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奇幻正文

至尊神豪在都市之穿越卫家(1)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2 2:24:50
至尊神豪在都市
至尊神豪在都市
作者:左边的小鹿
来源:飞卢小说网
左浩正在观看直播,天降至尊神豪系统,每天必须花完数十万,数百万,数千万,从此化身神豪,美女主播?打赏!校花作家?打赏!香车?买!游艇?买!别墅?买!这些不过是我一天的零花钱而已,我人生唯一的乐趣就是花钱,不断花钱,直至成为至尊神豪……(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公元177年,及东汉熹平六年,这一年是一多事之年。

汉灵帝刘宏以鲜卑连年入塞抄掠边郡为由,命护乌桓校尉夏育,破鲜卑中郎将田晏、匈奴中郎将臧旻各率骑兵万余人,汉军出塞二千余里。

而鲜卑首领檀石槐命东、中、西三部大军率众分头迎战,结果大败汉军。夏育等军辎重尽失,战士死者十之七八,三人各率数十骑逃回,皆以败军之罪被免为庶人。此后,鲜卑兵势更盛,连年进犯我大汉边境。

熹平六年(177)四白中,灵帝诏令三公上奏州郡贪官酷吏,尽皆罢免。时平原相阳球因为官严酷被征入狱,后以平定九江郡(今安徽寿县)起义军有功。被赦免,拜议郎。

同年曹操出任顿丘令,不断积累势力。也是在这一年,汉灵帝首次把书刻文字称作“书法”。这标志着作为交流工具的“写字”,与作为美学欣赏与实用相统一的“书法”,正式拉开了距离,并使后者逐步发展成为一门独特的艺术——书法艺术。

从公元175年起至公元177年,因父去世辞官在家守孝3年的刘洪,在此间写成《九章算术》。

而朝堂之上,“党锢之祸”再度兴起,朝堂之上的政权,也在外戚与宦官之中来回交替,多年来的内忧外患,使当年那个群星璀璨的大汉帝国正慢慢地走向腐朽。

兖州

陈留,襄邑县

在陈留卫家的某一处马厩,那里躺着一个正在昏睡的小男孩,小男孩长得很是可爱,脸蛋洁白无瑕,甚至会让人怀疑那是个小姑娘。

他皱紧着眉头,不一会儿缓缓睁开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面色无神地望了望四周,这总情绪很难相信会是一个五岁小孩所拥有。

味道还真是难闻。

下意识地闻了闻,卫异实在是忍不住这些气味,赶忙起身。

看来自己是睡着了,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身体都有些透支。

好好的拍了拍我的脑袋,揉了揉双眼,活动一下身体,让自己精神一下,虽然只有五六岁,但是那张小脸上丰富的表情,根本就不像一个小孩子该有的表情。从他的脸上甚至出现了沧桑的感觉。

这几天已经不只一回了,要是再这样下去,被别人发现了,估计自己的小命就不保住了。

这帮欺软怕硬的家伙,现在还真不能得罪,要不然,这帮人向老夫人告状,给我穿小鞋,自己就又要倒霉了。

缓缓起身后,又看了下自己的小身板,真是“娇小玲珑”

这么小的身材啥也干不了,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坚持这么多天的。

在发现马厩里的草料都已经喂完了,终于算是长吁了一口气。

看来今天可以放松一下了,活终于完事了,还好这回没有被别人发现,要不然又要被打了。

细细一想,自己还活的不如你们这些畜生,你们只要知道吃就可以了。卫异冲着马厩里的马心道

轻轻抚摸了一下马厩旁关在笼子里的小猴子,自己从前世以来就特别的喜欢小动物,感觉它们很亲切。它们很单纯,不像人那么复杂。和它们相处至少没那么累。

小猴子似乎也很喜欢我。一直向我吱吱的叫。

可能有人会疑惑,古人为何要在马厩里放一只猴子,在古代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据说养猴可以避免马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来到了这里倒是解决了前世的疑问,孙猴子被玉皇大帝委任去养马,为何会被封为弼马温了,现在看来还真是为它量身定做的。

离开了马厩,望向天空,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天空一片霞光。

晚霞不出门,朝霞行千里。

自己也应该回家了,要不然母亲就该着急了。一想到母亲,小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回家的路上,卫异开始不断回想过去所经历的事情,其实自己本不叫卫异,或者说自己压根就不是这一时代的人,自己本来的名字应该叫杨其,是后世的一名极为普通的高中生,或者说应该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因为自己连像样的大学都没有考上,父母也在自己很早的时候便离婚了,我在那个世界只感到了压抑,彷徨,痛苦还有无奈,有心改变自己的生活,却没有那个能力,最后也只能碌碌无为的走下去。

人生本就是空手而来,净身而去,曾经所拥有的一切最终也都是拱手送人,不外乎孤独、寂寞。

有一天,也就是那历史转折的一天,在我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个大约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拿着气球一脸笑容的正走在斑马路上,而这时一辆奔驰冲了过来,我当时什么都没想,二话没说便冲了过去,抱住那名小女孩,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她,就在那时,我感觉到了我的意识渐渐消散,没了感觉。

人生就好像一盒火柴,严禁使用是愚蠢的,滥用则是危险的。

当时在想,如果我有来生,我是不是还会一个人孤单的一辈子,因为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不理解我。

算了,

活着也罢,死又何妨,反正我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死了往往也是一直种解脱,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天爷对我不薄。倒是给了我第二次做人的机会。

没错,我重生了,

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生到了东汉末年,那个群星璀璨,巨星闪耀的时代。

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还是很兴奋的,因为三国那段历史是自己最喜欢最了解的,从很小的时候,自己便对历史产生浓厚的兴趣,上学的时候虽然其他科目不怎么样,但是语文和历史的成绩都是非常好的,一想到那些耳熟能详的英雄人物即将出现在我的面前,别提我有多激动了。只不过我想的太美了。

我转世在了一个东汉末年的大家族里,而我这一世的父亲名叫卫程,是陈留卫家的家主,但我也只是在我刚来到这个世界看到过他,从这自己出生见到他一眼,之后就便再也没见过了。可以想象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有多么不受待见。

而我这一世的母亲姓丁,本是卫府的普通的侍婢,一个是主子,一个是奴才,地位是如此的悬殊,若是两情相悦到还好些,只是据说当年卫程是酒后乱性才生的我,而卫程误以为是母亲勾引的他,所以对母亲十分的厌恶,所以自然而然的也讨厌着我。

对于这个谜一般自信的便宜老爹,卫异只能用无语来形容了。

我永远都忘不了,自己刚出生时,卫程对自己厌恶的脸色,自己早在那时便知道在这里,卫异的家庭成员中,父亲永远都失去了,所以只能靠自己了。

一晃,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这五年的生活感觉仿佛前世是梦,今世是真,真希望可以平安的过完一生,但是这五年的生活,根本就无法平安,每天过着压抑的生活,唯一的好处就是现在自己学会了谨小慎微,只有忍,不断地示弱,让那些人知道我毫无威胁,这样才能在这卫家苟延残喘,也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保护好母亲,否则,在这里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自己是个庶子,在这个时代,庶子是很难被举孝廉的。

孝廉,即孝子廉吏。举孝察廉原为察举二科,汉武帝元光元年初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人,即举孝举廉各一人。在两汉通常的情况下,孝廉则往往连称而混同为一科。孝廉一科,在汉代属于清流之目,为官吏晋升的正途,汉武帝以后,迄于东汉,不少名公巨卿都是孝廉出身,对汉代政治影响很大。

察举孝廉,为岁举,即郡国每一年都要向中央推荐人才,并有人数的限定。

汉武帝以后,察举一途成为入仕的正途,举孝廉亦成为一种政治待遇和权力。但鉴于各郡国人口多少不同而名额相同造成的不公平,故至东汉和帝永元之际,又改以人口为标准,人口满二十万每年举孝廉一人,满四十万每年举孝廉两人,以此推之;人口不满二十万,每两年举孝廉一人;人口不满十万,每三年举孝廉一人。

没有人脉,谁会在意你一个庶子,家里儿子那么多,又怎么会轮到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别的家族自己不清楚,可是在卫家,我的身份只是听着比较好听些,在全府上下人的眼中,我不过是个野种罢了,所以只能忍,最好忍到黄巾起义的时候,去参军,挣得一些功名,哪怕是像刘备那样得了个县令也没什么不好地。

想道这里,卫异握了握双拳,但没过多久又松了下来,没办法,如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自己的实力还是太过于单薄了,要么忍,要么比他们更残忍。

穿越五年,如今依然一事无成,以前看过一些穿越小说,那些前辈们一路上势如破竹,五年的时间早就统一全国了,最次也拉上一支有模有样的军队了,跟前辈们一比,自己还真什么也不是,可是谁又真正的穿越过呢?谁又能了解2000多年前生活是有多么的不易。

自己了解自己,我并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自己只想家人可以平安的活着,而不是去给别人当炮灰。

………………

“三公子,这是今年家族的所有收入,请公子过目。”

那名被叫作“公子”的青年接过仆人的账单后仔细开始浏览。

青年名叫卫寻,是卫家家主卫程的第三子,只见卫寻在观看后,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三公子,若是再解决不了亏空的问题,我们就只能卖房产了。”那名仆人见卫寻沉默不语便开口道。

“今年卫家怎会支出如此之多?该不会是你手底下的人不干净,来糊弄某?!!”

卫寻怒吼那位管家的仆人,吓得那个仆人连忙跪在地上。

“三公子,天地良心可鉴啊!小的是真没有那个胆量啊?”

“公子您是知道的,卫家上下这几年府库里支出最多的便是大夫人的家仆,那些人各个穿金戴银!”

“小的说的句句属实,求三公子明查啊……”

只见管家说着说着便痛哭流涕。

“好了……”卫寻叹了一口气,最终实在忍受不了,他的哭声便示意让他离开。

“多谢三公子,多谢三公子……”

面对管家连跑再谢恩,卫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唉……难啊

这些事情自己又是何尝不知呢?自从十几年前陈老夫人嫁到陈留开始,卫家就一天不如一天,她带来的陈家人各个高人一等,要是不知道还以为这这家是姓陈的呢?父亲也是,也不知道被陈氏怎么吹的枕边风,身为家主却整日只知道饮酒作乐,对家族的事情也都不管不顾,若不是靠着兄长在外从从商打点,卫家就真的要完了。

就在卫寻边走边想法子的时候,卫异与卫寻插肩而过,两人都互相注视了一眼,卫异发现卫寻在看他,便急忙的跑开了。

卫寻看到卫异跑走却并没有放在心上,一个小孩子而已,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哪有心情管一个孩童。

还是先去找兄长想想法子吧。

而另一边,卫异也并没有关心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兄长,毕竟二人本来也不熟,世家大族里的争斗多的是。

如果我是一只羊,我想吃的就不仅仅是草,现在草场越来越少,我该怎么办?那我会把我的牙齿磨尖,去寻找生肉,而不是等着被饿死。为了生存,我要学会适应这个世界。

如今的卫家大公子资历最高,只不过他却选择了在外从商,在这个时代商人地位低贱。

历史上的东汉末年投靠刘备的糜竺其祖辈世代经商,到了糜竺这一代,家产超过万亿,光家里养的佣人就超过一万,由此可见真是富的流油。由于糜竺是徐州本地富豪,估计认识的人也比较多,因此早年被徐州刺史陶谦征为别驾从事,这个是个辅助刺史的管职,因为同刺史出行,是单独乘坐一顶轿子或者马车,所以叫别驾,可见在州府地位之高,但这个职位没有实权。可见陶谦并不高看糜竺。

糜竺作为商人,虽然资产巨亿,幕宾上万,但是其社会地位依然是贱商一名,因此他需要找一名可以来保护自己的家族和家产的人。前期看上陶谦,后期看上刘备。糜竺资助刘备,很像现在的风险投资,一旦投资成功,不但拥有崇高的社会地位,自身财富更会成几何倍数递增。

所以父亲卫程才会受陈氏的影响,看中大夫人的儿子,二子卫旭,不过,若是卫旭那个无恶不作的家伙当了家主,估计卫家就不存在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