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麻看点网
首页校园正文

从超神学院开始修炼之初夜拍卖(1)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2 4:20:40
从超神学院开始修炼
从超神学院开始修炼
作者:天晶道者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直努力希望可以摧毁杀害自己父母的组织时,他失去了她,虽然他得到了至高天道穿越系统,但他并不开心,他希望自己可以救活她。当系统告诉他可以帮忙救活她时,他很兴奋,将之视为奋斗目标,为了她不管多么危险他都会去做,在系统的帮助下他激活了父母留下的异时空结晶,从此他成为了穿越者的一员。且看他如何慢慢变强手刃自己的仇人拯救自己的挚爱。群号:905986029

永宁二年冬,宁安城前所未有的冷。

阴暗而冰冷的牢房内躺着一个女子,女子面容惨白,没有半分血色,一双眼睛却红肿着,仿佛刚刚哭过,许是经历不好的事,她的眉头紧蹙,即便如此,仍掩饰不住那倾城的美貌。她的美,好像自带清香的花朵,是从骨子里发散出来的。

沈青萝微微转醒,眼睛生疼,身下不再是那张熟悉的床,而是冰冷的地面,四下漆黑一片,寒气透过衣衫侵蚀入体,她下意识地去摸被子,却摸了个空,恍惚中坐起身,朝四周瞧了瞧,做梦?还挺真实。

正想着,铁门忽然被打开,伴随着哐当的声响,外面的烛火透进来,依稀可以辨认出此处是一间密闭的牢房,两个黑衣人破门而入,却是古装打扮。

沈青萝摇摇头,可能是睡前又瞄了一眼那个被弃坑的古风网文,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自己身上也是件古装,连衣裳的面料摸起来都这么真实,手腕上还有两道红印,好像被用过刑,不禁感慨此乃良心梦境,过于逼真。

“呵,放马过来,在我的梦里还敢撒野,瞧不起主角光环?”沈青萝正寻摸着本次梦中的技能,是会飞还是会隐身,暗自评估战斗力。

谁料对面两个人面面相觑,似是很懵懂,随即互换一个眼神上前一步,不待沈青萝反抗,便将其打晕。她晕倒前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作为主角不该这么不堪一击。

再醒来,却是在一处温暖的卧房,后颈微痛,床榻不远处正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妇人,妇人看起来三十左右,虽年岁渐长,风韵犹存,瞧见沈青萝睁开眼睛,妇人起身凑过来扶起她,笑意盈盈地对她道:“我的宝贝女儿可算是醒了。”

沈青萝抽回手臂,神情淡漠地打量妇人好一会儿,还没醒,整个跟电视剧似的,既然如此,她不介意配合梦境表演,“这位夫人莫不是认错人了?”

“夫人?”那妇人以手帕掩嘴轻笑,举止恍若少女。

沈青萝面露疑惑,打量着卧房,房间点燃着熏香,室内布置的华丽,再看眼前的妇人装扮,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怎么这么像《宿敌》的开头?

《宿敌》就是她睡前看的那篇网文小说,按理说也算不上一本,不过三万字就被作者弃坑了,弃坑的理由更是奇葩:中了五百万。

这算什么破梦,就算是做梦也应该梦见中了五百万才行,不对,既然是做梦不妨贪心一点,就五千万吧。

沈青萝揉了揉脖子,眼下别说五百万,连五十万都没有,还被平白无故砍了个手刀,怪疼的。她忽然愣住,不对啊,听说梦里是不会疼的。

见她神色有异,那妇人继续道:“我是这西楼的花妈妈,从今起你就是咱西楼新进的姑娘。”这句话提醒着她眼前的一切非比寻常,花妈妈,西楼,这分明是《宿敌》那半吊子小说里出现过的。

“等等,你说你是谁?”沈青萝打量了一会眼前的人,又瞧了瞧四周,古色古香的卧房,和小说中描述的真有点像。

“花妈妈。”夫人也察觉到沈青萝不对劲,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

花妈妈……沈青萝收回目光,重新审视她。

难怪刚醒来的场景有点眼熟,这么说她现在的身份是小说中的沈青萝?对,她对《宿敌》印象深刻的原因除了那个鸽子精作者中了五百万之外,另一个就是女主与她同名,为此她不爽好一阵,才追了这篇小说。

不过小说显然不可,点击量寥寥无几,沈青萝甚至怀疑她是唯一的读者。

她不确信眼前的一切是怎么回事,有可能是梦到了小说里,但这种真实感着实令她心惊。

小说中的沈青萝之父、丞相沈砚以贪污之名被斩,母亲殉情而去,刚满五岁的幼弟不知所踪,而她自己被带到西楼拍卖,被这一切的幕后黑手男主□□至死。

沈青萝勉强定了定神,西楼是宁安城最大的青楼,这花妈妈也就是西楼的老鸨,接下来应该是小说中男女主人公初遇的初夜拍卖情节。

果然,下一刻花妈妈顾不得她疑惑,对外面招呼道:“来人,伺候姑娘沐浴。”

话音刚落,两个小丫鬟推门而入,抬着个浴桶进卧房,来来回回往桶里灌水。

沈青萝眉头微皱,纤尘不染的面上多了一抹愠色,这是要来真的了,拍不拍卖初夜无所谓,毕竟她不是真的沈青萝,但拍卖之后……想到这,她掀开被子就要下榻。

花妈妈轻笑了一声,伸手拦住她,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意,“姑娘要去哪?如今丞相已死,你不过是阶下囚,被送入这西楼算是一种福分,若是出了西楼就会被送去流放,以你这副身姿,怕是还未上路,便会被人糟践至死。”

沈青萝捏着被子的手加重了几分力道,是了,小说中的沈青萝刚醒来也是这样,想逃,却无路可逃。

作为天之娇女,小说中的沈青萝何曾受过这种侮辱,一朝沦为阶下囚,连青楼的老鸨都不把她放在眼里,遂低眸掩住眼中失落的神色,“比起沦落风尘,我宁愿被送去流放。”

话说出口,她不由得心惊,这不是她想说的话,是小说中的沈青萝那句对白。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上头发话,将你送进西楼,供世人品鉴,在这西楼和流放相比,至少吃得好,穿的好。”

那头,两个小丫鬟已经将浴桶装满水,花妈妈也不愿再同她废话,招呼两个小丫鬟过来,搀扶起沈青萝往浴桶那头去,沈青萝想将两个人甩开,奈何许久滴米未进,提不起力道,花妈妈上前一步掐住她的手腕。

“我劝沈姑娘别白费力气,若是嫌她们伺候不周,我不介意叫两个年轻力壮的打手过来。”

闻言,沈青萝微怔,当即冷静下来,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孤立无援,不应盲目抵抗,更何况就算出去了也不知道该去哪,遂安定下来,任由两个小丫鬟将她搀扶进过去沐浴。

“沈姑娘是个明白人,我也不必多说,在西楼,硬碰硬是没有好果子吃的,好生准备着,今晚特意为你举办初夜拍卖才是重头戏,对了,从今以后,沈青萝只是过去,你在这的名字叫暮烟。”

花妈妈交代完,推门离去。

沈青萝坐在浴桶里任她们伺候,在水下暗自掐了一下自己,用力过度,她又忍不住嘶了一声。

“姑娘?我们轻点。”那两个小丫鬟还以为伺候不周,放轻动作。

沈青萝紧紧咬住下唇,默不作声,她越发肯定眼前的一切不是梦,虽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唯一可以解释的是,她成了小说中的沈青萝。

花妈妈似乎怕她有轻生的想法,自她醒来后,身侧就一直有人看守,整个卧房内甚至连一个伤人的利器都没有,甚至花瓶都被搬个空。

沈青萝也不急,按照小说中的情节,今晚被男主强取豪夺后她便会殒命,那时候或许可以回去,更何况她对那个阴郁狠厉的人有几分兴趣,来都来了,不看看他长什么样子不划算。

她轻呼了一口气,逐渐放松下来。

转瞬就到了晚上,隔着一扇门,依稀能听见外面喧嚣声,花妈妈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屋的,见小丫鬟还安安静静地守在一旁便招呼道:“快,给暮烟装扮起来,去把我珍藏的首饰和准备好的罗裙拿来。”

其中一个丫鬟应声匆匆出门,花妈妈走到沈青萝身前,伸手欲拍她的肩膀,被她闪身躲了过去,沈青萝不喜欢别人碰自己,书中的沈青萝也一样。

花妈妈并未在意,只是笑吟吟道:“今夜来了不少达官显贵,你有福了。”

沈青萝并未吭声,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出去取东西的丫鬟已经回来了,招呼另一个小丫鬟一起为她梳妆打扮,花妈妈又交代了两句,满意地退出去。

沈青萝也没有抗拒,铜镜里的人梳起云鬓,脸上擦了胭脂,点上朱唇,看起来有几分陌生,她这才来得及好好打量镜子中的人。

现实世界中的她长相平平,顶多算是清秀,可这位沈青萝不一样,镜子中的人仅看一眼便让人没办法移开目光,美的不像真人,也难怪男主没有顺手了结她,反费尽心思占为己有。若是沈青萝貌不惊人,估计也没有之后什么事了。

小丫鬟正在那一堆首饰中踌躇,似是不知用哪支才好,沈青萝从那些珠宝首饰中扫过,瞥见一株尖锐的簪子,簪子尾部仅有一枚玉石点缀,并不累赘,是个趁手的工具,“把那簪子给我戴上吧。”

有个防身的工具总比没有强。小丫鬟听了她的话,果真拿起簪子插在她的头上,沈青萝当下安心几分。

没过多久,花妈妈又重新返回来,刚进门便催促道:“快,外面的公子都等急了。”

沈青萝被换上一袭浅绿色的罗裙,这罗裙是被熏香熏过的,染着清浅的牡丹花香,丫鬟一左一右,搀扶她出了卧房,在二楼的回廊上停下。

楼下正中有一个台子,台子上还备了一架古琴,台下围了不少人,或衣着华贵,或脑满肠肥,不少人身旁还有姑娘侍奉着,堂内熙熙攘攘,听不清在议论什么。

“听说暮烟姑娘琴艺高超,下去给大家露一手吧。”花妈妈虽脸上笑意盈盈,却是命令的语气。

琴艺高超?小说中的沈青萝的确才艺出众,可她哪里会弹琴?更别提是古琴了。

沈青萝知道花妈妈在打什么主意,提这样的要求无非是为了抬高她的身价,卖个好价钱,可她不会也不想遂她的愿,便以小说中沈青萝的语气冷冷道:“我不会。”

作为丞相之女,沈青萝本就容貌出众,性子也孤高清冷。

花妈妈脸上的笑意收敛,走到她身前,伸手理了理她的衣襟,“这里是西楼,你最好识相点,若是攀上个达官显贵还能照料你一二,否则在我手底下的日子可不好过。”

花妈妈的言语中有规劝之意,沈青萝心中暗笑,我信你个鬼,过了今晚,本姑娘就回去了。她自然不会将花妈妈的话放在心上。

沈青萝迈步上前,半个身子探出栏杆,如果现在跳下去,是不是也能回去?花妈妈似是怕她做傻事,忙伸手拉住她,对身侧两个小丫鬟叮嘱道:“看好姑娘,别让她做什么出格的事。”

那两个小丫鬟都是机灵人,当下会意,一左一右扶住她的衣袖,生怕她会想不开。如此,花妈妈才放心下楼,走上那台子陪笑道:“各位客官,暮烟姑娘说了,这曲子只给买她初夜之人听,姑娘就在楼上,各位不妨先饱个眼福。”

话毕,一道道目光似箭射向她,那其中有探究,有玩味,甚至还有几分看好戏的意思,沈青萝想要后退,奈何那两个小丫鬟拽得紧,竟动弹不得。

偏偏此时,她察觉到一道与众不同的目光,那目光不是从下面来的,就在二楼,她抬眸迎了上去,隔着一道回廊,对面的包厢门口正站着一个人。

男子一身玄衣,气宇轩昂,眉目间带着一股肃杀之意,应该就是萧衍,那个以一道折子判了沈青萝父亲沈砚贪污之名的萧衍,亦是与她父亲同朝为官,战功显赫的将军。

小说中的皇权并非掌握在那位高高在上的皇上手里,那位上位者沉迷美人美酒与诗词歌赋,不过是个傀儡,手握兵符的萧衍才是真正的掌权者。而萧衍,也是将沈青萝拱手送给男主之人。

萧衍对沈青萝挑了下眉,低头看向台下的人道:“花妈妈怎么忘了说这暮烟姑娘的来历?”

花妈妈抬头看向二楼的萧衍,随即拍了下额头,“瞧我这记性,这暮烟姑娘可是大有来头,她父亲是当朝丞相,年方十八,若不是家道中落,原本该是当今皇后啊。”

此话一出,台下议论纷纷,更多的目光向沈青萝投来。她置若罔闻,双眼紧紧盯着隔了几丈远,那个害沈青萝家破人亡的人,很奇怪,许是共情的原因,她竟然有种恨不得将那人生吞活剥的愤怒感。

沈青萝与当今皇上李钰的确有婚约在身,是先皇所赐,若非突发此事,一月后,她将与李钰举行国婚,登上这宁安城中万千女子梦寐以求的皇后之位。当然那位鸽子精作者让沈青萝一命呜呼,将后续的情节全砍了。

“皇上的女人,还拥有这般倾国倾城的容貌,就是万金也值了,我出一万两。”台下一个脑满肠肥的员外打扮男人起哄道。

“一万一千两。”

“一万两千两。”

“一万五千两。”

……

台下的人还在争相抬价,就像是在抢夺一件稀世珍宝,花妈妈几乎笑得合不拢嘴,沈青萝却置若罔闻,目光一直落在萧衍身上。小说中并没有交代萧衍与男主的联系,仅从写出的那三万字来看,只知道关系匪浅,具体却猜不出。

“三万两。”一温和的声音道。

这一高昂的出价让台下的叫嚣声有了短暂的停顿,沈青萝低头看过去,瞥见一书生气的公子,应该是沈丞相的门生现任礼部侍郎宁延之。

他亦瞧着她,眼中的尽是担忧,沈青萝了然,和小说中写的一样,他是打算救她。

“连清心寡欲的礼部侍郎都来凑热闹,这下有好戏看了。”萧衍看着那人说。

沈青萝对宁延之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淌这趟浑水。一来没用,二来……如果有倍速选项,她甚至想快进。

李钰和沈青萝之所以被先皇赐婚,是打算与丞相沈砚亲上加亲,便于辅佐李钰,但李钰显然不这么想,他对皇权不感兴趣,因而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享乐,将皇权转手让人。

皇上不管,萧衍重权在握,沈砚尚且敌不过他,宁延之不过是随着李钰登基那一拨得了官,刚上任两年,根基未定,定掀不起什么浪花。况且宁延之向来清贫,想来也出不起这样的价钱。

“三万两,还有比这个更高的价吗?”花妈妈面露喜色,一双眼睛在台下来回搜寻着,“如果没有人?这暮烟姑娘的初夜就属于这位公子了。”

沈青萝收回目光,重新看向萧衍,说出小说中那句台词:“将军不打算凑个热闹?”

萧衍似是没料到会沈青萝这样说,眼中带着几许玩味,似乎在思索她的意图,几乎没做多想,话已脱口而出:“五万两。”

沈青萝并不意外,他买下她,才有之后与男主相遇的情节。

花妈妈仰头看向二楼,才发现这上头还有叫价的人,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问:“这位公子出五万两?”

萧衍点点头。

“没想到将军也在。”宁延之仰头看向站在二楼的萧衍,眼中的敌意丝毫不加掩饰。

“侍郎大人这样清心寡欲的人都能来,我为何来不得?没记错的话,侍郎大人每个月的俸禄不过二十两,确定要一掷万金?”萧衍毫不掩饰话中的挑衅,宁延之唇抿成一条线,并未出声,转而看向沈青萝,似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沈青萝本着敬业精神摇摇头,小说中的沈青萝不想把无辜的人扯进来。

宁延之收回目光,眸子低垂,似是在掩饰什么,好一会才重新仰头看向萧衍,自嘲道:“纵使下官有再大的胆量,也不敢同将军抢人。”

说罢,他对萧衍拱手,拂袖而去。

“五万两,还有人出比这更高的价钱吗?”花妈妈四下瞧着,见众人皆摇头,便道:“如此,暮烟姑娘的初夜就归于楼上这位官人。”

五万两是一笔不小的花销,纵使再美若天仙,如今也流落为任人糟践的玩物,台下聚着的人摆摆手,各自散去。

大局已定,萧衍正朝这头走来,沈青萝从容不迫地看着他,这萧衍不愧是将军,身高腿长,虽穿的是便服,也掩不住一身的硬朗之气,放到现代也算是帅哥一枚,可惜是个助纣为虐的货色。

察觉她毫不畏惧的神色,萧衍的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花妈妈已经从楼下小跑上来,凑到萧衍身侧道:“公子,请随我来。”

萧衍路过沈青萝身侧稍作停顿,“沈姑娘,我们一会儿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