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奇幻正文

洪荒:人族武祖托孤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8:14:40
洪荒:人族武祖
洪荒:人族武祖
作者:系统武者
来源:飞卢小说网
穿越洪荒,成为人族。面对妖族袭击,同伴沦为口粮,部落覆灭危机,王盘觉醒武祖系统,从此踏上武祖之路。武者,是自强不息。然武道,不是杀戮之道,不是暴力之道。武道,是守护之道,是守护亲人不遭受伤害,是守护族人不被妖魔吞噬,是守护族**,继续血脉的传承!我王盘,这一世既踏入武道,便愿守护我人族一万年!这一万年,妖欺人族,我灭妖,巫欺人族,我灭巫,仙欺我人族,我灭仙!更有那圣人,莫再把我人族当做棋子!这一万年,我要让人族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玉皇、不跪圣人!一身傲骨,不敬仙、不敬神、不敬佛!(本故事及人物纯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个地步的,于灯也十分不解。

早期的奋斗自然无需详说,不过是为了避免死亡而挣扎求生,虽然其他玩家死亡后会强制重建游戏人物,但基于于灯游戏功能受限的情况,于灯并不想勇敢尝试可能无法复活的死亡。

想在乱世活下去,只需做到三点:一,选出一个逐鹿乱世的参赛选手,二,忽悠他,三,加入他的阵营。

这很简单,至少对于灯来说很简单。——他曾在末世挣扎过七次,虽然都失败了,但不代表他什么都没学到,恰恰相反,每一次失败,都让他收获颇丰。

于灯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主线任务,破碎虚空,白日飞升。

所以在度过艰难求生阶段后,他就将大部分精力转移到了任务上,开始搜集这个世界超凡者们的资料,并成功得出了无比糟糕的结论:超凡者大多是天生具有天赋,亦或是天赋异禀到足以走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而这两者,于灯都不具备。

不过于灯从不轻易放弃,除非被彻底击溃。

所以他还能耐心的寻找其他办法,试图完成主线任务。

顺带一提,他从世界频道的发言里获取了有效情报,距离全界游戏开服至此,只有三位数的生物成功实现了破碎虚空的主线任务,相比全界游戏里的玩家基数来说,这个成功率可以说是低的惊人。

所以,大部分玩家都面临着一个无比尴尬的循环,角色老死,然后重新诞生新的角色——当然这意味着他们诞生的小世界也会改变,然后依旧没有破碎虚空,再次老死……

于灯不确定他老死之后,还能不能重新换游戏角色,但他不觉得这一点跟他有任何关系。

他当然能完成主线任务。

然后一直到今天,于灯仍未变成超凡者。

事实证明,在亿万计的玩家中,他并不特殊。

言归正传,于灯继续思考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当初方泰分封他为亚圣的时候,他就觉得有哪里不对。

飞黄腾达不是他的主线任务,他确保自己的生命安全得到保障后,压根没想过刷方泰的好感度。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好感度自己破表了,楞是将无所建树的于灯从众多臣子中挑选了出来,一封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亚圣,不管其他人反复劝谏,就是没有改变主意。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下,方泰将之后的事情全都交给他其实也是可以理解……个屁!

武圣,文圣,明圣,子圣一个都没死,他们身后既有庞大的朝臣支持,又有功勋在身,既有救驾之功,又有安民之能,就算是点兵点将都点不到一无建树的于灯身上。

但这个圣旨就哐当一下,砸在了于灯头上,连掩饰都没有,单单将他从五圣中挑了出来。

要不是于灯确定方泰跟他清清白白,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他亲爹了,才能如此信赖有加,恩宠备至。

于灯思来想去,没理清方泰对他如此特殊的原因,只好一扭头问方泰最信任的申佐:“申大人……”

“不敢在您面前称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就直说吧,微臣听着呢。”安静候在于灯身后的申佐忙弯下腰,脸上的笑容如同菊花般灿烂开放。

当然如果因为他的表现,就小看了他的话,那后果可能会十分严重。

起码于灯就知晓,方泰的底牌,不是手持戒尺的柴兴,而是这个一直跟在方泰身边,显得过于谄媚的申佐。

“武圣,文圣,明圣,子圣……”于灯一口气报了一连串封号,方停下喘了口气,申佐恰到好处的递上盏茶。

于灯接过茶喝了一口,继续问道:“他们近来可好?”

申佐弯着腰,迭声道:“这几位大人身体安康,好的很。”他停顿了下,揣摩着于灯的想法道:“于大人,可是要召见他们?”

“不急。”于灯将茶盏递回给申佐,皱起眉道:“还是先见过陛下在说吧。”

申佐接过茶盏,递给身后紧跟的下仆,虽然是在说着婉转的拒绝之言,但依旧笑得灿烂:“这个……陛下可能不想召见旁人。”他瞥见于灯眉梢皱的愈紧,又压低声音,装模作样的解释道:“除去二皇子以外,陛下近来便是连微臣都不太见了。”

于灯看了眼紧闭的大殿门,示意申佐道:“那劳烦您帮我问问陛下。”

申佐微微一愣,又忙挂起笑,连声应是,实则揣了一肚子不敬之言,小跑进了大殿。

于灯没等太久,大殿就开启了,申佐这次的笑容真实了许多,一路小跑到于灯身前,先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才引着于灯朝大殿走去。

“陛下现在精神不错,想见见您。”他浮夸的扶着于灯的手道:“您小心脚下。”

待迈过了台阶,他才压低声音继续道:“不过近来陛下喜怒无常,于大人慎言。”

说完他就推开了最后一扇小门,等于灯进去,才紧跟在他身后,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寝殿的角落处。

层层叠叠的帷幕飘荡在宽阔的寝殿中,愈发显得床上的人影渺小不堪,于灯步伐稳定的走到床前,余光飞快扫了眼方泰此刻的模样,为对方这副命不久矣的模样一惊。

他看上去可不像是于灯记忆力意气风发的青年,比起他的实际年龄来,此刻的模样看上去实在老的太多,以至于像是跟于灯隔了两个辈分似的。

殿内的气氛沉默了下来。

方泰慢悠悠的抬眼,有些难以聚焦的眼神透露出他看不清眼前事物的事实,浑浊的眼珠转动了一圈,才找到了于灯的位置。

他话语断断续续的,仍能窥出其中的笑意:“你是越来越没规矩了,看见我连礼都不行了?”

于灯反应过来,弯腰行了一礼,才有些恍惚道:“陛下……看起来不大好。”

“我快死了,当然不太好。”

他朝于灯招了招手,于灯上前两步,被他握住了手,他接着这股力,坐起几分,紧捏着于灯的手,近距离细细的观察着他的容貌道:“你看起来倒还是原来的模样。”

他手上力道极大,以至于于灯都察觉到了他的失态,他迟疑着道:“陛下,有话要对我说?”

“你当初说的……”方泰拽着他的手,于灯身体一歪,近在咫尺的距离,将对方口中极为微弱的质问传到他耳边:“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

于灯方才的疑惑得到了解释,原来是当初忽悠他的时候出了问题,都怪他为了确保成功,恬不知耻的抄袭了些地球上后世的经典用语,以至于忽悠过度,让方泰误以为他是个大佬——其实真不是。

“你看现在天下,该合了吗?”方泰说话十分吃力,但仍勉强问完了他的问题。

于灯怀揣着临终关怀的念头,果断点头:“自然是到了这个时候了。”

“那我汶陵国……”方泰握着他的手道:“可否成为最后赢家?”

这个问题是不是不该问我?

于灯迟疑了一秒,方泰的声音便大了起来:“先生教我!”

于灯将心虚埋在心底深处:“陛下若去,恐怕……”情况不太妙,作为开国皇帝,方泰实在死的太早了,他一死,朝堂自然不稳,那些跟着方泰打天下的老臣们,会服从方泰的统治,可不代表会老老实实的听下一任皇帝的话。

再加上方泰立国之后,大手一挥,分了五圣六杰,新皇封无可封,自然也无法收服他们了。

难上加难。

方泰显然也知晓这一点,他喘息着,像是用肺部在呼吸般道:“我没想到,我的命这么短……”他加大手上的力道,喊了声:“桓云。”

年轻的面孔从帷幕后转出,跪到方泰脚边。

方泰伸出手,他忙膝行几步,将自己的手递到方泰手中。

方泰握住了他的手,又颤颤巍巍的交到于灯手中:“先生,桓云就交给你了,汶陵国也交给你了……”他深吸了口气,才缓过来继续道:“望先生莫负所托……”

于灯默默的抽回手。

“陛下何至于此,将汶陵国交予我,倒不如陛下亲自来调理。”于灯弯腰行礼道:“陛下情况不妙,但若是陛下都对自己失去了信心,那术士如何治得好陛下?”

他后退一步,朗声道:“我听闻归树国有一神药,可医白骨,活死人,臣愿为陛下前往,求得此药。”

“咳咳,你啊你……”方泰咳嗽不止,桓云忙上前,轻轻抚着他的背。

他挣扎了许久,才缓过气来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等先生给我带回好消息了。”

他停顿了下,干皱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若是没有带回此物也无碍,人终有一死,或重于归墟山,或轻于鸿毛……先生看,我是哪种?”

原来我连这句话都剽窃了,早知道当年忽悠他的时候,就收着点了。

于灯恭恭敬敬行了一礼:“自然是重于归墟山。”

人都是要恰饭的嘛。

方泰的笑声骤然响起,在殿内久久回荡。

于灯垂着头,漫不经心的想着,听这个中气,可不像是活不久的样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