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古言正文

一不小心攻了个大魔王[快穿]在线阅读第2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9:20:40
一不小心攻了个大魔王[快穿]
一不小心攻了个大魔王[快穿]
作者:天下天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再儒雅的皮,再文艺的名,都掩盖不了韩致远那颗痞子的心,只是:韩致远:完了,被附体了。傻X,鬼故事听多了吧?韩致远:千真万确,刚才差点挂了。魔王说,蝼蚁你若不将本王散落各界的残魂找回来,本王就要你灰飞烟灭!魂飞魄散!总之,魔王吹口气就能弄死他!于是韩致远被迫走上了唤醒魔王残魂的穿越之旅。可是要怎么唤醒魔王残魂?让他们动情。魔王残暴无情,诸神便用至真之情将其封印在多界,所以,动情则觉醒。所以,就是不断重复“让残魂爱上我”?韩致远:他妈能再狗血点吗?魔王眉头一挑:嗯?韩致远认怂:我会好好干的。其

从现场的证据来看,死者的确是自己跳下去的,可从情理的角度来说,死者根本就没有自杀的理由,这也是案子一直僵住的原因。按照正常程序,这桩案子早就该结了,毕竟警方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连个疑凶的存在都没找到,还是齐局最后发了话,让谢忱来找“叶大师”。

原本白胡子飘飘的大师变成的长发飘飘的——好吧,还是大师,但是叶知秋的话让谢忱也茫然起来。

来找大师就找这个结果?

“走吧,去现场。”叶知秋将桌上归置了一下,起身对二人道。

“去现场?”谢忱错愕问道。都说了自己跳的,还要去现场?

叶知秋挑了挑眉,压低了声音道:“没人,说不定有鬼啊。”

谢忱和小钟瞬间变了脸色,叶知秋顿时跟发现新大陆一样的,黛眉一挑,“哦哟,怕鬼啊?”

“我一身正气,我怕什么!”谢忱保持面瘫的表情,强作镇定道:“走,去现场。”

小钟觑了两人一眼,没敢吱声,领头一步往停车场走去。

风水街离案发现场有一段距离,好在下午车少,开了半个来小时也就到了目的地。这地方谢忱跟小钟都来了好几回了,可不知为何,瞧着跟先前并无二样的建筑在两人眼里愣生生多出了几分阴森感来。

“富强,民主,文明……”两位正直的警官在心里默背二十四字,直到电梯门打开,直对着就是死者家的大门。

“进来吧,这里面没鬼。”叶知秋好笑地打量着缩手缩脚的小钟和神情僵硬的谢忱,就差在这俩人的脑门上拍上“胆小鬼”三个大字了。小钟看起来还有几分青涩倒也罢了,叶知秋也能理解,反倒眼前这个一身正气的谢队长,长得这么浓眉大眼的,居然怕鬼?

啧啧啧,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咳咳,”谢忱清了清嗓子,故作镇定地跟在叶知秋身后踏进了案发现场,虽说死者是跳楼死的,但是水泥地并不能发现什么证据,他们侦查的重点自然就放在了房子里。“这里我们已经复检三遍了,一直没查出结果来。”有时候现场在第一次检查的时候可能发现不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反而是复检的时候会有意外的发现,但是连着复检三遍都没发现线索,基本也就不会有什么新发现了。

痕检检查现场基本都是一寸一寸地扣过来的,叶知秋就没这么麻烦了。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嘛。她要是没点真本事,齐局也不会让谢忱来找她。

叶知秋将屋子整个扫了一遍,看得出来,这是特意装修的婚房,家具和装修全都是新的,卧室的床头的墙上甚至还挂着一张放大的婚纱照。照片中的女死者穿着一件鱼尾抹胸白婚纱,和未婚夫之间的脉脉温情自眉梢眼角的每一个细枝末节之中流淌出来。

“我能去看下死者的遗体吗?”叶知秋突然转过身问道。

像这种带有灵异性质非正常死亡的死者,短时间内是不会交还亲属火化下葬的,除非有什么异变,这一点叶知秋很清楚。

谢忱原本是想拒绝的,只是想到齐局之后张口道:“可以,你是发现什么了?”

“不,”叶知秋迈步往外走,“正相反,我什么都没有发现。”

三人搭乘电梯下去,小钟方才听叶知秋说她什么都没发现,神色间难免就带出了几分质疑出来。倒是谢忱先前接触过类似的案子,了解的要更多一些,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性质的案子,他们查不到东西是正常的,可是叶知秋查不到东西,那就不正常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叶老板是觉得太干净了?”谢忱意有所指问道。

叶知秋也不意外谢忱会说这话,如果他一点都不了解这方面的事情,老齐也不会让谢忱来找她帮忙解决这件案子,毕竟这样的事情跟愣头青也实在没办法交流。

“是啊,太干净了。”就算是幕后黑手棋高一着,能把自己的存在抹个一干二净,可死者的魂去哪儿了呢?她方才在卧室里试着招了一回,结果居然什么都没招到。事出反常必有妖,干净到这份上,就算没妖气,鬼手也是少不了的。

春城的人口数量这几年急剧增加,特别是随着经济发展涌入的大量外来务工人口。人一多,案子就多,案子多了,死的人也多了。法医这边常年都是满负荷工作状态,可偏偏工作量连年翻倍,工资却总是翻不了身。也幸而春城本身发展得好,补贴也有,法医们才能熬着继续辛勤工作。

只是像张颖这么奇怪的死亡案件,法医们再怎么忙碌也不会忘的。是以谢忱才带着人到了法医科,当时负责给张颖做尸检的尤法医就带着他们去了太平间。

“死者的尸体我们检查了好几回,都没什么发现,该做的测试也全都做了,毒性检验和药物检验也都没有结果,生前应该是没有服用过致幻类药物的,死者也没有心理疾病,就这么无缘无故的自杀,确实很难理解。”负责解剖张颖的老尤也是局里的老资格了,干的时间长了,多多少少也知道些内情,看到谢忱领了个陌生人来,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叶知秋是干什么的。年老成精,除了对叶知秋的年纪有点讶异之外,其他一概都没表现出来。

叶知秋仔细观察了一下张颖的面相,又问道:“她穿的那件嫁衣呢?”

“在这儿。”老尤叫助手施雅把证据袋全给搬了过来,其中最大的最显眼的那个自然就是那件鲜红的嫁衣。“死者生前的物品我们也都检查过了,没什么特别发现。”

叶知秋打开了袋子,伸手捻了捻嫁衣的料子,眉头微微一蹙道:“这料子和做工倒是不常见。”

因为这件“自杀案”实在是过于离奇,所以排查的重点就都集中在了自杀原因上,反倒是死者身上穿的这件嫁衣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现在听叶知秋这么一说,众人的注意力也随之转移过来。

老尤和施雅上前,将嫁衣展开,确如叶知秋所言,哪怕是不懂行的四人,也能看出这料子和做工都极其精致。

“这是蜀绣,春城就算是这种中式的嫁衣,也是苏绣的居多,卖蜀绣的铺子好像没几家,你们应该可以查吧?”嫁衣上的鸳鸯戏水活灵活现,点缀其间的大片芙蓉花更是精美娇艳,几个大男人倒还罢了,从去年开始就被催婚的施雅看得是目不转睛。

“可以,”谢忱点头应了一句后问道:“只是查卖嫁衣的店,是这嫁衣有问题吗?”

“我听我奶奶说,说是穿红衣死的人戾气重,叶老板,这个说法对吗?”小钟小声试探问道。

旁边的施雅也从华美的嫁衣中回过神来,跟着狂点头,显然这个女孩子平常也接触过这方面的消息。“我也听人说过啊,而且又是女鬼,会不会阴上加阴,变成厉鬼啊?”说到这里,施雅觉得原本精致异常的大红嫁衣也变得彷佛可怕起来。

这年头什么信息都能在网上搜到,流言传来传去也就变了样了,就像红衣戾气重这个说法也是来自某一桩流传甚广的奇案。那个案子的内情叶知秋倒是知道一二,只是跟面前这群人倒没什么好透露的。

“穿红衣自尽的人就算想化为厉鬼,那也得魂在啊。”要说先前叶知秋在死者公寓的时候就像是抓着一个一团乱麻的毛线球,现在倒是理出了几分头绪来。

这样的事情老尤比谢忱这个队长还敏感,一听就惊道:“你的意思是,魂飞魄散?”

小钟和施雅齐齐打了个寒颤,谢忱偏头看了老尤一眼,亏得这老家伙成天对着他们脸喷“证据证据”,现在倒是唯心起来了。

“不是,”叶知秋的脸色也终于有了变化,“方才我试过招魂,什么都没招到,原本我以为她有可能是被人给拘魂了,直到看到这件嫁衣,我才敢断定,她彻底没了。”

“没了?你的意思是,可是张颖不是本来就死了吗,难不成还能再死一回?”小钟彻底不明白了。

叶知秋这会儿倒是没有不耐烦,以他们能理解的语言解释道:“人死了就是死了,这个做不得假,可是死了之后总得魂归地府吧,我方才招魂,什么都没招到,再加上现在这件嫁衣,只有魂飞魄散这一个解释。”

施雅平常也喜欢看灵异小说,她属于心大的那一种,不然当初也不会选择法医这一行。“那既然人死了还有魂魄,说不定是下了地府啊,不是说要轮回转世嘛?”

叶知秋偏头看了施雅一眼,继续说道:“就算在地府,也会有反应的,关键不在于招没招到,关键在于毫无反应。”

“那您的意思是这件衣服被动了手脚?”谢忱主动岔开这个话题问道。这些东西就别抓着问了,讨论案情才是他们的正职嘛。

叶知秋点头:”刺绣的线是用横死的元阴少女的跟未能降生的婴胎的血浸泡出来的,上面还有苗疆.独有的迷心草汁液,另外这里,”叶知秋要了把剪刀,在几人迷惑的眼神中剪开了前胸和衣领两块,将布料翻开,“这是下了两道恶咒,一道断肠,一道绝情,死者生前到底得罪了谁,要对她下这样的狠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