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古言正文

努力转型做女配(穿书)第九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2:17:38
努力转型做女配(穿书)
努力转型做女配(穿书)
作者:月见愁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下一本要开的穿越书戳专栏可以见哦~已经开预收啦~(穿越之拯救我的猪生),感兴趣的小天使可以放心入坑呀~已经开始存稿,绝对不坑!蓝宝石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却因酒壮怂人胆打了自己的顶头上司一顿穿越进了一本无比狗血奇怪的书中。蓝宝石:经理你老实交代这是不是你下的什么妖术???想象中的女主角,是这样的(标准剧本貌美如花多才多艺并有三个男主喜欢的)这样的(女尊剧本世界奉我为主的)还有这样的(穿越剧本系统相助一路开挂达人生巅峰的)但是......为什么她拿到的剧本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蓝宝石

然而这一片宁静都忽的被人打破,叽叽喳喳大声的说话声如同利刃刺破一切的宁静,惊扰了皇城内里难得的宁静,平白的叫人觉得可惜。

之语睁开眼睛,带着被人打搅之后的微微不悦,问道:“外面是谁?有什么事?”

轻轻的脚步声之后,品香门外低声回道:“娘娘,是贵妃娘娘和淑妃娘娘听说今日为佛祖寿诞,特意来和您一起供奉。”

“一起供奉?”之语皱眉,不知这二人何意:“本宫可没请她们来。”

“那奴婢…”赶走她们?

“过门是客,请进来吧!”之语并不觉得这两个从来不信佛的人会进来乖乖的在佛祖面前跪上半日,索性起身出去看看她们,打发走了便是。

一来到正殿,还未出声,便听见贵妃在哪里拿着自己那日穿的貂皮大氅和淑妃在哪里炫耀:“你瞧瞧,外面的缎子便是再难得,也不过费些钱财,也不值什么。最要紧是这貂皮,这种貂儿的皮子啊,最是难得。那貂儿一个个都是鬼机灵,身上的毛皮又厚又滑,若是一个不小心射歪了,射穿了皮毛,那便是拿回来也是废了,一定是要射穿头部,才能不影响匠人扒下身上的皮料子。”

之语心里倒是不气,只是觉得她这副样子有些可笑,在佛祖寿诞之日故意说起些杀生的话,这就是贵妃的手段?

淡淡的对着沛儿吩咐:“把她给我扔出去。”

沛儿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什么…”

“我说,把她给本宫扔出去。”岂止是扔出去,若在楚国,如此轻慢与她的人,该杖毙的。

欺人太甚!

之语一辈子,除了先头那个西越老皇帝,没人给她这样的羞辱!

这种羞辱,不让她知道教训,她就对不起大楚公主,西越皇后这两个称号!

之语的声音不算小,贵妃自然也听见了,心里得意,面上勃然大怒:“你凭什么!本宫是太后懿旨,亲自册封的当朝贵妃。就算你是皇后,也不能如此对待本宫。把我扔出去?你当你是谁。”贵妃怒气冲冲上千前几步,被沛儿和品香挡在前面,生怕这贵妃火头上生撕了皇后娘娘。贵妃只好隔着人:“你当我是谁,能由得你欺负。”

“欺负。你大概还没见识过本宫是怎么欺负人的。”之语推开众人,当众赏了她一巴掌,打的她发愣,没想到这人真的会动手。之语冷笑:“明知道本宫信佛,偏偏要在今日,在本宫供奉的佛祖面前说这些杀生造孽的话。到底是本宫欺负了你,还是你太过目中无人。”

“想我大楚皇城之中,多少越女,信奉道教,从来无人苛责。我身在越宫,即便信奉佛祖也是低调行事,不曾妨碍你半分。你这般行事,是贵妃你本人对本宫,对我大楚信奉的教义有何不满!”

“还是受了谁的指示故意无视本宫的尊严!”

“又或者,是因为越人信道,无这种海纳百川胸襟,不许信奉其余教义!”

之语一句一句,严厉质问,事情越挑越大。贵妃那想的这么多,早就无言以对了!

“你胡说...本宫...”

“萧氏,你当你是谁,配在本宫面前自称本宫!记着,是本宫仁德,才会允许你在本宫面前说说笑笑。倘或惹怒本宫,废了你这贵妃之位,也不过一道懿旨的事。”

淑妃急急的跪下,方才贵妃在哪里显摆她的大氅的时候她就知道不好。果然招的皇后动怒。楚人信奉佛教和他们越人信奉道教都是一样的,佛门不许杀生,规矩那么多,听说许多楚都的贵妇善信们一到了佛门节日,都会提前三日沐浴焚香,不沾荤腥,冬日里连大毛衣裳都会小心翼翼的收起来,注意着不在那个时候穿。贵妃倒是好,拉着她在皇后正殿前大谈特谈她这衣裳是杀了多少貂儿做成的,怎么扒皮,怎么做衣…

找死你也别生拉上我啊!!!

“皇后娘娘息怒,贵妃,贵妃娘娘不是这个意思,她不知道…不知者无罪,还请娘娘…”

“不知什么?”之语难得如此动怒,那里是淑妃几句不知者无罪就能平息怒火的,之语反而质问起她道:“是不知本宫今日在做什么,还是不知我佛门教义?既然不知,又何必要来和本宫一起供奉佛祖?佛门清净地,不收这愚昧无知,生性恶毒之蠢妇。”

淑妃天性懦弱,也没了话。

“自本宫入主后宫,贵妃你便处处与本宫作对,多次言行无状,顶撞本宫。本宫本不欲和你们多做计较。但是今日佛祖寿诞,贵妃此举,分明是不把本宫放在眼里,有意羞辱。来人——”

“是。”

“替贵妃将这件大氅解下来,烧了。”

之语宫里的下人都是自己的陪嫁,自然是已之语的命令为最高指令。几个太监一伸手就把贵妃小鸡子似的拎起来再按在地上,伸手就要扒衣裳。

贵妃拼了命了挣扎,淑妃吓得闭了眼不敢看。

“你敢!楚之语,我,我是贵妃,我是太后的侄女儿…”

之语反问:“知道你是贵妃就好,既知是妾,生死荣辱皆由本宫,便给我好好记住上下尊卑,记住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还是...你觉得本宫这个大楚来的皇后处置不了你这西越的贵妃!”

“你…”

贵妃红着眼,小巧可爱的鼻子鼻翼微张,显示出她的怒火,之语舒了一口恶气,说道:“烧了,也算是解救了这无端丧命的亡魂。也叫贵妃好好的记着,”之语盯着贵妃气的通红的脸上,接着说:“别在本宫这里烧,脏了我的地面儿。拿去贵妃宫里烧,让贵妃自己看着。”

“你敢…”贵妃挣扎着,拽着衣裳冲着他们叫嚷威胁:“你们敢动本宫。我要你们的命!”

之语起身,一边走一边说:“把这个嘴里不干不净的人扔出去。按着本宫说的办,谁若是有话说,叫她明日亲自来找本宫。”

然后,淑妃就亲眼看着自打入宫以来便一直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贵妃被人扒了大氅,拖着出去,直到回了她自己的宫里。当着所有奴婢太监的的面,被人按在地上,眼见着自己引以为豪的貂皮大氅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然后才被放开。

期间大骂喊叫无数次,全都没人理她。就连她自己宫里的人都被这阵仗吓到了,倒是有人上前意图解救,但是没能救下来人就算了,自己还挨了通打。

贵妃自然是叫嚣着要杀了这帮狗奴才,然后这帮狗奴才是这样回答她的:“奴才们奉命行事,若是有什么得罪贵妃娘娘的地方。贵妃娘娘可以去吩咐司刑大人亲自去皇后娘娘宫里拿奴才。奴才们绝不敢逃。奴才告退。”

真是……爽啊~

淑妃压抑着笑,没有再接着看下去了。再在这里看笑话,说不得就要被恼羞成怒的贵妃迁怒了!

回宫的时候淑妃仍是憋着笑得,丫鬟却看出了她的想法,说道:“知道娘娘想笑,想笑就笑吧,都到了咱们自己的地界了,谁还能管着娘娘不成?”

淑妃宫里发出一阵大笑,主子奴才笑成了一团。

淑妃伏在座位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捂着肚子道肠子疼,又说道:“哎呀,我竟不知,贵妃死拉着叫我也去。原来是为了叫我看她笑话的。哈哈啊哈哈哈哈~真是,哈哈哈哈~”

笑了一会儿,捧着酸疼的腮帮子说:“哎呀,可惜当时不能笑,不然肯定比现在痛快。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毕竟当着面笑可比现在回想的要搞笑得多了。

丫鬟也说:“啊,您看看贵妃一边哭着一边喊太后的那个样子啊,还贵妃呢,小孩子都比她强…”

淑妃说:“她这辈子在我这里算是没有脸了。自己想去招惹别人,以为有太后撑腰,皇后就不敢怎么她了。真是傻!真以为就她一个是千娇百宠长大的大小姐,人人都要让着她吗!人家曾是大楚公主,娇生惯养的程度不比她厉害?这下子被人照着脸上就打回来了吧。偷鸡不成蚀把米。”

“对对对,娘娘说的对。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真是替本宫出了一口恶气啊!”

……………………………………………………………

之语赶走了贵妃,随后便命紧闭宫门,不到她把佛祖诞辰之事做完,谁都不许进来。

“谁都不许?”

“……谁也不许。”之语说:“若是有人不管不顾的要闯本宫的宫室,就派个人去替本宫问问她,闯当朝皇后的宫殿,这后果,她老人家担待的起吗?”

当然,这也是之语做的最坏的打算。这事件出现所需要的条件就是太后其实是一个没有任何脑子的女人,并且她身边也没有一个有点脑子的人能够提点她。

当然,最坏的打算并没有成真。显然,太后不是会为了一个贵妃而将她这个当朝皇后的颜面当在脚底下踩的意思。她甚至都没有派人来之语这里询问一声,之语不信这事情她闹得这么大——叫人压着贵妃,扒了衣裳,当着她的面烧给她看——太后真的能一点不知?

知道了却不来搭救,不是城府极深,便要事后找茬!

直到供奉佛诞结束,之语去她宫里请安的时候,贵妃也在,并且一直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她之后才顺嘴提了一句:“你们俩之间的事情啊,哀家也听说了,你说说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都是十几岁的人了,已经为人妻为人妇的了。一个皇后一个贵妃,姐妹相称的人,最该和睦共处,竟还会为了这点小事而闹起来,像个什么样子?”

之语恭敬领了,低眉顺眼的说:“是,太后娘娘说的是。”之语故意和贵妃说:“贵妃妹妹啊,咱们也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可不能再拿无知当天真了。我虽信佛,到底也是没有人家正经佛门子弟那么虔诚。若是真妹妹那日一时兴起跑到人家佛门子弟面前说什么杀呀剥啊的,只怕怒目相对,扫地出门都是轻的了。妹妹,你可说我说的对不对呀。”

贵妃只想拿手里的茶碗砸她一脸。

是你个祖宗!

骂完了我,还想我夸你说的对。真拿我当傻子了!

可谁知太后却仿佛没听见皇后话里话外的意思,说:“皇后说的是。贵妃你可要记着了,日后万万不可在口无遮拦了知道吗。”

“姑妈~”

“叫姑妈也没用。”太后板着脸说:“都是你父母娇惯的你。你再这般无理取闹,迟早要吃大亏!”

“我…”贵妃气的在椅子上坐不住。最后还是被太后压着给之语道了歉,认了错。

倒是真当了一回傻子,气的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嘴巴才好。再把所有听见这话的人都是弄死,一个不留最好。

………………………………………………………

沛儿愤愤的说:“真解气,今儿瞧见贵妃那张脸奴婢就开心。”

“解气吧!”之语心说,我也解气呢!

沛儿说:“如此看来,贵妃虽然不成个样子,但是太后却是个明白人呢!”

“你觉得她很好?”

沛儿犹豫这点头:“你不会忘了吧,当年我可险些抢了她的皇后之位……”

沛儿脸色有点差,之语说:“你现在还觉得她很好吗!”

“她现在能这样对我和自己的侄女儿,正是展露了她不可小觑的一面啊!”之语心里暗暗思量,若是自己的侄女被人这样对待,她就算是不会明着发作也不能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比太后还要好了!

能看着几个人被她说得蔫蔫的,之语忍不住笑道:“怕什么,咱们都看出来了,提防着就是了。”最重要的是,只要楚国还在,她最多也就只敢给她使使绊子了!难不成真的敢把她怎么样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