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校园正文

修道在聊斋在线阅读第2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2 4:16:48
修道在聊斋
修道在聊斋
作者:快乐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机缘巧合下,修道狂人李道一重生了。当他按着龙虎行气法修出一缕内气并且听说他外公住在三百里外的郭北县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大齐,三品以上的武将府上的管家都是由皇帝认命,说白了,就是充当耳目,为天子监视手握重权的臣子。

西林无儔掌管二十万军队,府上负责管理全府上下护卫的管家宋衡亦是从御林军中挑选出的从六品武官。

宋衡是一个二十余岁的俊朗青年,前世护送她回府的护卫死伤过半,唯有这个宋管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官府将他列为第一嫌疑人。西林婧没注意宋衡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只能确定他并没对自己出手,这至少能证明宋衡只是漠视她的生死,并不想要她的命。这也是她向宋衡求助的原因,不指望他在关键时刻能出手相助,只希望他能配合她。

她对宋衡说出自己的安排,开始只是借口担心引来劫匪,宋衡笑了笑,似乎觉得她实在是杞人忧天,安慰她道;“二小姐多虑了,什么劫匪敢劫持国公府的马车?我们定当尽心保护您的安全。何况国公府上的小姐总不能是寻常百姓的打扮,若老夫人和国公大人怪罪下来,下官也不好交代。”

西林婧听他这样说,轻轻叹了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宋管家,我实话对你说吧,毕竟皇上把我当成克死皇子的灾星,当年能活下来已是侥幸,父亲接我回来,一定会惹得皇上不快。皇上不会明着针对我父亲,可是在暗处……我真的很担心,皇上会一怒之下将我当做灾星除去,比如提前在路上埋伏下杀手……”她顿了顿,眼中浮出深深的忧虑“所以,我已经决定了,回府后我会向祖母解释,相信祖母会理解我的。”

宋衡明白了她的意思,“您的意思是要隐藏身份,掩人耳目?”

西林婧点了点头。其实她明白,如果皇帝真的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就不会让她嫁给皇子了,由此可见皇帝只是一时震怒,时间久了便慢慢淡去了,所以那些杀手也不可能是皇帝派来的。刚才说出的理由不过是敷衍宋珩的,总不能直接说出自己是重生的吧。

宋衡微微扬起嘴角,仿佛觉得她的理由十分有趣,“小姐的吩咐下官没有不从的道理。不过恕我直言,若陛下真的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您担心的事,随时都会发生。”

西林婧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我明白……能躲一时算一时吧。”

见她这样无助的样子,宋衡竟有些于心不忍,歉意一笑:“下官只是和小姐说笑,小姐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准备。”

西林婧点点头;“多谢。”

雨后的空气潮湿而清冷,晚秋淡薄的阳光里,一辆不起眼的马车踏过一地枯叶,不急不缓地向前行驶着。

周围不时有往来的行人经过,马车上只有三人,宋珩负责驾车,西林婧和蒹葭坐在马车里,马车是从尼姑庵借来的。宋衡在出门前换上了一副车夫打扮,无论是人还是车,都和荣华富贵沾不上边。而其余的护卫也都打扮成普通百姓的模样,和马车的距离有百米之遥,看上去和马车上的人也不像一路的。

蒹葭不明白小姐为什么要一切从简,西林婧将对宋衡说的话又向蒹葭解释一遍。一路聊着,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猛地颠了一下,只听外面兵器声四起,蒹葭吓的小脸煞白,抓住西林婧的手;“小姐,我们该不会真的遇到劫匪了吧……”

西林婧反握住蒹葭的手,面沉似水,眼中没有半丝慌张。

车外,宋衡已经和杀手杀成一片,只听空中突然炸开一声巨响,又见空中紫雾弥漫,马车竟轰然裂开,可里面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此刻杀人如麻的杀手们心里一片茫然,人跑的连影子都不见了,他们又该朝哪个方向追?

再说一直远远跟在马车后的便衣护卫很快冲上前来。“全部就地正法!”宋衡一声令下,手中刀光如云,又将一个杀手砍倒在地……

……

西林婧拉着蒹葭朝城门的方向一路狂奔,命运的轨迹已经改变,她不能等着路人报官,官兵主动来救她们。她一边跑着,还不忘不时回过头看,还好那些杀手没跟上来,一定是被护卫拦住了。

前世的今天,恰好是洛少卿当值,前世今生,隔着一场生死,重遇故人,又是怎样的心情……

西林婧在心里忍不住这样想着,脚步越来越快,城门的影子很快出现在视线的尽头。突然感到一股生风袭来,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杀手追上来了,飞快抽出匕首,下一瞬,她看到一张粉雕玉琢般的小脸,心里轻轻松了口气。

少年锦衣玉冠,手中持着一把折扇,不算明媚的阳光下,她的一张精致的小脸是那样光艳照人。乌溜溜的大眼睛打量着西林婧,个子比西林婧还矮一点,却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真是个标志的人儿,看不出还这么厉害,小爷我白为你担心了。”

西林婧捏了一下少年的小脸,勾起嘴角,“这位姑娘别来无恙啊。”上一世那个为他们报官的就是眼前这个男子打扮的少女,西林婧第二次见到她是在安国长公主的寿宴上。少女名叫萧云儿,是英亲王的爱女珍宁郡主,十分活泼好动,不过每次出门都穿男装,闯了祸也不会被识破身份,没因为顽皮捣蛋而名扬全城。

萧云儿有些泄气,“啦”地收起折扇;“你怎么知道我是女的?”

西林婧笑了笑,现在她可没时间哄这个活宝。“对了,姑娘说为我担心,这是要去为我们报官吗?”

萧云儿撇撇嘴巴,“我本来是想帮你们的,报官府恐怕黄花菜都凉了,只能请守城的官兵帮忙,话说你可真自私,这么厉害,却不管属下只顾自己逃跑。”

西林婧苦涩道;“因为我只有逃命的本事,留下来反而会连累他们,不过我们都想到一处了,我也正想找守城的官兵呢。”

“那就跟我走吧,”珍宁郡主说完转身大步流星朝城门的方向走,边走边说;“守城的士兵才没那么好说话,首先他们没有上级的批准是不能离开的,而军官更不是你一面之词,三言两语能说动的,不过有我在,你可以放心啦,对了,你到底是什么人?懂这么多邪门歪道的东西,一定不简单,不然谁会闲得无聊派人杀你啊!”

歪门邪道?西林婧哭笑不得,不过倒是没必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我是申国公的女儿。今天府上派人接我回去,没想到路上遇到这些杀手。”

“你是申国公的女儿,也是偷跑出来玩的?”珍宁郡主盯着她的脸看,“不对啊,我见过和淑县主。你虽然和她长得有点像,但根本不是她!”

西林婧解释道;“和淑县主是我姐姐,我是申国公的次女,在静修庵长大,你没听说过我也很正常。”

“静修庵?申国公为什么把你送到尼姑庵里?”萧云儿更加不可思议了。

西林婧只是一声轻叹:“说来话长。”而说话间,两个人到了城门口,西林婧直接走到官兵面前,拿出西林府腰牌,客气的对他们说;“我是申国公府上的人,有急事求见禁卫官大人。”

官兵都看清了她手中拿着的正是申国公府的腰牌,便不敢怠慢,其中一人立刻上城楼去传话,很快,一个身着黑色铠甲的年轻将官从城楼上走下,此人正是洛少卿。

稀薄的阳光在他黑色的铠甲上生生反射出一道道刺眼的光。西林婧深吸一口气,走到他的面前,将路上的遭遇简单的说了一遍。

洛少卿静静地听着,第一眼看到她身边的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却也将西林婧的话听清楚了。

他的目光在少女身上停了一瞬,因为走得太急,她的面颊泛着淡淡的红晕,肌肤如蝉翼般晶莹透明,那双黑色的眸子里带着一丝迷茫,宛如雨幕下的琉璃盏。

他只觉得心跳加快,为什么一个从未谋面的少女也会给他这样大的震撼?

她有西林府的腰牌,想来说的话不会是假。既然找上他,他就不能不管。洛少卿立即让人备马,然后问西林婧;“姑娘可会骑马?”

西林婧点点头,又补充;“可是我的丫鬟不会……”

箫云儿自告奋勇道;“不如让我为你们带路,她们主仆都受了惊吓,你还是先派人送她们回府吧。”

西林婧知道箫云儿其实是想将官兵带到事发地点后找机会开溜,不过前世就是箫云儿为官兵带的路,让她带路也没什么不妥。

“这位公子什么都看到了,本来是想帮我们报官的。”

西林婧这样说,洛少卿便没再坚持。让一个名叫裴青的副将负责送主仆二人回府,自己带着人随箫云儿直接赶往事发地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