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穿越正文

三国外挂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18:23:37
三国外挂系统
三国外挂系统
作者:云海啸天
来源:纵横中文网
典小光穿越到玄幻三国位面成为典韦的弟弟,并开局获得逆天金手指,黄巾爆发融合金手指,开启了狂暴人生。且看典度(古度)如何称霸三国世界,成为异界之皇。

龙腾新历9800年。

龙腾四跃最寒冷的几个地方之一的冰焱群峰。

冰焱群峰,是一个连绵不断数万里山林,这里常年飘着鹅毛大雪,冰天雪地。是龙腾四跃五大险地之一,这里的环境非常恶劣,连最耐寒的几种兽族妖兽,都避而远之。

可是,就在这样一个生命的禁区中,生活着人族一个强大的预言家族,鬼马家族。

冰焱群峰的中间地段边缘,三座巨大冰山中间,漂浮着三个古老的城堡群,分别与这三座冰山相连。

在这三个古老的城堡群之间,连接着一个巨大腾空圆盘形状的平台,鬼马家族的成员叫那里为天狼广场。

此时正是黄昏时刻,天狼广场之上,有嬉闹的儿童,勤奋修炼的少年,也有忙于手中活的中年人,还有一些古稀老人,在安享晚年,笑看一切。

就在这个看似其乐融融的天狼广场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一群顽皮的儿童,正在嘲笑着一个目光痴呆的少年。

“鹅毛雪,惊天雷,鬼马主家出生了一个胖娃娃,胖娃娃八斤八,不哭不闹笑哈哈,喜得鬼马家主宴天狼,天地宠,万民爱,三年天子验真身,原来是个大傻瓜,气的鬼马家主脸无颜,,,”

这群顽皮的儿童,喊着这首挖苦这个少年的歌谣,围着他大笑不止。

这个被嘲笑的少年,正是鬼马家族当代家主鬼马闫旭的第八个儿子鬼马炎。

鬼马炎出生时,不哭不闹,满脸笑容,所以从小就被冠以天才之名。倍受整个鬼马家族的宠爱。

可是就在他3岁验魂时,被发现是绝魂之体,体内一条能存储魂力的魂脉都没有,从此他的生活从天堂来到了地狱。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中,彻底的被鬼马家族放弃,成为鬼马家族的一个笑话。

强烈的落差感,加上从天才坠落成废物后,常年被家族中其他成员欺负,最后,鬼马炎在6岁那年,没能承受住这种强大的压力,变成了一个神经错乱,有些痴呆的低能儿。

面对这群儿童的嘲笑,鬼马炎无动于衷的在天狼广场待了几个小时后,起身慢慢的走向中间的那个城堡群。

坐落在中间的城堡群,是鬼马家族中最大的城堡群叫天雪城堡,天雪城堡也是鬼马主系和核心弟子所居住的地方,是鬼马家族所有人都向往的地方。

鬼马炎虽然住在天雪城堡中,也拥有鬼马主系的血脉,但是他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所以并没有获得跟鬼马主系住在一起的权力,而是独自一人住在天雪城堡最左边的一个小角落,一间普通的小平房中。

当初,要不是鬼马炎母亲苦苦的在他父亲鬼马闫旭的面前求情,或许现在的鬼马炎,连住在天雪城堡中的权力都没有。

鬼马炎到家后不久, 夜幕降临。

天雪城堡中间,最华丽的一座古堡中,一位高贵,艳丽的妇人,神情严肃的坐在兽皮椅上,看着站在她对面,一个霸气侧漏的中年男人。

“不行,明天的家族祭奠,绝对不能让炎儿去,不管怎么样,他始终都是我的儿子,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肉,你可以对他冷漠无情,但是我不能,我欠他太多了,他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我的错,如果让他参加家族祭奠,就等于是要的他的命,家族墓地,是个什么地方,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这个美艳的妇人就是鬼马炎的母亲,鬼马丽琴,她并不是鬼马家族的人,嫁入鬼马家族后,才改姓鬼马,这是鬼马家族世代相传的家规,坐在鬼马丽琴对面的正是鬼马家族的当代家主鬼马闫旭。

面对质问,鬼马闫旭冷漠的说道:“丽琴,不要怪我狠心,我也不想让那个废物参加家族祭奠,他已经够给我丢人了,可是鬼马家族的家规,你又不是不知道,每一个鬼马家族成员,在14岁成年时,是必须要参加家族祭奠,如果逃避,执法长老就会按照家规,以叛家之名,斩杀在天狼广场之上,虽然我身为鬼马家族家主,对于延续了数万年的家规,我也无能为力,能死在家族祭地中,对于那个废物而已,也许是他这一生最大的荣耀吧?”

鬼马闫旭说出最后一句话时,神情非常的坚决,对于鬼马闫旭来说,自从鬼马炎验证出是绝魂之体后,在他的心中,鬼马炎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了,他也从来就没有过这个儿子。

面对鬼马闫旭冷酷无情的表情,鬼马丽琴也没有再说什么,神情悲痛的默默流着泪水。

虽然近些年,因为其他原因,她也没有好好的关心过鬼马炎,但是,一想到,鬼马炎即将要走上死亡之路,她内心还是难免有些悲伤。

次日,清晨。

一脸恐慌的鬼马炎,在几家族守卫强行压制下,拉出了家门。

此时的鬼马炎,还以为这些人要杀害他,神情非常的害怕。

一路上,也挣扎的非常激烈,可是他一点修为都没有,再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当鬼马炎被押着,快接近天狼广场的拐角处时,带着一个白色面纱的鬼马丽琴,拦下他们。

“等一下,最后,能不能让我跟他说几句话”

押着鬼马炎的家族守卫,也不想得罪鬼马丽琴,“三夫人,家族祭奠马上就要开始了,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希望时间一到,你不要让我们为难”

“你们放心,我知道家族规矩,我就跟他交代几句”

鬼马炎被放开后,神情依旧恐慌,带着即熟悉又陌生的眼神看着鬼马丽琴,本能让他有一种想立刻冲过去,拥抱眼前这个妇人的冲动。

但是内心的恐惧,反而让他有些抗拒的退后几步。

看着自己的亲儿子,完全不认识自己了,鬼马丽琴再也忍不住,情绪崩溃的失声痛哭起来。

不过,很快鬼马丽琴又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慢慢走近鬼马炎,半蹲着,温柔的说道:“炎儿,对不起,都是母亲无能,没有好好照顾你,才让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真的对不起,,,,,,”

眼看五分钟很快就要过去了,旁边的一个家族守卫,见鬼马丽琴一直在说一些鬼马炎过去的事,好意提醒道:“三夫人,有什么重要的事,你就快点说吧,家族祭奠马上要开始了,去晚了,我们也会被处罚的”

鬼马丽琴点了点头,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炎儿,你一定要记住,等下进入家族墓地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有什么人在喊你,你都不要回头,一定不要回头,那些都是假的,你听清楚了吗?,,,”

鬼马丽琴反复的追问鬼马炎是否听清楚了,问了十几遍后,面无表情的鬼马炎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明白,看似无意的点了点头。

见鬼马炎点头后,鬼马丽琴也没有时间去深究其意,立马从腰中的空间袋中,拿出了一把浑身漆黑短剑,把它交到鬼马炎手中。

“炎儿,这是娘当年在一个上古遗迹中得到的一把神秘宝剑,虽然娘也没有完全搞清楚这把剑到底是什么等级,有多大的威力,但是,娘知道它有一种特别的能力,那就是凡事佩戴它的人,不管在任何诡异的环境下,都能保持魂识清醒,不受任何的魂识攻击,希望在家族墓地中,它能在关键时候保护你吧,这也是娘现在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孩子,无论生死,希望你不要怪娘,对于你,娘也是无能为力”

鬼马丽琴说完后,神情悲痛,双手微微颤抖,最后温柔的抚摸了一下鬼马炎稚嫩的脸颊,头也不回的决然离去。

神志不清的鬼马炎,在鬼马丽琴的手离开他脸颊时,在无声中,流下了一滴泪水。

随后,鬼马炎被带到了天狼广场上。

此时的天狼广场上,聚集数千个鬼马家族的成员,他们的目光都被广场前面高台上,出发前的祈祷仪式所吸引。

在鬼马家族四大长老,完成一系列繁杂的祈祷仪式后,鬼马炎被带到了距离天狼广场高台下的最前面,那里已经站着二十多个同样是今年成年的家族弟子。

作为主系一脉的弟子,鬼马炎被安排在最前面一排,当他极不情愿的被推到最前排时,原本站在他旁边,主系一脉的弟子,纷纷一脸嫌弃的往两边站去,谁也不想跟他这个废物站一起,成为别人得笑话。

站在鬼马炎身后的旁系弟子,此时都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这傻子今年也成年,看样子他是活不过今天了”

“是啊,没有任何修为,根本不可能抵挡住祖先设下的考验”

,,,,,,

鬼马炎来到天狼广场不久,站在天狼广场高台上的鬼马闫旭,见人都来齐后,没有做任何动员,对身边一个白发老人道:“大长老,开始吧”

“家族祭奠,正式开始,开族地”

只见鬼马世家的四大长老走到天狼广场中间,同时向天空抛出一块发着金光的令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