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悬疑正文

红楼之无法预料在线阅读第二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7:57:10
红楼之无法预料
红楼之无法预料
作者:咖啡柠檬派
来源:晋江文学城
身处鬼域已三百余岁的鬼王林如海在毫无征兆之下突遇时空乱流回到了三百年前的红楼世界,但这个时空的他已经故去多年无奈之下只好夺舍了那人间帝王,用靖雍帝的身份在世间行走。林如海原以为此次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报复前世仇人,以及庇佑女儿至她在百年之后与他一同回归鬼域的“度假之旅”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便发现这个世界的种种蛛丝马迹仔细想来却甚是细思极恐。原来,这个世界竟是几方势力博弈的一个棋局,这世间所有人的命运早已被安排“妥帖”,就连他所以为的这场幸运,也是大能们无惧天地法则之力联手施展的时光回溯之法。而他

“自古以来,在我们这个世界里都是凡圣同居,人神鬼皆有来往,多少动人的故事流传至今。

而在近代,经济发展迅速,越来越多的人去泰国旅游,泰国传统的养小鬼古曼童自然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很多人请来供养。

有求钱财的,有求姻缘的。起初很多人也确实达成了心愿,但听说这些人在此之后,总是发生一些离奇的事,有人运气越来越差,有人身体每况愈下,更甚者,死于非命,林林总总皆有发生。

但“妖由人兴”如果不是人的贪欲,又如何能引来各种不幸?”

我在去往佳索家的路上出神地想到。

“到了。”司机提醒到。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路边。我提起剑袋下车。一眼望去,大门斑驳的铁栏已经辨认不出原来的颜色,旁边有个警卫室,里面亮着昏暗的灯,守门人不在。我很轻易的就进去了。路两旁杂草丛生,路灯下映着杂乱的电线。想必这个小区有些年头了。

我心里暗自思忖之下,疾步往4幢806走去。

“叮咚。”电梯门缓缓打开,看指示标,06应该在右边。走廊很长,这一层差不多有十几个房间,廊灯昏黄,视线不佳。走廊的层高很低,让人莫名的有种压抑感。

我的八字阴木较多,所以对于能量场、磁场的感应力特别强。

我的心莫名跳得很快。

“咚咚咚”。我急促地敲了两下门,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我顾不得许多,径直走了进去。入眼处是个日式的玄关,走到客厅,放眼望去是榻榻米的日式风格装修。

“救...救命!”一阵极其细微的声音传入我的耳朵。小时候练武,最基础的听声辨位还是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在左边!

我急忙跑进卧室,开门就看到佳索一袭白衣,脖子被窗帘缠绕着,脸涨成了黑紫色。诡异的是她边挣扎,双手紧紧的向两边,用力地拉扯窗帘。恨不得将她白皙的脖子勒断。

我冲上前去,双手拉开她的手,不料那原本向两侧拉扯窗帘的手,又猛地掐住了我的脖子,柔弱的双手,竟然在此刻源源不断地涌出一股怪力。突然其来之下,我被死死地掐住,一口内气提不上来,脸憋得通红。

就在这时佳索的眼睛瞬间变得漆黑一片……

“邪灵附体!”

情急之下,我硬提右膝,一记“老猿挂印”,顶向她的檀中穴。这一击之下把她撞退了好几步。换作平时,别说是一般人,就算是强壮的练家子,我这一撞之下。也必定让他躺倒在地。更何况正中檀中穴。

但此刻的她还是不受影响。反而低吼一声,向我扑来。我一拉剑袋绳子,七星剑随即刺向佳索。虽是一把对普通人无法造成伤害的枣木剑。但对于邪灵阴鬼杀伤力却是巨大的。剑刺在佳索身上,接触的刹那,肉眼可见的黑气从她手臂上翻腾出来。

“啊......!”佳索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随即倒地。她的脑后冒出一股黑烟。我左手掐“束”字诀,右手七星剑对空虚画一个“令”字,只见七星剑上的每点星斗,星斗上红色的朱砂散发着微光。我左手再次,拉过腰带倒出罗盘。拿布袋对着剑尖位置一罩一拉。

原本空憋的布袋,瞬间鼓起。扯住绳头,布袋里面有物在上下挣扎。我虚引剑尖连点七下布袋,方才令其干瘪平息。

“呼。”我长出一口浊气,坐在了地上。这一连串的争斗消耗了我不少体力。

此刻倒在一旁的佳索也醒了,我赶忙上前扶住她。

“陈师傅你怎么在这?怎么回事?”佳索满脸苍白地问到。我唯有苦笑。

“之前我找到那个黑色玩偶拍完照片发给你。大约过了半小时左右,我的手就开始不由自主的去拉窗帘,我拼命的想要去制止,可是双手就越是用力的去拉扯。我还看到一个小男孩在我的面前,冷冷地看着我,我拼命的挣扎也无济于事。我只记得我努力地呼喊后,便晕了过去,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刚刚你被附体了。”我扶着佳索坐到椅子上,捡起掉在地上的罗盘说道。

“什么!我被附体了?怎么会这样?我不想死啊!”佳索一脸的惊恐地抓住我着急问道。她有点语无伦次,又不断地喃喃道:“它还会再来吗?还会再来吗..”

“别怕,这个古曼童的阴灵已经被我收了。”我安慰道。“对了,那个玩偶呢?拿来给我带回去,晚上你好好睡觉,明天起来就没事了。”

“啊,玩偶?刚刚还在我床头的。”佳索指着床头尖叫了一声。“现在怎么没有了?!”

“无妨,待我找找。”我打开罗盘的木盒,竖立好中间的木棍,只见罗盘中间木棍原地飞快地转动,不一会儿慢慢地停在了坎位,我抬头一看,正好对着佳索,一分不差。

一瞬间,我全身冷汗直冒......

——————————————————————————————————————————————————————————————

在我爷爷传下来的道法之中,就有“束”字诀的布袋收灵法。说是布袋,其实用罐子都可以。爷爷告诉我,以前他上山学道不久,下山后,碰到人家请他做法事的,他都当面要个罐子,将阴灵妖邪装入罐中,告诉主人家要将此罐埋入山中,令其永不见天日。但是每次爷爷都会上山,暗地里将罐中之物尽皆放出。爷爷常说“它们虽与人不同,但皆修行一场,打得它魂飞魄散终究是不忍心”。

这样的事做得多了,以至后来爷爷在我们老家那做法事的时候,都异常顺利。可能它们都感于爷爷的所作所为,在暗中帮助爷爷吧。

那时候我少不更事,认为这些都如传说一般。直到我修习道法日渐精进之后才渐渐相信了爷爷的话。至于如何照见妖邪之物,尽管我这么多年来不曾用肉眼见过其具体的形象,但是我手中的罗盘却是爷爷留下来的。拆下中间棍子,下面就是一面镜子。爷爷说若一个人身上有脏东西,往其身上一照,那脏物自然会浮现于镜中。

此刻的我浑身冷汗直冒,因为刚刚,我亲手将古曼童的阴灵收入袋中,现在罗盘又指向佳索。

“莫不是古曼童在她身上!?”

我看向佳索惊恐又略带无辜的面庞,咬了咬牙,拿下中间小棍子,硬着头皮把镜子倒转来照在佳索的身上。 一息的时间,只见原本镜中佳索的面庞,慢慢开始模糊,渐渐出现了一张小女孩的脸,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阴冷而空洞。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绪。一时间呆住了。

佳索见我看了镜子后,愣了许久,忍不住问道:“陈师傅你怎么了?”

“哦哦,没事。”我定了定神。心里却暗暗想到,“莫不是流产的孩子附在了她的身上?看她的眼神如此的阴冷嗔恨,莫非是……胎死腹中之后再做的人流?!”

我想到此处便急急问到:“你流产的时候孩子是几个月大?”

“四个月。”佳索道,“后来我去医院做流产的时候,亲眼看到了小孩子的骨头跟身体被弄得粉碎,扔入了袋子。”说罢,佳索闭上双眼,满脸的痛苦。

“难怪如此严重!我问你,你住到此处多少时日了,之前住户是谁。”我收好罗盘问道。因为我一直好奇,以佳索的收入不可能住在这样破旧的小区。

佳索答道:“陈师傅你有所不知,当初我刚毕业和我老公二人一起工作,这是我们在收入高了以后换的第二个小区,虽然不是很新,但是干净。这里有我们二人许多美好的回忆。我老公还说住这里可以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够满足现状,要不断前进做得更好。”

我看着佳索,第一次看到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甜蜜。

“在我们搬进来之前,上一个租户是个女生。”

“那你还记得你们住进来时这里有什么异样吗?就是跟平时不一样的地方。”我追问到。

“不一样的地方....我还真的.....”

可能因为刚刚惊吓过度,佳索晃了晃脑袋。

“如果说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那天我来看房的时候,发现整个屋子都特别干净,干净到一点灰尘都难以发现。我那时候还很高兴,毕竟前租户能够保持如此卫生,我们也省心不少......”

“那你还记得她后来搬去哪里了吗?”

“这个不知道,不过我有她的联系方式,可是时间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这号码还能否联系得上。怎么了陈师傅,为何这么问?”佳索不解道。

“我想我已经找到问题的答案了。这样,你晚上先在家里好好睡一觉,明天电话联系下她,找得到的话,我们去跟她碰一次面,如果打不通你告诉我她的名字,我也可以找到她所在之处。”

“等等,陈师傅我跟你一起走吧,晚上我去我闺蜜家住,发生这种事情,我是不敢呆在这里了。”佳索连忙叫到。

“也好。”我回答道。

不知为何我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不过那时候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关门的刹那,原先消失的玩偶又出现在了床头,静静地坐在那里,注视着我们离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