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悬疑正文

禁中阙第十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5:06:11
禁中阙
禁中阙
作者:秦九郡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先排一波雷吖,文兼历史向兼现实性,所以会有桑心的剧情,文文主走的也多是老梗。不过先放一波糖,圈一团小可爱——壹:“望皇上体谅我今儿身上不适,怕是不能献舞,台下皆为皇上的妻,拣一个拢回乾清宫便是。”她冷脸。他却腆着脸问:“可是月信正临,见红了腹痛无力,可还要紧?”“你查我这个?!”皇上一吓,又红了脸:“我是你夫君……”“滚!”她低低斥:“别同我提这个。”他便如实交代:“我……我有回替你把脉……发觉你身子骨虚,所以......”————可这不识时务的皇帝偏偏不在心,独独留心身旁的美人儿。“请皇上自重

妖气?

在林落想问宁泽为何要给她输灵力之时,宁泽却突然问了她妖气的事情。

我体内有妖气?

林落一脸讶异,想要反问时,却又突然想到了那被藏到屋内,奄奄一息的小狐狸。

寒若说这小狐狸妖气强大,难道是它的妖气入了我体内吗?

千万不能给师兄发现……

林落呼了口气,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慌忙抽回了手。

“这个……这个……”她嘴里喃喃着,目光四散躲避着宁泽的注视,情急之下撒了个谎。

“可能是我出任务捉妖时染上的吧。”林落扬眉笑着,尽量表现得无平常无异,“那妖怪比我以前遇到的要强很多,自然妖气也重。”

林落讪笑着说完后,却意外没听到宁泽那清冽如泉的声音。

气氛陷入了难言的沉默。

太煎熬了。

林落浓密的长睫向上弯曲着,她眨了眨眼,抬眸望向眼前的宁泽,背在后面的手不自举扭在一起。

师兄是发现了我在撒谎吗?为何不说话?

是不是知道了小狐狸的事?……

面前之人神色未变,言念君子,温其如玉,一身风雅,看她的眼神也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可是,他此时的无言却令她心生不安。

宁泽的眼睛好看是好看,平日里不笑是皎洁若月,若是笑起来,眼带笑意,里面便似闪着细碎的星光,明亮且温暖。

这眼神,不似她师父那看去即可辨知的漫天冰雪,也不似寒若阴郁眼里的一片赤忱与迷恋,林落有时会莫名其妙地觉得,觉得宁泽的眼神很深,深不见底。

“近来人妖两界之处的结界似有波动,有不少妖怪趁机为祸人界,为所欲为,师妹你出任务时务必小心,一颗灵石以外的任务就不要接了。”

宁泽定定地看了林落许久,而后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从jpg--jpg,一动未动,看上去毫无改变。

是我想多了,林落听到松了口气,见已无事,便准备道谢离开。

宁泽不仅给了她药,刚还给她输了灵力,虽然这剧情……这大师兄都有点不受控制,但林落从心里感激他。

“谢谢大师兄的药,还有,谢谢大师兄刚给我输灵力。”林落真诚地道谢,随后又说道,“其实师兄不用给我输灵力的,师父本也不容许你们给输灵力,送灵石,等下被师父知道又要罚你了。”

宁泽闻言一笑,抬手摸了摸林落的头,“你灵力稀微,妖怪残忍凶恶,师兄怕你对付不了,杀不了妖,便渡了一些,无事。”

这摸头的动作有些亲昵,林落身体不由一僵,脸开始不受控制地发烫。

自她知道她这大师兄也可能受剧情影响,对她存有某些旖旎心思后,林落再也无法直视她这霁月清风般的大师兄了。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宁泽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欲,她见温柔不再是温柔,体贴不是体贴,白衣大师兄在她眼里就快成黄衣大师兄了……

林落叹气,往后退了一步,想着随便再说点什么开溜之时,她眼神乱瞥之际,看到了宁泽衣摆处好似沾了一大团绿色的污渍。

奇奇怪怪的,形状看上去很像是被溅染的血迹,可颜色又不对,血怎么可能是绿色的呢?

“大师兄,你这衣摆下方为何有一大滩绿色的东西,看上去像血又不似血,很奇怪。”林落不禁开口问道。

宁泽闻言,眼眸向下,随后解释:“这应是树妖那一族的血迹,可能是除妖时染上的。”

“那一族?”林落咽了下口水,表情很是愕然。

“师兄,我记得你的任务只是去杀一只树妖吧?难道……你又灭了一整个妖族?把那一座山的树都给砍了?花花草草都给灭了?”

宁泽平静地点头:“我砍了半个月的树。”

真--宁·伐木工人·泽

……

林落震惊:花花草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砍树树……

罪孽啊。

在杀妖这件事上,林落觉得她这师兄,有些过于残忍了。

林落对妖怪并不抱以天生的恶意,她觉得万物生灵皆一样,妖又有何不一样呢?难道因为生而为妖便该去死吗……

人都有好坏之分,妖也有好坏之分。

做恶的妖是该杀,可无缘无故被杀的妖也着实可怜。

林落每每听起,总觉得有些莫名的心痛,虽然她是人类。

“大师兄,你每次任务总是超额完成指标,本来只需杀一只妖,你却每次都会灭一整个族,妖怪,真的都该死吗?”林落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妖皆该杀,不过,”

宁泽顿了下,眸光闪过一瞬的晦暗,随后他又温柔地凝视着林落,喉咙微滚,轻声道,“也许,凡事皆有例外,师妹。”

可林落,并不是很懂他这句话。

*

林落后面顺利地拿到了药,再回她屋时,夜已全深,星光遍地。

她进了屋,抱起了被她藏在塌上的小狐狸。

她检查了小狐狸的伤势,发现血已止住,并未再流,小这狐狸阖上了眼睛,似是睡着了般,气息微弱却平稳。

林落终于放下了心,这小狐狸的命应该是保住了,只要在伤口处涂抹大师兄给的药,一定很快便会痊愈的。

林落如此想,将白瓷玉瓶里的膏药倒出些许,小心地涂在了小狐狸的伤口处。

此时小狐狸闻到林落身上的味道,已经醒来了。

他睁开惺忪的眼睛,正看到林落帮他上药。

她葱白指尖处沾着药膏,又轻又缓地涂抹着伤口,小狐狸狭长的眼睛一直看着他这认定的主人,一刻都舍不得移开眼睛。

后面,导致他看着看着,闻着林落身上的味道又醉了,脸红成一片,呜呜叫着又钻进了林落怀里。

主人可太好了,我好喜欢她当我主人。

而林落替这小狐狸上完药后,发现这刚才已经醒来的小家伙不知怎么又窝在她的怀里睡过去了,整个身子都是红的,烫的,林落以为这是膏药的药效所致,便也没怎么管,把它扔在了床一边。

小狐狸的事情搞定,林落便也准备去歇息。

她坐至镜前抬手,正欲把绾发的一根玉簪拿下时,手却好似触到一片柔软。

再下一刻,她闻到到了一阵幽香。

林落此时已经猜到了是什么。

果然,她将其从发间摘下,看到了一株小小的红莲。

红莲妍丽如火,很是好看。

就似她二师兄寒若一般。

而这的确也是寒若别在她发间的。

林落想,他肯定是在弯腰撩她头发时别的。

林落有些惊讶,但又没有很惊讶。

因为这样的把戏寒若已经用了很多次。

每次都会悄无声息,不知以什么方式在她发间别一枝红莲。

林落看着这红莲愣了片刻,随后把这一枝红莲插在了窗台的青瓷花瓶中。

许是昨日发生太多事情,林落累极了,一日无梦,直接睡到翌日清晨。

刺眼而热烈的阳光漫进了她房间,林落不禁用手捂住双眼,而后翻了个身,她揉了揉眼眸后睁开了眼睛。

林落一秒懵了。

不对,一定是我睁开方式不对。

林落一下又闭上了眼睛,过了几秒后,再用力睁开时,林落还是懵的。

这是怎么了?睁开方式还不对吗?我这是还在做梦吗?

不行,林落无法相信她眼睛所看到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林落眼睛睁了又闭,她发现,她每次看到的都是同一个画面。

……

一半盖着与她同一床被子,全身肌肤雪白,几近赤|裸,银发蓝眼,如画般的美少年红着两颊,正躺在她身边。

……

林落眨眨眼,甚至能看到他白皙脸上的细小绒毛,能看到他完美的唇形,挺直的鼻梁,长而微卷的睫毛……

林落:?

这是男人?

……

一秒后林落确定,真的是男的。

啊怒摔!

她要疯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