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都言正文

洪荒:开局制霸了羲和之第一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2 6:12:27
洪荒:开局制霸了羲和
洪荒:开局制霸了羲和
作者:牙牙酥
来源:飞卢小说网
1(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当中也掀开被子看到光洁瓷器上那张年轻青涩的少年面容时,他微微愣住, 抚上自己的面颊。

指尖不可查地轻微抖动,眸色暗沉思索。

记忆还停留在海边他和太宰的相遇。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他突然很想去落日的海边走走,抬首那一刻看见早已坐在礁石上的那抹熟悉身影。

中也暗道运气不好,想离开,脚步却顿下来,在他再次看向那背影时。

日薄西山,落辉细碎如金,那人佝偻着背脊整个儿笼在温暖的光里,乍起的微风撩动他垂下的衣角,盘旋的孤鸟惊鸣一声留下清浅飞痕,远处桥上的行人三三两两笑闹着走过。

喧闹又寂静,温暖又沉默。

心里突然就麻麻刺痛了一下,但无力。

中也站着静默看着太宰的身影,虽然只有堪堪十几步的距离,他却感觉自己和那个混蛋之间隔着万水千山,看得着,触碰不了。

中也突然看见太宰动了动,偏过头来看他的青年逆着光,让人看不清脸,但似乎笑了,清亮的声音传来:“中也你来了啊!”

刚刚莫名萧索寂寞的气氛似乎一瞬间消失干净。

中也微垂了头敛去心里那点不舒服的劲儿,扯着嘴角一脸不耐烦走向撑在石头上的太宰:“说得好像你知道我会来一样。”

走近了看清青年弯弯的眉眼,他又转过头看慢慢落下的太阳,呢喃道:“我可是每天都会来这的……”

中也记不清后来发生了什么,他好像难得和太宰和谐坐在一块儿看夕阳,最后呢……

醒来便来到了这里。

这是他在Mafia的房间,但酒柜里珍藏的红酒应该远不止他现在看到的这些,还有他的脸……

他以为这是太宰的恶作剧,收拾着起身要去教训那个混蛋,但提前收到首领的命令。

中也选择先去见首领。

但走在路上时,心越来越沉。

不一样,Mafia的走廊和玻璃窗外的建筑,都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这是重生了还是穿越了?

中也神色难辨地踩在地毯上,看面前的守门人替他轻轻扣门,然后说:“首领先生,中也先生来了。”

中也的手握上门把手扳动时,听到门里低沉的回话,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盯着门缝,手捏紧了金属,手套被拉扯出褶皱。

他猛得推开门,掀起地面上浅浅一层尘埃,屋里只点了一跟光亮很暗的蜡烛,中也借着那点光,努力看着也看向他的青年……不,还是少年,是右眼还缠着绷带的少年太宰。

少年太宰微微朝他笑,语气温柔地提醒他。

“是出了什么事吗,中也?你再用力一点门就要碎了。”

心脏猛烈地跳动着,喉咙里发出点含糊不清的声音,他有太多问题想问,现在飘忽得就像是在做梦,偏生真实地让他醒不过来,骗不过自己。

太宰眯起眼看他:“你看起来不太舒服,要回去再休息会儿吗?”

中也调整了呼吸对上太宰的目光,面前的少年应该才十五六岁,但是……这也不像是真正的太宰,眼前的人有着十五六岁太宰身上那种抹不去的孤独,又带着二十二岁太宰似伪装似真实的温和,让他觉得陌生又熟悉。

“不用。”

“那就好。”

太宰笑起来温润无害,手指摩挲着牛皮文件袋,递给中也,等着中也看清上面的字。

“这是MIMIC的资料,中也你先看看做好准备,吩咐下面说,那些幽灵……不日就会到来。”

中也皱了眉,他抬眼看了太宰,无意间看到少年眸子里那微妙的光,他又低头看手里安德烈·纪德的照片。

“政府是希望Mafia全体来对付MIMIC,然后闹个两败俱伤好坐收渔翁之利吗?”

“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得不做,毕竟政府也知道异能开业许可证这个诱惑对于Mafia来说,实在是不可拒绝呢。”太宰漫不经心把玩着手上的打火机,一下一下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音。

中也的目光从打火机上移开,拿着文件低下头:“我知道了,我会吩咐下去的。”

中也打算出去了,转身走了几步被太宰叫住,他转过身,隔着一片朦胧的黑暗听那边传来衣服布料摩擦的声音,没了打火机的声音,应该是被收起来了。

太宰略微压低了嗓音:“中也。”

“怎么了?”

中也现在有些混乱,扫过去的目光有怀疑,有震惊,还有一些了然,全然被黑暗吞没。

屋子里只有声音传播,不刻意就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中也就是下意识直直对上太宰的眼,那双只映着一点点光明的眸子。

太宰轻声“嗯”了会儿,随后放柔了声音。

“我就是想说,今天的中也看起来很乖。”

不是中也熟悉的冷嘲热讽,太宰说完就让他出去了。

心里莫名憋着一股气。

他觉得太宰肯定也穿过来了,否则这个世界不会崩坏成这样,还有那个他很宝贝的打火机,竟然这个时候就很宝贝了吗?

但仔细想想又有点怀疑。

也有可能是他所在世界崩坏。

没有绝对的肯定说哪个世界就一定是原世界。

中也边走边想着,直到他遇到一身黑衣的中岛敦和走在他身边的泉镜花。

中岛敦止步,恭敬地向他问好,一连着身边突然捏着中岛敦衣角的镜花也弯了腰。

中也的脸色有些惨白,眉间的郁气浓郁起来。

“中也先生,你怎么了?”

莫名深感糟糕与烦躁,中也没心思回复中岛敦的话,摆摆手说没事,过了又拉住中岛敦。

“小鬼,你知道森首领吗?”

中岛敦进了Mafia就没见过中也先生的好脸,因为干部先生总觉得首领太宰先生给中岛敦的特权不合规矩,所以对待中岛敦时从没像现在这样平静过,甚至称得上和颜悦色。

他有些受宠若惊,继而有些拘谨了结巴问:“森首领……是……是先代吗?”

中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含糊着颔首。

“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中岛敦露出一点温和谦卑的笑容:“先代现在的下落组织也不是很清楚……从先代手里继承了Mafia的太宰先生可能会知道。”

中也得了一点森欧外的消息,心里舒坦了点,本打算再问问芥川,但想到这时候进入的中岛敦应该还不知道芥川的存在,也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怎么回事。

中也这才认真看向中岛敦,一看又是蹙眉。

不怎么像他那个世界活力满满又开朗和煦的中岛敦,这个孩子似乎时时刻刻被深刻的痛苦与骨子里的温柔萦绕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中也突然就看出一点太宰的影子,像是感情色彩更浓烈的太宰。

中也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时抬手拍了中岛敦的肩:“注意休息。”

中岛敦应着,等中也的身影消失后才与镜花一起离开,镜花这时才松开中岛敦的衣角。

中岛敦低头对她柔和一笑,牵着她的手走。

“镜花,你不用担心我,因为我知道的,中也先生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你看,我说的对吧?”

镜花仰着朝他点头。

中岛敦低着声音继续说:“倒是我这种人需要被害怕恐惧……我是得不到救赎的啊……”

两人消失在拐角的黑暗处。

中也一面做着太宰吩咐的工作,一边暗戳戳收集消息,比如听说首领前些日子带了一个女孩子回来,首领只顾着工作已经好久没睡觉了,首领最近又盯着自己的打火机发呆……

中也见到了那个女孩儿,认出来是银,但是芥川没被带回来,了解之后才知道太宰是刻意只带走银的,还有当年,是森先生让位给太宰的。

中也顺着线索一点一点摸到森先生的消息,在自己委托的侦探那里知道了森先生正在一家孤儿院当院长。

他借故去向太宰请假,明明已经准备好理由了,但坐在暗处的太宰什么都没问,直接批准。

中也没忍住,问:“你就不问我去做什么吗?”

太宰习惯性勾唇,批了手上的文件后看过去。

“如果问了,中也会诚实地回答我吗?”

他像是看透了一切,琥珀色的瞳孔流转着晶莹的微光,转而批起另一份文件。

“只要不损害组织的利益,我都不会过问,毕竟刚开始我们所有人都是因为利益才相聚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中也眸色冷了点,总觉得有些怪异:“可我们的秘密在你那里根本算不上秘密呢,太宰。”

听到这话,太宰的笔微顿,却没说什么。

中也的脚步声消失后,太宰起身,顿了顿走到窗口开了点缝,涌进来一点风和光,太宰怔怔盯着地上那抹光痕,又“嘭”的一声关上窗。

他不想见光。

中也去了森鸥外所在那家孤儿院。

院子似乎前些日子翻新过,还有点奇奇怪怪的新漆味道,门没锁,中也拉开铁门就走了进去。

房子里没什么动静,中也绕到后面看见嬉闹着扭成一团的孩子们,和站在一边的森鸥外。

眼尾有些细纹的男人不减风华,放下手里抱着的孩子走向中也,歉意笑:“抱歉,我都不知道来客人了。”

也不像他记忆里的森鸥外,看起来比在Mafia时温暖了很多,眉目像是沾了阳光一样耀眼。

看来森先生生活的很好啊。

中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森鸥外说自己那个世界的故事,怎么听都像是一个疯子的发言,于是他只坦白了身份,问了点简单的问题。

“原来你就是中原中也啊。”森鸥外笑眯眯说,“是太宰之前拐回去的那个异能者?”

拐?

中也不清楚,只点点头,发现森鸥外眼中的笑意比起刚刚真切了几分,莫名有些挫败。

森先生给他的真心竟然是因为太宰……

这个认知真是令人不爽呢。

森鸥外让人端了茶过来,轻抿一口,说:“中也君担待些,陋舍只有清茶,倒是没有中也君爱的红酒。”

看出端茶的中也脸上的惊讶,森鸥外抿唇轻笑:“自然是太宰说的。”

他喝完茶,又笑盈盈看中也,回答他之前问的问题。

“那是我自愿将首领的位置传给太宰的,我和太宰之间达成了某些协议……太宰那孩子,似乎有什么事情想做。”

“您就这样……将首领之位交给他?”

中也本想说“草率”,却觉得这样有些像在怀疑自己一直尊敬的首领的命令,吞了回去。

森鸥外看了看院子里玩耍嬉笑的孩子,看墙角蔓延出的湿润青苔,湛蓝的天空,目光柔和了几分,又落在中也身上。

“太宰有胜任首领职位的能力,而且……是他想做的那件事情支撑着他走到今天,那件事情如果没有成功,这个孩子会坠入无尽深渊的。”

“而我想帮帮他,你懂的吧,中也君。”

……

森鸥外在送走中也后,重新端了茶。

爱丽丝拿着自己的画摆在森欧外面前。

“林太郎,这幅画我可以换一个蛋糕吧!”

森鸥外手作捧心状:“爱丽丝酱的画真是太好看了!但是不可以哦,蛋糕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爱丽丝一撇嘴,不买账:“那我就去告诉刚刚那个人——你说的话都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爱丽丝酱还真是了解我啊~那就只能给你一小块儿哦~”森鸥外吩咐人切了一点蛋糕,撑着下巴看爱丽丝扬起的灿烂笑脸。

“可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呢,爱丽丝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