觉。****人人都说厉家小少爷不近女色,只有林渺知道,他有多无耻地整日缠着她。某个夜里,他分明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警告:“不准跟别的男生聊天,要是不听话我就亲你了。”林渺还未出声,就被男孩紧紧地搂入怀里,耳畔有温热拂过。“渺渺,跟我在一起好吗?只有我的怀里才是你人间天堂。”他炙热的深情里带着偏执,令人无法招架。厉琰的心里在想:你如果犯错

许越死了——

纪忆手里捧着一本不算厚的言情小说,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盛着盈盈水雾,两只眼睛红了一圈。

死党给她抱来的课本里夹着一本言情小说,她想着打发时间翻来看看,最后却为里面的反派大佬哭得不行。

反派大佬从小爹不疼娘不爱,凭本事混成大佬结果所有人畏惧他。

他一直生活在黑暗的地狱里,却没人肯拉他一把,最后竟然落得个在女主跟男主结婚当天自杀的结局。

纪忆:【许越太可怜了……】

纪忆:【为什么作者不给他一个好结局!】

意难平的纪忆给死党发了好几条新消息,很快引起对方共鸣。

死党:【纪安安同学你居然看小说了!】

安安是她的小名。

纪忆正要打字回复,对方的新消息已经发过来。

混迹言情界N年的死党一颗恋爱脑:【我要顺着网线去爬作者窗户!强烈要求给反派大佬安排一个cp,还要温柔可爱学习拔尖的小仙女!】

死党:【那个恶毒女配居然跟你同名,我们安安明明就是温柔可爱的学习拔尖的小仙女~】

纪忆:【……】

我怀疑你夸人只有那几个词汇,但我没有证据。

她想起自己被反派大佬的剧情勾住,连恶毒女配跟自己同名这种事都可以忽略不计。

纪忆跟死党约了图书馆见面,双手抱着小说出门。

半路上听到手机“叮”了一声,她将包里的手机拿出来一看,页面弹跳出死党发来的新消息,是个链接。

死党语音:“作者大大在网上更新了许越的新番外,我把链接发你。”

指间触碰到屏幕,余光瞥见周围的人都开始前行,纪忆连忙收起手机踩着绿灯迅速过马路。

为了节省路程从小道穿过去,湖边围着一群人看热闹。

被勾起好奇心的纪忆刚凑过去,不知道为什么人群突然散开。

纪忆下意识后退,踩着青苔脚底一滑——

“噗——”

纪忆往后一仰,整个人栽进湖里。

身体落入水中的前一秒除了恐惧还有一丝希望,好在她会游泳!

怀里的书在水中遗落,纪忆立即屏住呼吸调整在水中的姿态,手脚划动拨开水面,成功的游上去,她双手扒在旁边的梯坎上,想要借力撑着上去却发现自己——力气不够。

“救命——”

低弱的求救声从喉咙里发出,似乎有人站在左右两边同时伸手将她拉起来,纪忆跪坐在冰冷的石板上,脑袋晕晕的连开口讲话都觉得费力。

手心撑着地面,纪忆想缓一缓。

一双白到一尘不染的鞋出现在她视线之中,头顶传来一道刺耳的怨声,“纪忆你又在耍什么把戏!想用自杀威胁我?就算你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喜欢你!”

“???”

“啧啧啧,纪忆你可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追庭哥的女生不少,你这样不怕死的还是头一个。”弦外之意无外乎讽刺她没脸没皮。

“???”

纪忆满脑子问号,又觉得这些话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不,这不是她小说里看到的剧情吗?

纪忆左顾右盼发现周围的环境很陌生,仓惶抬头一看,前方穿着白衣的男生眉眼低垂凝视着自己,眼里映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之色。

旁边穿着运动背心的寸头男生搭了一下他的肩膀,纪忆从他口中听到“宋言庭”的名字。

宋言庭——那是小说男主的名字。

纪忆吓得不轻,乌黑的眼珠子一转,直接晕了过去。

————

纪忆的死党是个纵横言情小说界多年的书迷,涉足类型十分广泛,霸道总裁跟小娇妻、富贵公子跟小丫鬟、穿越、重生、穿书的梗看了不下百部。

但纪忆从来没看过。

她喜欢背诵历史书上枯燥的文字,却懒得去看长篇小说里的爱情故事。小说里的狗血剧情她听死党念了很多遍,直到今日才算是看完一本言情小说。

没想到死党一语成谶,她穿书了——

穿成了书里作天作地的恶毒女配,最后还是被反派大佬给弄死的。

前一秒还在为反派大佬意难平的纪忆,这下子哭都哭不出来。

她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理了一遍,除了男女主谈恋爱的剧情之外,最重要的配角就是恶毒女配。

女配幼年被拐卖,直到14岁才找回来,这时候纪家已经领养了一个比她还大几个月的女孩——纪心扉,也就是原文女主角。

女配因为这些年受到不公的待遇内心黑暗,回到纪家之后跟纪心扉抢房间、抢衣裙。

看着纪心扉学习爵士跟钢琴女配非要跟着报名,结果被人一通嘲笑。

看着纪心扉念好学校,女配求着父母拿钱把她塞进尖子班,却总是垫底。

听到同学们私下讨论纪心扉跟年级校草宋言庭是“金童玉女”的时候,女配绞尽脑汁搞破坏,甚至在其他人的唆使下用跳水自杀来威胁宋言庭。

只是谁也没想到女配这一跳,把芯儿都给换了。

女配走丢的这些年在养父母家干活受累,皮包骨的身材在纪家养了一年才稍微圆润些,但这蜡黄小脸的但看起来还是营养不良的样子。

还有这头枯燥的头发像是田里的稻草,想到自己本身那头乌黑亮丽还柔顺的长发,纪忆心尖都在疼。

她原本想将额前厚重的齐刘海夹起来,撩开一看,额角一道两厘米长的疤痕,说大不大,可疤痕在脸上就真的不容忽视。

“唉……”

面对镜子长叹一口气后,纪忆打开水龙头抹了一下脸。

既然现在这个身体属于自己,那她必须好好对待!

纪忆用指纹解锁手机看过支付宝上的余额,纪家父母因为对她心怀愧疚所以在金钱方面比较舍得。

趁着放假她刚好去商场买些东西。

纪忆坐在门口换鞋,旁边有人递了一把伞过来,“二小姐,外面在下雨记得带伞。”

“知道了,谢谢苏姨。”

听到纪忆柔和的声音,苏姨整整愣了十秒钟。

苏姨是被纪家长期雇佣做饭打扫的阿姨,她还记得纪忆刚回来的时候小心翼翼,再到后来颐指气使,从未像现在这么柔顺安静过。

纪忆接过伞还对苏姨微微一笑,漂亮的眼睛多了从前没有的灵气。

纪忆不认识路,全程靠百度地图。

搜过商场的距离,纪忆出门直接打车。

女配不懂得打扮,只是看顾心扉喜欢用什么就非要搞来一模一样的,而纪忆从小家庭优渥,她在母亲的熏陶下学习到很多东西。

穿衣打扮是其中一项,保养护肤也有研究。

纪忆是个爱美的小姑娘,她先去美妆店给自己挑了一套合适的护肤品,涂在脸上的东西不能省,这一花就是大笔钱。

她不能一次性花光所有的钱,盯着余额心算之后,她决定放弃漂亮的衣裙,先去弄一弄这头堪比稻草的头发。

纪忆就近搜了一家评论较好的理发店,走屋檐下把雨伞收起来放在置物架上,又在旁边的地毯上沾了沾鞋底的水,这才伸手去撩透明的帘子。

在她手指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帘子被人从里面撩开,她闻到了淡淡的薄荷味。

那人与她擦肩而过,下意识扭头只匆匆看到轮廓分明的侧脸。

远去的少年身形修长,浑身散发着一股清冷的气质,凭她直觉,那人应该长得不错。

让纪忆留意的是那少年不带雨伞直接走进雨中,沉稳的步伐不急不缓,像是没被雨点影响半分。

“你好。”

热情的理发师走了过来,拉回纪忆的思绪。

大约两个小时后,理发师将纪忆送到店门口。

她撑开浅紫色的雨伞到路口打车,从旁边的反光玻璃的看到自己这头披肩短发,还算是满意。

她让理发师把分叉的枯发剪短,又做软化。

作为一个喜欢长发及腰的女孩还是长大后第一次把头发剪短到这个程度,及背已经是她的底线,一定要快点把头发养起来才行!

这个时间点堵车,在距离纪家还有几百米路程的地方堵了十分钟,纪忆干脆下车走路回去,正好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纪忆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撑伞,因为不方便看手机就先把路线记了一下,直走再拐弯,她想自己应该不会走错。

她边走边看,观察周围的路线,走过一段距离拐弯,进了这个路口却发现这边的行人较少,只有停靠的车辆。

“啊……不会是走错了吧……”

纪忆在几百米的地方绕了个弯,抬头看雨还在下个不停。

“喵~”

旁边窜出的一只猫,纪忆下意识扭头,视线一移最后落在那个楼道边。

似乎是一个人坐在雨地里,背靠着墙壁,天上落下的雨点没有眷顾他半分,整个人像是在水里浸泡过。

纪忆往前走了两步却不敢随意靠近,“喂,你还好吗?”

那人没应,纪忆琢磨着找其他人一起来。

正要转身时,那人似乎动了一下手,露出一条银黑色的项链。那项链的吊坠是一对银黑色的翅膀。

纪忆心里一咯噔,双腿不受控制的往前靠近再靠近。

他的脸色白得吓人,几缕湿漉的碎发贴在额前,少年紧闭着双眼,浓密的睫毛阴影映下,眼角那颗褐色的泪痣像是一滴冰凉的水,落在纪忆的心上。

纪忆徒然睁大眼,死死地盯着少年,薄唇颤抖着吐出一个名字:“许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